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 線上看-第847章 地獄分享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美漫之手术果实
何谓半神,简单的说就是灵魂能量的从量变到质变,这是凡人修炼到一定程度的必经之路,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更进一步。
沈飞的灵魂能量,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到了巅峰,进入了瓶颈阶段,正常的情况下,想要更进一步,需要的水磨工夫,依靠时间来慢慢的转变,不过死神时间对于灵魂的研究,以及死神的虚化,虚的破面化,还有崩玉的出现,让他找到了跳过这一步的方法。
修仙狂徒
对于沈飞来说,这一步至关重要,因为那代表着他脱离了凡人的范畴,当然这仅仅只是实力上超脱于凡人,就心性上而言,沈飞自认为,无论他实力到达什么地步,也会认为自己是人。
如此至关重要的关卡,沈飞自然是需要全力以待了,在完成了崩玉的制造之后,随即把其他的杂念全部抛出脑海,全力开始突破。
这一次突破,不同于死神的虚化,或者虚的破面化,这两者在沈飞看来,还依旧是处于量变的状态,还没有达到质变的情况,倒是蓝染的六次崩玉进化,倒是可能走到这一步了。
还有就是无月一护,他当时的状态,大概就是这种质变,不过很可惜,那只是短暂的状态,不能长久的存在。
=
=
=
=
=
稍后替换
=
=
=
=
=
”好了,有什么事情,等离开这里再说吧,接下来这里可都会消失的。”
五大离殿的崩溃,可不是坠落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化成灵子状态,尸魂界的一切都是灵子形成的,变成灵子状态,算是返本归元了。
“灵王会怎么样?”浦原喜助随即开口问道。
“不会怎么样,接下来会在其周围形成强大的鬼道阵法来防御,任何人都很难靠近这里。”虽然沈飞是这么说,不过接下来具体会如何,他也不清楚,毕竟现在的灵王不是完整的灵王,而且尸魂界聪明人很多,如果想的话,那怕子啊严密的防御,也是有着漏洞的,看看现在的灵王宫,浦原喜助不就是集合了众多死神的力量,打开了传送门了吗。
说话间,沈飞直接划开一道金色的传送门,和蓝染一起跨入其中,来到了尸魂界的双殛之丘。
至于浦原喜助等人,他没有管,他们自己开的传送门还在内,可以从那里离开,正好可以把一直在那里适应灵王宫灵子状态的几个副队长带回去。
“你说的都是真的?”双殛之丘上,蓝染轻声开口问道。
“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我也只是从兵主部一兵卫那里获得这些情报的,而且无论是真是假,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需要在意吗?”
“这倒也是。”蓝染赞同的点了点点头,他又不是五大家族的人,这些事情,要说影响,也只会影响五大家族的人。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继续和他们打下去。”
蓝染可是护庭十三队的叛徒,那怕放弃了对灵王的打算,护庭十三队也不会放过他的,尤其是蓝染还嚣张的待在尸魂界。
“看看情况再说,有些事情,总是需要处理的。”
“随便你,不要死了就行了,来的挺快吗,是一护。”说话间,沈飞立即感知远处有熟悉的灵压快速的向着赶来,正是黑崎一护,还有他的老爸黑崎一心。
“沈老师,你为什么会和蓝染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吗?”
来到双殛之丘的一护,看到沈飞和蓝染之后,非常的意外,对于蓝染他可没有什么好印象,谁让蓝染算计了露琪亚,还有想要把空座町制成王键呢。
“我当然知道,这不过只是尸魂界的内部革命而已,一护,你是以什么立场来阻拦他的,是尸魂界四大贵族之一的志波一族,还是说以代理死神的身份,你真的了解尸魂界的情况吗?”
“那个沈老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一护同学,我记得你的成绩在学校也是名列前茅的,你难道不知道革命是什么意思吗,你一直接触的都是露琪亚,这或许让你对尸魂界的认知产生了错觉,尸魂界是贵族统治的世界,贵族拥有非常大的特权,贵族是什么,你在历史课上应该已经学到了吧。
露琪亚应该和你说个流魂街的情况吧,那里是没有任何秩序的地方,杀戮是家常便饭,你认为这种情况正常吗,以杀气石,把整个尸魂界分成瀞灵庭和流魂街,你不觉得这很像书上说的贵族区和贫民窟吗。”
沈飞说着就把尸魂界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其中就包括灵王,五大家族,东仙要的过去,以及歌匡的死,还有流魂街的情况。
以护庭十三队的实力,能不能改变流魂街的情况,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可以,只不过没有办法这么做而已,这里面有着贵族的问题,同样也有着尸魂界情况特殊的原因。
对于这种情况,沈飞虽然有办法改善,不过就连死神自己都不管,他这边自然也没有必要自找麻烦的多事。
不过就算不多事,也可以拿来忽悠一护,换成尸魂界的其他死神,对于沈飞的话语绝对是无所谓,不过谁让一护是人类呢,在加上他那正义的性格,这些话和他说非常的合适,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君子可欺之以方。
“露琪亚的遭遇,蓝染这边固然有问题,难道浦原喜助那边就没有问题吗,他为什么要把崩玉放在露琪亚的体内,明明之前他一直把崩玉藏的很好,为什么这一次那么快就暴露了,还不是因为要拿你和露琪亚当棋子,来让蓝染入套。”
同样的事情,换一个角度拉开,意义,结果完全就变了,这固然不能把蓝染洗白,但是却可以把浦原喜助拉下水。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啊。”说话间,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山本总队长等人也赶了过来,这一次就连朽木白哉,更木剑八,假面军团的人也来了,看来是现世的战斗结束了。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浦原喜助立即无话可说了,他做的事情,一护和露琪亚可以很简单的原谅他,不过某些人可不会,比如说朽木白哉。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最后还不是要打,上次让你跑了,这一次可不会了。”这边沈飞还想继续开口说些什么,那边更木剑八突然叫跳了出来,挥舞着斩魄刀,就向着沈飞攻去。、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秀才遇到兵。”更木剑八的直接攻击,让沈飞有些无语,不过从他这一击可以看出,连续的战斗,让他的实力非常的提升,或者准确的说,在飞快的恢复着他原本的实力。
更木剑八的实力很强,千年前就曾经伤到过卯之花烈,现在之所以那么弱,原因是因为他太强了战斗不能够尽兴,于是就有意思的压制自己的实力,只有遇到强敌,才会解放他的力量。
对于更木剑八这种情况,沈飞是很无语的,反正他是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room,屠宰场。”
和更木剑八打起来没有丝毫的好处,沈飞自然没有兴趣了,直接用手术果实的力量,来了一个空间置换,把更木剑八转移走了。
“我可不是死神,就不参与你们死神内部的事情了,告辞了。”
不等一脸愤怒的更木剑八再次冲过来,沈飞直接开口了金色的传送门,就离开了双殛之丘,虽然他也有些好奇接下来蓝染和一众死神的战斗,不过如果继续留下来,肯定会不可避免的被牵连进去,既然这样,那不如回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收获。
“友哈巴赫,加上兵主部一兵卫,这次应该足以让我成为半神了吧。”
崩玉可以让灵魂进化,而崩玉是有灵王之力制造的,有谁身上的灵王之力能和友哈巴赫相比呢,更别说还有最古老的死神,以及最古老的大虚了。
”好了,有什么事情,等离开这里再说吧,接下来这里可都会消失的。”
五大离殿的崩溃,可不是坠落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化成灵子状态,尸魂界的一切都是灵子形成的,变成灵子状态,算是返本归元了。
“灵王会怎么样?”浦原喜助随即开口问道。
“不会怎么样,接下来会在其周围形成强大的鬼道阵法来防御,任何人都很难靠近这里。”虽然沈飞是这么说,不过接下来具体会如何,他也不清楚,毕竟现在的灵王不是完整的灵王,而且尸魂界聪明人很多,如果想的话,那怕子啊严密的防御,也是有着漏洞的,看看现在的灵王宫,浦原喜助不就是集合了众多死神的力量,打开了传送门了吗。
说话间,沈飞直接划开一道金色的传送门,和蓝染一起跨入其中,来到了尸魂界的双殛之丘。
至于浦原喜助等人,他没有管,他们自己开的传送门还在内,可以从那里离开,正好可以把一直在那里适应灵王宫灵子状态的几个副队长带回去。
“你说的都是真的?”双殛之丘上,蓝染轻声开口问道。
“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我也只是从兵主部一兵卫那里获得这些情报的,而且无论是真是假,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需要在意吗?”
“这倒也是。”蓝染赞同的点了点点头,他又不是五大家族的人,这些事情,要说影响,也只会影响五大家族的人。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继续和他们打下去。”
蓝染可是护庭十三队的叛徒,那怕放弃了对灵王的打算,护庭十三队也不会放过他的,尤其是蓝染还嚣张的待在尸魂界。
造化神塔
“看看情况再说,有些事情,总是需要处理的。”
“随便你,不要死了就行了,来的挺快吗,是一护。”说话间,沈飞立即感知远处有熟悉的灵压快速的向着赶来,正是黑崎一护,还有他的老爸黑崎一心。
“沈老师,你为什么会和蓝染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吗?”
来到双殛之丘的一护,看到沈飞和蓝染之后,非常的意外,对于蓝染他可没有什么好印象,谁让蓝染算计了露琪亚,还有想要把空座町制成王键呢。
“我当然知道,这不过只是尸魂界的内部革命而已,一护,你是以什么立场来阻拦他的,是尸魂界四大贵族之一的志波一族,还是说以代理死神的身份,你真的了解尸魂界的情况吗?”
“那个沈老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一护同学,我记得你的成绩在学校也是名列前茅的,你难道不知道革命是什么意思吗,你一直接触的都是露琪亚,这或许让你对尸魂界的认知产生了错觉,尸魂界是贵族统治的世界,贵族拥有非常大的特权,贵族是什么,你在历史课上应该已经学到了吧。
露琪亚应该和你说个流魂街的情况吧,那里是没有任何秩序的地方,杀戮是家常便饭,你认为这种情况正常吗,以杀气石,把整个尸魂界分成瀞灵庭和流魂街,你不觉得这很像书上说的贵族区和贫民窟吗。”
沈飞说着就把尸魂界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其中就包括灵王,五大家族,东仙要的过去,以及歌匡的死,还有流魂街的情况。
以护庭十三队的实力,能不能改变流魂街的情况,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可以,只不过没有办法这么做而已,这里面有着贵族的问题,同样也有着尸魂界情况特殊的原因。
对于这种情况,沈飞虽然有办法改善,不过就连死神自己都不管,他这边自然也没有必要自找麻烦的多事。
不过就算不多事,也可以拿来忽悠一护,换成尸魂界的其他死神,对于沈飞的话语绝对是无所谓,不过谁让一护是人类呢,在加上他那正义的性格,这些话和他说非常的合适,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君子可欺之以方。
“露琪亚的遭遇,蓝染这边固然有问题,难道浦原喜助那边就没有问题吗,他为什么要把崩玉放在露琪亚的体内,明明之前他一直把崩玉藏的很好,为什么这一次那么快就暴露了,还不是因为要拿你和露琪亚当棋子,来让蓝染入套。”
同样的事情,换一个角度拉开,意义,结果完全就变了,这固然不能把蓝染洗白,但是却可以把浦原喜助拉下水。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啊。”说话间,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山本总队长等人也赶了过来,这一次就连朽木白哉,更木剑八,假面军团的人也来了,看来是现世的战斗结束了。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浦原喜助立即无话可说了,他做的事情,一护和露琪亚可以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