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上門狂婿 愛下-第兩千六百八十九章 又生事端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破客栈?”
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站在肖舜所在的客栈面前,一手指着客栈,一边对着面前的女子说道。
女子一脸娇羞的看着男子,认真的点着头,“对,就是这家客栈!”
“这里面的可嚣张的紧呢,丝毫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女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把扑进男人的怀里,“他们不仅杀了少爷您赏给我的侍卫,而且想对我意图不轨,要不是有杜先生的话,我就再也不能伺候少爷您了!”
在男人怀里的女人哭的越发伤心起来,“他们这样对我倒是没关系,可是他们居然不把我们杜家放在眼里,甚至还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
男人看着女人哭的这样撕心裂肺,立刻就收紧了自己的手臂,将女人紧紧额抱在怀里,“哎呦喂!瞧把你伤心的,少爷这不是来给你报仇来嘛!”
这样说着,他还是保持着搂着女人的姿势不变,只是将自己的右手拿出来,擦试着女人的眼泪,眼里的疼惜也越发明显起来了,“看,赶紧给爷说说,他们都是怎样大逆不道的!”
女人听到男人这样问,眼里滑过一丝心虚,不着痕迹的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没有发现杜老的存在,随即就胡说起来,“人家,人家不敢说嘛!”
听到女人这样说,男人越发好奇起来,“快说!少爷怒你无罪!你要是不肯说的话,我就把你当做他们的同谋,抓起来一起知罪,信不信!”
听到男人这样说,女人的身子哆嗦了两下,随即离男子更近了,“少爷,你可说了不会生我的气哈!”
“废话少说!”
男人看着女人这样忸怩的样子,自己的耐心也用完了,低头看了女人一样,将她稍微推离自己一点,直直的看着她。
女人看着男人这幅即将要发怒的模样,身子颤动的更厉害了,眼睛死死的瞪了客栈一眼,立即就闭上了,“他们说,杜家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想来就是不入流的!”
男人听到女人这样说,果然脸色大变,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一把就女人挥倒在地,“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说杜家不入流,都活腻歪是吧!”
说完也不管被推到在地的女人,自己带着侍卫就怒气冲冲的将客栈的门踹开,自顾自的闯进来,厉声喝到:“人呢,都死哪里去了!”
女人邪躺在地上,看着男人杀气腾腾的模样,目光淬毒的看着客栈,让你们这样对我,我一定要让你们碎尸万段!
如果肖舜他们在这里的话就一定会发现,这个女人就是先前来客栈找事的那个侍女。
店小二听到客栈里面的动静就立刻跑了出来,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将四周打量一圈之后,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客栈大门,突然扯开嗓子喊到:“掌柜的,又有人来找事了!”
男人被店小二突然的大声叫喊吓了一跳,揉了揉自己被震的发疼的耳朵,眼神不善的看着店小二,“你叫这样大声做什么,叫魂呢!”
随后上下打量起店小二来,男子一脸嫌弃的开口:“啧啧,这穿的都是些什么呀,跟乞丐没什么两样!”
寒蟬鳴泣之時解-罪滅篇
随即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趾高气昂的指使店小二,“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个打杂的,去,给小爷把这里主事的叫来!”
店小二听到男人说自己是乞丐的时候就不太高兴了,在看到男人这样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将自己的身子一转,对着男人翻了个白眼,“真是没有礼貌,我才不去呢!”
你既不是这里的客人,又不是我的亲人朋友,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这样想着,店小二也就近找了把凳子坐下,掏出一把瓜子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双手慢条斯理的剥起瓜子来,连头都没有抬的说道:“最近小店不营业,几位还是离开这里吧!”
侍卫们看着店小二的动作,都差点惊掉了自己的下巴,在听到店小二居然还敢这样后自家少爷说话,真是感到自己实在是长见识了!
霧色將逝
男人在看到店小二坐下的时候,眼睛都已经开始喷火了。被店小二这样一呛声,更是怒不可遏,“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自己一拍椅子,就站了起来,他身上的椅子被他这样一拍立刻就散了架,在地上摊成了一堆废材。
“小子,你一个下人都这样狂妄,想来主人更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说着,男人就对着身后的侍卫招了招手,“既然这小子这样不识抬举,丝毫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那么你们就先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说完,男人就站到一边去了,“主人既然想当缩头乌龟,那么我们就不用客气,将这里的东西也给我砸了,一样不留!”
说完还看了店小二一眼,“既然都已经不开店了,那么这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侍卫们听到男人这样说,立刻兵分两路,一波人朝着武器,一脸杀气的朝着店小二靠近,另一波人就对着客栈里面的座椅进行打砸,瞬间整个客栈就乌烟瘴气起来。
随即座椅破碎声音响起的还有打斗声。
男人看着店小二敏捷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嘴角的嘲笑越发明显起来,“呵,原来就是靠着这点三角猫的功夫就对着我杜家的人视若无睹的吗,真是天真!”
侍卫们在店小二显露出实力的时候,眼里虽然有惊讶出现,但是很快就消失了,随即一个阵法出现,就把店小二死死的困住了!
店小二在尝试了很多办法之后依旧没有脱困,反倒是自己的元力因为过多的消耗,显得有些体力不支起来。
男人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了,“小子,你这样拼命保护这里的人,但是他们也只会见死不救而已,不如现在将他们供出来,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随着时间的推移,店小二的脸上也越发苍白起来,身体也没有原来那样挺直了。
男人看着店小二这幅冥顽不灵的样子,脸上闪过一丝惋惜,随即又做了一个手势,侍卫们的阵法也随着变化了。
随着阵法的变化,店小二也躺在了地上,面色惨白,汗如雨下,嘴里也不停的喘息着。
男人看着店小二这样狼狈不堪的模样,将身前的侍卫拨开,顺便还拿走了侍卫的佩刀,“你可以死在我的手上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说着,他就对着店小二举起来刀,但是在他即将劈在店小二身上额时候,突然被一股神秘力量给弹开了。
男人眼里满满的都是不悦,大喊道:“好大的胆子,赶紧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