好看的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第2922節 及格分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路易吉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斟酌安格尔的话。半晌后,他看向拉普拉斯:“那我就在这两篇里选了?”
拉普拉斯:“可以,听他的。”
拉普拉斯相信安格尔的判断,而且,这几首都是出自同一人,听安格尔的意思,在艺术成就上高度几乎是同一层次的。那么,选择《海灵华赞》、《长夜之主出深渊》或者《光之王伐珊龙篇》其实都无所谓。
路易吉:“就算我选择残篇也可以?”
拉普拉斯迟疑了一下:“残篇的话,残了多少?”
路易吉想了想:“缺了个结局,大概十分之一左右。”
如果只是缺了结局,那倒是没什么大不了。拉普拉斯在心中暗忖道。在她的想法中,路易吉还不一定能唱到结局,说不定只演奏个开端,那幻豚就将他驼伏出火圈了。
毕竟,火圈里只是需要表演,不一定要表演到结束。再说了,一首唱诗往往时间都很长,而第三赛道又有时间限制,就算一入海就唱,也估计唱不到结尾。
思及此,拉普拉斯点点头:“也可。”
路易吉眼睛一亮,脱口道:“这个缺失的结局我自己填了词,如果唱到结局,用我自己的填词也可以?”
拉普拉斯想了想,还是点头:“可以。”
如果路易吉真选择了残篇,真唱到了结局,那总得有个结尾吧。虽然不太相信路易吉的原创,但有填词也总归比卡壳来的好。
路易吉嘴角啜着微笑:“那我就明白了,相信我,保证完成一个高质量的演出。”
另一边,在路易吉和拉普拉斯对话的时候,安格尔其实一直想发言,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海灵华赞》其实他看过全篇,如果路易吉真打算唱《海灵华赞》,告诉他全篇也可以。但安格尔经过思考后,还是忍住了。并非敝帚自珍,而是任何一首唱诗都不是短时间就能练好的,更何况还是光羽巫师所创造的这一首首堪称圣咏的诗篇。
就算将真正的结尾告诉了路易吉,他也不一定能立刻掌握。到时候表演有很大概率会前后不一致,出现明显瑕疵。
既然路易吉自己填词了,那意味着他肯定表演过很多次了,他只要自己听着圆融和谐,那倾听者应该也不会觉着有什么问题。
所以,安格尔还是按捺住了告诉路易吉全篇的冲动。
“对了,你很了解这位光羽巫师?”拉普拉斯突然看向安格尔,好奇问道。
安格尔:“不了解,也没有见过。但他的唱诗,在巫师界很知名,所以我也有所耳闻。”
拉普拉斯沉吟着点点头。
安格尔以为话题就该到这了,毕竟下方兔子女孩的热身运动已经快结束了,马上就该比赛了,注意力应该往她身上看。
但拉普拉斯却没有停止,而是冷不丁的问道:“那你会唱吗?”
安格尔疑惑的看向拉普拉斯,后者的表情很郑重,看上去并不是在说笑。
从拉普拉斯的眼神中,安格尔隐约读出了一些内容。
“拉普拉斯女士是希望我也去表演?”安格尔问道。
拉普拉斯虽然心中觉得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但面上却是平静无波:“75分并不好拿。”
安格尔沉默了。
他也知道75分不好拿,但让他表演的话……真为了分数,他并不介意表演。可表演的项目是唱诗的话,安格尔并不认为是加分项。
“除非路易吉在唱诗的时候出现大失误,整首诗都走调,我或许可以选择唱诗。但如果路易吉没有什么大失误,我再去唱诗,就不是加分了,而是减分。”
已有珠玉在前,他再上场唱诗,那只能成为笑话。
拉普拉斯思索了片刻,在心中轻叹一声,道:“你说的也对。”
这时,格莱普尼尔开口道:“其实,前三个赛道和后两个赛道,从名字上来说,是大不相同的。”
“刀山、沼泽、火圈,都是对赛道的概括。而后面两个赛道,无论是驯兽亦或者魔术,在马戏团的节目单上,本来就是一种表演。”
“所以,完成赛道本身,或许就能称为表演。”
格莱普尼尔的话,说的其实没什么问题,但安格尔莫名觉得,她说这些话应该是为了躲避表演吧?毕竟,拉普拉斯的眼神从安格尔这边移开后,就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格莱普尼尔。
是不是如安格尔所猜测的那般……他不知道。
但是,现在这些并不重要了,因为,下方兔子女孩的比赛开始了,然后……嗯,结束了。
赛道全程有半分钟的限制,眼皮都没眨几下就过去了。
而且,整个过程也没什么可说的,兔子女孩选择的还是通过惯性,将自己化作一个圆形毛球,从山上顺着索道滚了下来。
唯一的区别在于,兔子女孩这一次的翻滚前,在山上做了几个蹲身翻滚训练,引发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安格尔隐约还听到了尖叫声。
时间恰好踩点,刚刚半分钟。
转眼间,兔子女孩就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慢慢的漂浮到半空中。
聚光灯并没有带着兔子女孩入座,而是让她悬浮在安格尔等人的前方,目光直视着那两排彩灯。
主持人的声音也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
“黑兔挑战者带给我们很漂亮的表演!从观众热烈的鼓掌声就可以感觉到,天啊,观众太热情了,我已经看到了有人迫不及待的送上礼物!”
“礼物等会我会安排到各位的桌前,现在,来看看黑兔挑战者的得分吧!我相信,阳光马戏团的观众一定会给出一个公正的打分,是不是?”
话音落下那一刻,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呼喊声。
而且,这个呼喊声不再像之前那般模糊,众人能清楚的听到,观众有节奏的喊着挑战者的代号:黑兔。
与此同时,那两排各十个的霓虹彩灯也开始不断的闪烁着。
“黑兔、黑兔、黑兔!”伴随着有韵律、有节奏的叫喊声,霓虹彩灯一个个的亮了起来。
而且,冲劲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还要大。
几乎瞬间,第一排的十个彩灯就彻底的亮起。而第二排的彩灯,也不减颓势,迅速的亮起了一半。
现在,已经是十五个彩灯亮起,等于是十五分,已经是及格分数!
而彩灯的亮起还没有停止,虽然速度不如前,但还是一个个的在点亮。
直到第十八个的时候,彩灯才终于停止了前进。
十八分,和之前主持人举例时的分数一样。而主持人作为阳光马戏团的当家人物,他的十八分和选手的十八分肯定是不一样的。
就像粉丝对自己的偶像有滤镜,观众对主持人也有滤镜,为主持人打出十八分的高分,也是如此。
但兔子女孩并不一样,她没有观众基础,依旧拿到了十八分,这十八分的含金量就不同了。
更何况,接力赛的分数会打折扣,在这里十八分,如果放在单人赛,估计能拿满分。
这么一想,兔子女孩的分数的确很不错。
虽然绝大部分是卖萌的加成,但这又如何呢?可爱能成为利器时,可爱就是正义。
主持人在卖力夸赞黑兔的时候,拉普拉斯也松了一口气:“十八分很不错。”
这等于说,就算拉普拉斯自己得十二分,两两相加也能及格。
之前,拉普拉斯还期望着让路易吉给自己补分,但现在兔子女孩就拿到十八分,应该够自己补的了吧?
在拉普拉斯这么想着的时候,兔子女孩带着荣光回归了座位。
她落座的那一刻,天幕中飘落下来一阵花瓣雨。
伴随着大量的花瓣雨,一束鲜花悠悠然的飘落,落到了兔子女孩面前的长桌上。
“恭喜黑兔挑战者得到了观众的礼物,一束代表着观众热爱的鲜花。”主持人:“这一束鲜花,可以兑换分数为1分,可以自用也可以与接力赛的其他同伴交易。”
“稍微提醒一下,虽然接力赛看的是总分,但个人分数越高,最后获得的奖励也会越丰厚哦~”
“接下来的时间,将进行第二赛道的比赛,各位要准备好啰!”
话音停顿的那一刻,黑幕落下,没等多久,周围再次亮了起来,下方的赛道已然从刀山赛道换成了沼泽赛道。
醫女冷妃 蘭柒
在沼泽赛道出现后,主持人依旧给了众人商量的时间。
但安格尔却对拉普拉斯道:“不要等商量,你现在下。”
拉普拉斯看了眼安格尔,又看了看兔子女孩,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丝毫耽误,直接从天而降!
安格尔意思她明白,就是趁着观众还表现的很热烈的时候,赶紧上场。
显然,安格尔是希望拉普拉斯蹭下兔子女孩的热度。
趁着热度还在,尽快比赛。
拉普拉斯如此果断的下场,主持人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咦,我们第二场的挑战者已经上场了!相信阳光马戏团的忠实观众们不会陌生,正是我们的贵族选手……银狐挑战者!”
星球大戰:死灰復燃
听到贵族这个名词,观众席上的热烈声不减反增。
“范家族的荣耀”这个仙境身份,虽然看上去不能带来实质性的利益,但如果放在需要身份位阶去解密的特殊梦境,这就是一个大杀器了。
唯一可惜的是,在这个“阳光马戏团”,观众或许会一时迷惑于贵族身份,但不会长久。
否则,上一次拉普拉斯的单人赛,她也不至于被淘汰了。
不过,这一场是接力赛,她只参与第二赛道。如果按照上一次的水平发挥,加上贵族身份的加持,分数就算不高,应该也不至于太低。
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下方的比赛已经开始。
拉普拉斯非常的果断,一副速战速决的样子。
而她对于这个赛道显然已经熟练非凡,身后追杀的小丑,完全被她无视,身姿灵动的在沼泽上腾转挪移。活生生的将一个大逃杀,完成了个人的速度秀。
没过多久,拉普拉斯便抵达了终点。
观众的掌声比之前面对兔子女孩时的掌声要稀拉一些,但总体来看,比单人赛时的掌声要好很多。
按照观众的热烈程度,换作单人赛的话,应该是在15分左右。但现在是接力赛,可能分数会打折,最后会是多少分,还得看霓虹彩灯亮了几盏。
拉普拉斯如兔子女孩一般,比赛结束就飘到了半空,在聚光灯下,注视着那闪烁的彩灯。
主持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大致介绍内容和之前兔子女孩时差不多,不过并没有提到有观众送礼物的事情。
拉普拉斯对礼物倒也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到底拖没拖后腿……按照阳光马戏团的料性,应该是拖了后腿。拖了后腿的话,到底拖了多少?
很快,彩灯的结果就出来了。
第一排的十盏灯全亮,第二排则亮了三盏灯。
一共十三分。
这个分数其实拉普拉斯还是很惊讶的,她甚至都做好了只有个位数的准备。十三分对她而言是很不错的分数了,只比单人赛时少了一分。
大概率是热度蹭到了的结果。
木早 小说
观众还没从黑兔的可爱中回过神,给拉普拉斯的打分估计也会手软一些。
反正拉普拉斯是满意了,前两个赛道已经拿到31分,加上礼物就是32分,已经属于及格分数。
拉普拉斯之前还担心自己的分数太低,会为后面的人太大的压力,但现在她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后面每一场都能保持及格线飞过,那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第三场也在这样稍微轻松的氛围中拉开了帷幕。
被众人所期待的路易吉,也终于踏上了他所渴望的舞台中央。
第三赛道——火圈赛道!
路易吉上场之后,完全没有一点点压力,甚至还非常绅士的向着虚空鞠了一礼,很热情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当然,他的介绍并没有说自己真名,还是以“红尾蛙”作为代号。
主要描述的是自己的职业:吟游诗人。
一边遗憾自己没有竖琴,没办法为众人带来最完美的表演。一边又非常自信的道,就算没有竖琴,他用唱腔也会让表演尽量达到无瑕。
这一番说辞有没有用?还是有用的。
至少观众的掌声是给了出来,期待感也被拉满。
在万众期待之中,路易吉登上了幻豚的背,进入了泛着粼粼波纹的银色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