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1594章 嚐嚐快斗的血液?看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把电线问题解决,又检查了一下升降台的其他地方,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一回头,又看到柯南匆匆跑过来。
“池哥哥,伴野先生想利用剑……杀死矢吹先生,可是矢吹先生,也在演出时用的酒里注射了毒药,”柯南跑得弯腰大喘气,“我去道具室把假剑换回来,你们……你们赶紧去驹冢先生房间里找一瓶红酒,替换一下演出时会用的毒酒……他们既然想杀人,阻止了这一次,说不定会有下一次,必须……必须让他们知道彼此的杀意,也要让大家都知道,给他们一个教训才行!”
说完,柯南又匆匆跑向道具室。
“驹冢先生想杀了伴野先生,伴野先生想杀了矢吹先生,矢吹先生想杀了驹冢先生,”越水七槻无语理了一下头绪,“他们是在现实里出演戏剧吗?”
“大概是。”池非迟走向驹冢宏的房间。
他大概想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个案子,三个人想杀害彼此,但都被柯南阻拦了。
……
演出再次开始。
池非迟没兴趣跟着柯南去救人,也没兴趣跟着作为安全顾问的自家老师再看一遍演出,和越水七槻出了剧院。
“对了,小兰呢?”
越水七槻到了剧院外,才发现没有看到毛利兰。
“打个电话问问。”池非迟提醒完,走到一旁抽烟打发时间。
要是那三个人都死了,这一次绝对是难解的谜岸,但被发现的话,交给柯南就行了。
不过凭什么死神小学生能阻止死人,他就得遇到反弹,原本死一个的,他一掺和,可能会死两个……
半个小时后,从剧院里找到剧院外的毛利兰到了正门,跟池非迟、越水七槻汇合。
一个小时后,警车和救护车同时抵达,这出剧的三个主演被抬了出来,去医院再去警局一条龙服务。
毛利兰板着脸训了柯南一顿,才想起问毛利小五郎,“不过爸爸,他们为什么会想要杀人呢?”
“矢吹先生是因为驹冢先生一直斥责他、说话打击他,又因为驹冢先生的存在,害他一直没法演重要角色,所以才想杀了驹冢先生,”毛利小五郎无语半月眼道,“驹冢先生想杀伴野先生,是因为伴野先生跟他女儿谈恋爱之后,又抛弃了他女儿,而伴野先生想杀矢吹先生,是因为他欠了矢吹先生一大笔钱,想着矢吹先生死了之后,这笔钱也就不用还……”
池非迟见伴野罗伯特被抬上救护车,没再继续看下去。
先不说‘杀人未遂’要让伴野罗伯特判几年,一个为了不还钱就想杀债主的人,不用挖了。
THK公司不缺长得帅的人,像这种人,挖来了以后也会惹麻烦。
……
五个人在附近找了家店,就近解决晚餐。
池非迟送越水七槻回去之后,开车去了港区。
港区实验室的扩建还没有完工。
真池集团以建立货运据点的名义,将附近的房屋和工地都买了下来,准备在建筑设计上做些手脚,建造一个隐藏在建筑中的大实验室。
房屋还没有拆除完毕,工地外围围起了高墙,到了晚上,工地上只有守夜的人偶尔会牵狗四下走一走。
池非迟到之前,通知大山弥订餐送到值班室,犒劳值班的人,自己则把车停在附近,步行过去翻墙进工地。
小泉红子进工地同样没有惊动任何人,在池非迟抵达约定的废弃二层公寓小楼时,某魔女已经待在二楼一间搬空的客厅里。
客厅四周的地面上放满了蜡烛,粗略数数,至少有两百多支,却只有五个方位、各一支被点燃。
客厅正中摆了一张造型浮夸的纯金欧式圆桌,圆桌上放着点了三支蜡烛的烛台,两侧摆着两把纯金高背椅。
摇曳的烛光中,小泉红子一身魔女装束,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拿着高脚杯悠然喝着里面猩红的液体。
客厅门只是半掩着,池非迟推开门,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和端坐的小泉红子,绕开地上的蜡烛,走了过去。
某魔女今天看起来深沉神秘,总算有点魔女的样子了。
小泉红子听到动静,把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微笑着转头打招呼,“邪恶的自然之子,你来了啊。”
池非迟到桌旁坐下,“去掉前缀,你的问候会显得更真诚,嗜血成瘾的邪恶魔女。”
“喂喂……”小泉红子有些不满地嘀咕一声,拿出一个还剩半瓶血的小瓶子,“我特地弄来了快斗的血,你不要的话,我可就自己独享了。”
“你怎么弄到的?”池非迟问道。
天气冷,但非赤还是好奇地把头探出一点点,看着小泉红子手里的瓶子。
快斗很机灵,身手也灵活,绝对不会是那种轻易受伤或者被人绑起来放血的人,想弄到快斗的一滴血或许没问题,但想弄到一瓶血就不容易了。
“我控制了每年给我们学校学生体检的医生,让他打电话给快斗,说快斗的血液常规检查发现了一点问题,让快斗去医院重新抽血检查!”小泉红子微笑中透出些许得意,晃了晃小瓶子,“想尝尝吗?”
池非迟无所谓道,“你愿意的话。”
他要是想要快斗的血液,比红子更容易得手,但他不想像红子一样日渐沉迷饮血,看谁都想尝尝对方是什么味的。
小泉红子见池非迟没有被血液诱惑到,瞪了池非迟片刻,还是放弃了,往池非迟那边的酒杯里倒了瓶子三分之一的血液,有些肉痛道,“剩下的就不分给你了,快斗的血也不能天天抽,下次还得找别的机会,不然他会起疑的。”
池非迟端起杯子尝了一口,评价道,“口感不错,层次感丰富,但不驳杂。”
酸甜味,类似水果,但又跟他吃过的水果不一样。
这种味道是比较符合快斗的年纪,不过仔细尝的话,其中似乎还有一丝偏清凉的苦味。
“你有没有尝出一丝苦味?”小泉红子喝了口血,神色凝重地皱眉,“我刚才就是在想,快斗血液里怎么会有这种苦味?”
“大概是因为盗一老师,”池非迟顿了顿,“不过这一丝苦味为血液增添了不少层次感和质感。”
“这么说也没错,”小泉红子抿了口血液,思索着道,“要是缺少了这一丝苦味,酸甜味会显得很单薄,每一口能品尝出的口味变化也不会那么多。”
非赤见池非迟把杯子放回桌上,好奇探头进杯口,偷喝了一点,被冷空气一冻,又快速缩回池非迟衣服下,遗憾叹道,“主人,我还是喝不出那种味道来,跟以前把快斗手臂咬出血时尝到的味道一样,跟柯南、毛利先生或者其他人的血液相比,味道好像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池非迟:“……”
这么一想,非赤尝过的血液也不少了,连死神小学生的血液都尝过。
真欢假爱 小说
其实他也想知道柯南是什么味的,但不敢放任自己去好奇,怕自己哪天拎起柯南咬上一口,然后被当成犯病送到精神科去。
邪帝強勢寵:霸上毒醫小狂後 小說
两人一蛇沉默着,各自又喝了一两口血液,也评价了一两句,才觉得他们凑堆品尝快斗血液的行为有点奇怪,且不厚道,停了下来。
“对了,你不是想看看我的火焰魔法吗?”小泉红子放下杯子,起身去房间角落拿起一支蜡烛,嘴角微笑带着倨傲的幅度,手指指向烛芯,“很神奇的,可别眨眼哦!”
下一秒,烛芯上‘嗖’一下蹿起火苗。
池非迟看了看小泉红子那疑似推销蜡烛的姿态,右手搁在桌上,从腹部火种剥离一缕火焰,顺着手掌快速钻进桌内,又沿着桌子、经过地面,钻进小泉红子身旁一根蜡烛里,然后暴露在空气中。
“嗖!”
小泉红子脚边的蜡烛被点燃,烛芯上燃烧的火焰明显比小泉红子释放的更加炙热,很快就把蜡烛烧去三分之一,温度这才慢慢降了下来。
“哎?”小泉红子疑惑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蜡烛,又低头看脚边的蜡烛,“奇怪,我的魔法失控了吗?”
池非迟:“……”
红子的魔法有没有对其他蜡烛释放,红子自己都不知道?
还有,他昨晚打电话给红子的时候,好像说过他获得新能力了,虽然当时红子好像睡迷糊,但也说了‘恭喜啊’,难道红子醒来就忘了?
我有孩子了
小泉红子疑惑看了看客厅四周的蜡烛,指向其中一根。
“嗖!”
休假魔王與寵物
“嗖!”
那根蜡烛的烛芯是凭空燃烧起来,但旁边的一根蜡烛也紧跟着燃烧起来。
“不、不可能吧,这是怎么回事?”小泉红子一脸惊恐地低头看了看手掌,又快速指向其他蜡烛。
“嗖!嗖!嗖!……”
一根根蜡烛被小泉红子点燃,但同时,那根蜡烛附近的蜡烛必然也会被点燃,而且毫无规矩可言。
小泉红子:“……”
(=゚Д゚=)
屋里被烛光照得明亮,刺得人眼里一片片光影。
池非迟见小泉红子石化在原地,左手拿起杯子抿了口血,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
“完了,”小泉红子回过神,飘一样走回桌前,坐下后,呆呆看着一屋子燃烧的蜡烛,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邪恶的自然之子,我的火焰魔法失控了,很严重的失控……”
“你是海马体和大脑皮层严重失控。”池非迟无语道。
“海马体和大脑皮层?”小泉红子若有所思地转头问道,“这个会影响魔法施放吗?”
“应该只影响记忆。”
池非迟说着,右手手掌摊开、手心向上,将一团火焰浮现在右掌中,一脸平静地看着小泉红子道,“我昨晚打电话的时候,说过我有新能力了,让你有空碰个头,我想看看你的火魔法,顺便互相实验交流一下。”
小泉红子低头沉默了两秒,下垂的嘴角突然上扬,眼里充满煞气,笑得阴气森森,“邪恶的自然之子……你这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