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一百四十八章 表達善意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是啊。”商见曜用力点头,表示肯定。
他后方沙发处的蒋白棉已经麻木,懒得阻止,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黄委员仔细琢磨了一下,轻轻颔首道:
“奥雷的遗留涉及旧世界毁灭的原因和‘新世界’某些秘密,遭遇第八研究院的特派员很正常。
“你们能摆脱阻拦,甚至抢到一件道具,说明你们的实力确实很强。”
“当时比现在还弱不少。”商见曜实话实说。
抓获第八研究院特派员,拿到“生命天使”项链时,商见曜还没有进入“心灵走廊”,蒋白棉还未成为觉醒者,“旧调小组”也还没拿到两台仿生智能盔甲。
彼时,他们其实有“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康娜帮忙,但在商见曜心里,这位和保护阿维娅的“虚拟世界”主人处于兑子状态,不能算。
黄委员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商见曜几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可以回来坐下了。”蒋白棉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无奈。
商见曜单脚跳了一下后才发现这次瘫痪的是未拿“生命天使”项链的左臂,忙改回了正常行走。
木葉之一拳超人模板 小說
“你的代价有点明显啊。”黄委员见状,感慨了一句。
他的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商见曜重新坐下后,好奇问道:
“你的代价呢,明显吗?”
喂!这是能直接询问的吗?蒋白棉感觉商见曜通过那处游轮阴影后,代价愈发严重了。
不讲礼貌的次数变多了!
不过,她对黄委员的代价同样关注,一直在分析对方的话语和行为,初步怀疑是急躁。
黄委员哈哈一笑:
“不是那么明显。”
他转而回忆道:
“我见过最不明显的代价是便秘。
“可惜,那位在进入‘心灵走廊’后,负面影响加剧,在一次手术辅助排便中,遭受感染,不幸过世。
“那个年代,手术的干净程度是很成问题的。”
话题突然带上了味道,蒋白棉基于礼貌,还是简单回了一句:
“这代价其实不算太隐秘,如果长时间观察目标的生活状态,很容易就能得出结论。”
黄委员用一种“你们呐,太年轻太天真”的语气说道:
“我之所以说最不明显,是因为他获得的能力可以有效防止自己被人长时间观察。
“他在‘幽姑’领域。”
警惕相关?蒋白棉恍然大悟。
接着,双方又交流起废土13号遗迹那个秘密实验室之事。
“旧调小组”当然没有给人工智能“未来”保密的想法,该说的都说了,只是没讲吴蒙的评价。
黄委员一方面听得眼界大开,时不时说一句“我虽然不是太懂人工智能,但感觉很受震撼”,另一方面表情逐渐沉凝。
“这样的人工智能将来会对人类产生什么影响……”他喃喃自语起来,似乎有种要把这未知风险扼杀在摇篮的冲动。
听完蒋白棉和商见曜的讲述,黄委员未再做评价,点了点头道:
“感谢你们提供这些非常重要的情报……”
“你不怀疑是我们自己编出来的?”诚实的商见曜打断了对方后续的话语。
黄委员笑了一声:
“我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旧金山大地主 归咎.
“‘人工智能’未来的事情,如果不是真正遇到过,你们编都编不出来。”
甜品要在下班後
他转而说道:
“不知你们希望获得什么样的报酬?
“我们‘救世军’做事一向公道。”
这是你自己说的啊……蒋白棉竭力让自己的笑容人畜无害:
“可以分享第八研究院相关的情报给我们吗?
“我想你们遇到第八研究院的特派员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
“救世军”和“盘古生物”不同,没有深藏地下,又长期以拯救全人类为己任,被第八研究院干扰、破坏、定点清除人员的概率不小。
“旧调小组”之所以选择以友善的方式通过“救世军”的势力范围,花费代价去获取通行证,一方面是因为这样一来,获取物资补给会更加方便,另一方面则是蒋白棉想试着从“救世军”薅点羊毛,不,以情报换情报。
黄委员沉吟了几秒道:
“我个人原则上没有问题,但需要向上面做个申请,这大概会花费一到两天的时间。”
作为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分管情报的委员,他的上面自然是整个“救世军”的物资统筹委员会。
“我们可以等待。”蒋白棉没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急迫,“对付第八研究院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聊完这个话题,黄委员翻腕看了眼手上的机械表。
那块机械表有多处磨损的痕迹,像是从城市废墟里发掘出来,只做了简单修复的那种。
看完手表,黄委员迟疑了一下道:
“你们这次去冰原的目的地方便透露吗?不方便就算了。”
“这没什么好保密的,我们正在追查佛门五大圣地之事,打算去一趟冰原台城,对了,我们在铁山市废墟有遇到你们治安管理委员会的徐大同委员,发现你们也在查这方面的事情,当时就把五大圣地的资料告诉了他。”蒋白棉刻意把这件事情的重点从认识徐大同改成了“旧调小组”对“救世军”的态度一直友善,始终在分享情报。
黄委员颇感诧异:
“你们的无私超乎我想象。”
正常团队拿到这些情报,都会待价而沽。
商见曜刷地又站了起来,以右手按左胸,朗声说道:
“为了全人类!”
黄委员愕然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跟着站起,表情异常严肃地以右手按左胸:
“为了全人类!”
不知是不是自己眼花,蒋白棉感觉黄委员这一刻眼睛似乎有点湿润。
黄委员缓慢吐了口气,突然问道:
“你们的通行证是洪光明那老小子签发的,对吧?”
“对。”商见曜毫无保留地给予肯定。
黄委员右手轻甩了一下:
“他就这么轻轻松松给一个拥有‘心灵走廊’层次觉醒者、智能机器人、两台仿生智能盔甲、三台军用外骨骼装置的团队签发了通行证?
“简单乱弹琴!”
黄委员一点也没掩饰自己的愤怒:
“他是不是收了你们的票据?
“他以后还有脸去地下见牺牲的老战友?”
发泄完,黄委员调节了下呼吸:
“如果不是你们表现出了可以信赖的品格,我不会这么高高抬起,轻轻放下。
“回头告诉洪光明,下不为例!
“呼,我知道他是为自己的孩子考虑,但也要注意方式方法,违背规章制度的事情不能干啊。”
“嗯嗯。”蒋白棉和商见曜都做小鸡啄米状。
与此同时,蒋白棉开始怀疑,黄委员的代价也许是易怒。
她想了一下,选择把话题岔开:
“黄委员,乌北这次戒严是因为什么?
“丁队长一直说的不清不楚的。”
她故意询问此事,为的是之后可以把丁苓外泄情报的责任撇清。
黄委员长长叹了口气:
“你们算是问对人了,我兼着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的主任,正好全权负责此事。
“事无不可对人言,我们出了家丑啊!
“这次是两个叛徒窃取了一枚小型化的氢弹,带到乌北,交给了碰头者。为了不让这危险的东西外泄出去,我们只好封锁乌北,快刀斩乱麻。”
氢弹……蒋白棉突然有点牙酸。
商见曜则诚恳问道:
“需要我们帮忙吗?”
“暂时不用。”黄委员相当有自信,“我们乌北能处理。”
他顿了一下又道:
“我告诉你们这么详细,是担心那个碰头者最后会通过某些外来人员将那枚核弹头送出去,你们就住在‘灰土大酒店’,麻烦留意一下,嗯,真要有发现,不要把对方逼到绝境,免得他们狗急跳墙,他们真要启动了引爆装置,大家一起完蛋。”
“没问题。”商见曜毫不犹豫。
蒋白棉犹豫了好几秒,还是承担起了组长的职责:
“我们可以尽快离开乌北吗?”
黄委员怔了一下,叹息着说道:
“等拿到第八研究院的情报,接受过详细的检查,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商见曜刚要摇头,又被蒋白棉瞪了回去。
蒋白棉主动说道:
“在此之前,我们会留意‘灰土大酒店’相关情况的。”
黄委员欣慰地点了点头:
“你们可以回去了。”
等到蒋白棉和商见曜告辞,走到了门口,黄委员突然又喊住了他们,边思索边说道:
“如果我们组织一支队伍,和你们一起去台城,共同探索那处佛门圣地,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