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巔峰召喚 ptt-第2425章:輕取陳倉,展望散關分享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425章:轻取陈仓,展望散关
真灵九变 睡秋
见班超站了出来,李靖露出诧异之色,略作沉思后,开口劝道:“班超,这个任务有着一定的危险性,万一李世民去理智的话,你恐怕就回不来了。
作为新科文状元,你没必要冒这个险,还是换其他人去吧。”
李靖遣使过去宣战,本来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弥补一下道义上的缺失,所以自准备随便派个伍长什长去,却没想到班超竟然会主动请命。
萬歲!
正如李靖所说的一样,这次出使是有一定风险性的,班超身为新科状元,前途光明,冒这个险并不划算,所以他并不想派班超去。
班超却义正言辞道:“若人人惜命,焉有我大秦的今日?早在入秦的那一刻,班超就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此言一出,众人看向班超的眼神中东都满是赞赏之色,唯有羊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显然对班超的这番话极为不屑。
羊祜和班超同届参加科考,但却因为偏科而未能进入三甲,所以他对寒门出身却夺得状元之位的班超非常不服气。
世家子弟看不起寒门子弟,这在大秦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不服班超的人多了,羊祜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羊祜为官之后,恰好又和班超都被分到了雍州,所以就起了和班超较劲的心思,结果在政绩上总是比班超逊色一些。
倒不是羊祜不如班超,他们的政治属性都是96点,两人的理政的水平差不太多。
奈何班超所在的郡是个完整的大郡,而羊枯所在的郡还有不少县在唐国手中,这才是羊枯在政绩上始终不如班超的主要原因。
羊祜在政绩上虽没能超越班超,但通过这一年多的接触,他对班超也改观了不少,身为寒门状元的班超,身上的压力比他可大多了。
现在羊祜和班超虽还不是朋友,但也是最了解对方的竞争对手了。
在羊祜眼中,班超确实很正派,虽能做到舍身取义,但也是个惜命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涉险。
他会说出这种大义凛然的话,并且冒死出使李唐,绝对不是真的不怕死,而是有十足把握能够活着回来。
最了自己的人往往是对手,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羊祜猜的一点都没错,班超明知此行的危险之处,却还是敢于冒险的原因,是他有着很大的把握能活着回来。
只要公孙轩辕能拿下散关,整个关中的唐军,都将处于秦军的包围中。
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还敢杀他这个秦使的话,等于是自己堵死了李唐最后的退路,毕竟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乃是铁则。
有李秀宁这位皇妃在,李唐就算最终亡国,降秦后也会得到礼遇,甚至是重用。
可一旦杀了他班超的话,唐国文武众臣还可以投降,李家投降的路却被堵死了,大秦绝不会再接受李氏的投降。
李世民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一定会为李氏家族考虑,毕竟李家不是他一个人的李家。
所以,就算李世民真的失去理智,李唐高层也会阻止李世民的。
在场的武将们,包括李靖在内,都未意识到这一点,所以看向班超的眼神中充满敬佩。
反观吴起和百里奚,显然猜到了班超所想,不由赞叹班超的胆大心细。
“这个文状元不简单,将来大秦必有他一席之位。”吴起心中暗道。
李靖则陷入了纠结,他并不想让班超去,但一番沉思后,也还是猜到了班超的意图,于是也不在继续反对,同意让班超担任使者出使长安。
“一路小心,等你回来之后,本督上奏陛下,升你为太守。”李靖抱拳道。
班超一怔,随即大喜道:“谢都督。”
班超和羊祜这一年来的政绩,比河北的一些太守都好,却依旧没能晋升太守,那是因为政治102的俾斯麦,和政治99的刘罗锅的政绩更好。
雍州政坛的内卷太严重了,哪怕是班超和羊祜,在雍州都难以出头,就更别说是那些还不如他们的人了。
这次必须拿下关中。
吴起、百里奚等人心中纷纷如此想到。
公孙轩辕等将领命离去后,就立即前往蓝田大营调兵,可交令后却并没有带着两万铁骑前往陈仓而去,反而大张旗鼓的南下往长安的方向去了。
公孙轩辕此次的目的是奇袭散关,按理来说应该隐藏行踪才对,可关中平原就那么点,两万铁骑行军的动静,根本不可能瞒过唐军的探子,哪怕是夜间行军也一样。
所以,公孙轩辕干脆不装了,直接大张旗鼓的往长安去,却又不直接开战,只是在边界耀武扬威,以此来误导唐军,这次的行动又是一个示威。
“秦军来了,秦军又来了。”
大秦铁骑前脚一动,都还未进入京兆尹地界,就被唐军的探子发现,立马就上报给了沿途的军营,以及长安。
沿途军营内的唐军,在收到消息后,也都不敢在营内训练了,无比娴熟的退入营内,看着秦军在营外耀武扬威,反正秦军示过威之后就会自己退去,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据统计,李靖上任雍州大都督以来,对唐军发起过近两百余次示威挑衅,平均每月十几次,搅的各地的唐军不厌其烦,根本无法专注训练。
这次示威的数一多啊,唐军都已经习惯了,都下意识的以为秦军这次还是来示威来的,并不是要开战。
可这一次狼是真的来了。
一番示威之后,秦军铁骑娴熟的退去,显然不只是唐军,连秦军也对这样的行动习惯了。
李左车看着离去的秦军铁骑,眼中尽是恼怒和担忧之色,这憋屈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立即向长安汇报,秦军已经退去了。”
“诺。”
秦军将关中当做后花园,铁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秦军每一次的示威,对唐军的士气都是一次打击。
所以,李左车希望长安能够重视秦军的示威行动,对秦的外交态度也可以稍微强硬一些,可每次上报收到的都只是‘一切照旧’的回复。
这次也不例外。
“唉。”
看着手中的长安的回信,李左车脸上满是失望之色,心中对于未来充满了迷茫。
唐国究竟该何去何从?
秦军走了之后,军营内的唐军有一切照旧,该训练的训练,该巡逻的巡逻,仿佛秦军压根来过一样。
这一切都被秦军的探子看在眼里,并上报到了公孙轩辕那边。
“将军,李唐那边果然不重视,只以为咱们这次还是示威呢。”裴元庆一脸兴奋的说道。
不重视好啊,唐军越是麻木不仁,他们的行动也就越顺利。
公孙轩辕看了眼即将落下的太阳,下令道:“出发,务必在两日内抵达陈仓。”
“诺。”
两万铁骑在月色的遮掩下,全速向着陈仓的方向疾驰而去。
于此同时,陈仓县,县衙内。
一群人凑到了一起,似乎正在谋划些什么。
县令马平来回踱步,一脸焦急的念叨:“李存进将军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被李嗣本给识破了吧。”
话音刚落,李存进就大步走了进来,手下还扛来一个被捆的严严实实,并且还堵住嘴的将军,正是陈仓守将李嗣本。
县令见李存进来了,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迎了上去,笑道:“李存进将军,本县令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
李存进则道:“幸不辱使命,趁着嗣本酒醉,将其拿下,现在陈仓城内,在无人能阻止咱们了。”
“呜呜呜……”
李嗣本听到这话,激烈的挣扎起来。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好兄弟李存进会给他下药,而他疏于防范之下被直接抓了个正着。
李存进见李嗣本的样子后,上前取下他嘴上的布团,而李嗣本却破口大骂道:“李存进,你他们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开城门,迎秦军入城。”李存进冷笑道。
逆 天 從 複製 開始
“什么?”
李嗣本顿时大惊失色,怒道:“李存进,你疯了吗,竟然敢背叛大唐,背叛李家?
你忘了你先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谁给你的吗?
若不是李家收养你,教授你武功,你早就饿死在陇西街头了。”
“哼。”
李存进冷哼一声,说道:“李家之所以收留我,教我武功,还不是看我资质好,想让我给他李家卖命,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
老子给李家当牛做马,整整二十年,难道还不够偿还恩情的吗?难道非要给李家当狗当到死吗?”
“混账,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在这个关头叛唐投秦啊。”李嗣本怒道。
“谁说我是叛唐投秦了?我叛唐所投的是秀宁公主。
当初若不是公主的话,我李存进早就死了。
公主对我恩同再造,对唐国更是功勋拙著,可李世民又是怎么对待自己亲妹妹的?”
听到李存进此言,李嗣本整个人都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李存进的叛变,竟然是因为李秀宁。
李秀宁在李唐的影响力,仅次于唐公李世民,可是却遭到了李世民的苛待,这也让唐国很多人都在为其打包不平。
只是李嗣本没想到李存进会因此而背叛唐国。
“存进,关于秀宁公主之事,主公做的确实不地道,但秀宁公主也有错在先啊,你要是因此背叛李……”
李嗣本想劝李存进回头,可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李存进把嘴给堵住了。
“老师呆着吧,等秦军拿下关中,我们或许还是同僚。”
言罢,李存进不在多言,扭头就走,李嗣本被他给绑了,军营那边无人主持,还需要他去稳定一下。
次日正午,公孙轩辕所率领的铁骑,提前抵达了陈仓城外。
李存进经过一夜的肃清,已将李嗣本的心腹全部关押,并全部换上了自己的人,陈仓城已经彻底在他的掌控之下。
见秦军提前抵达城外,李存进不做任何抵抗,直接开城迎公孙轩辕入内,投降秦军。
拇指島
“李存进将军,你率部弃暗投明,让我军省了很多麻烦呀。”公孙轩辕笑着说道。
“公孙将军,自此之后再无李存进,末将已经准备改回本名孙重进了。”
“哦?这又是为何?”
“在下本名孙重进,只因李家之人痛恨李存孝,才将我等改名为李存进,想要恶心李存孝将军,结果李存孝将军没恶心到,反倒是我们几个兄弟成了笑话。”
听到李存进,不,是孙重进的话后,公孙轩辕这才恍然大悟。
他说李唐怎么有那么多,名字叫‘李存X’的将领呢,原来都不是本名,而是为了恶心李存孝,强行改的呀。
不得不说,对于李存孝来说,这种行为确实挺恶心人的,但更难受的应该还是李存进等人。
强行被改了名字就算了,还和天下第一猛将的名字只差一个字,难免会被人拿来比较,结果却是自取其辱。
“如今在下既已投秦,自然要改回本名。”孙重进一脸心酸的说道。
公孙轩辕安慰了一番后,开始询问陈仓城内的情况,孙重进则答道:“陈仓城内共有守军五千,粮草十万石,投石车两百架,强弩四千具,箭矢五十万支……”
“小小的一个座陈仓城内,竟有如此之多的粮草和军械,不过如今全都是我大秦的了。”宇文成都笑道。
“传令下去,军队稍作休整后,继续奔赴散关。”
言罢,公孙轩辕看向孙重进,道:“孙将军,拿下散关,还需要你出力呀。”
“请将军吩咐,末将义不容辞。”
“好。”
由于孙重进直接举城投降,轩辕拿下坚城陈仓后,不但没损失一兵一卒,反而还多了五千降军,兵力不减反增。
关于陈仓的五千降军,大多数暂时肯定不能用。
不过孙重进本部的一千兵马,还是可以信任的。
公孙轩辕准备让孙重进佯装成败军,而他则领军在后面追击,以此诈开散关的城门,好攻入城内一举攻破散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