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新書笔趣-第645章 傳統藝能分享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不管第五伦和刘秀隔空算计了多少心机,真正决定战争胜负的,可不是笔墨国书,仍是真刀真枪!
武德四年(公元28年)十月初,凉州河西已颇有凉意,但张掖郡治觻(lù)得城的官府中,到场的各郡二千石及都尉、偏将面面相觑,甚至有人流起了汗,只因文武两位主政者的分歧,使气氛颇为燥热。
后将军吴汉和凉州刺史第八矫,方才还客客气气地并排而坐,笑着商量下一步兵略,眼下却忽然翻了脸!
準確
第八矫也不想如此啊,他原本打算对吴汉“以礼相待”,同心协力抵抗胡虏,可就在刚刚,二人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迫使第八矫不得不食言,与吴汉针锋相对起来。
“吴将军!”
第八矫保持着体面,朝吴汉拱手:“九月份,并州兵骑北援张掖,又解了这觻得城之困,大魏王师所到之处,河西民众无不箪食壶浆,竭诚欢迎,士气正旺,而匈奴右部不曾料到我军如此骁勇,节节败退,已经撤出酒泉,退往合黎山以北,本当趁此良机重创右部,为何将军却要求三军勒马,顿足不前?”
吴汉倒是不急,笑呵呵地斜坐在胡床上道:“陛下令我并州兵西来,就是为了解河西之困,如今武威光复,胡虏也退出了张掖酒泉,已完成职责,何必再紧追彼辈出塞呢?兵法说得好,穷寇莫追啊!”
“但陛下也常说一句话,‘宜将剩勇追穷寇’!”第八矫不甘示弱。
二人的分歧,基本集中在一点:匈奴右部撤往居延,魏军要不要追到那里作战?
这居延塞(额济纳湖),隶属于张掖郡,但却远离河西主体,要沿着弱水河穿越沙漠,往北走六七百里,才能抵达一片水草丰饶的大湖。这片由祁连雪水滋养的绿洲孤悬绝域,可耕可牧,是方圆千里内唯一可以养活大部队的地方,汉朝时武帝开边,赶走本地羌胡后,遣大臣带民夫戍卒来此筑塞,使绿洲上一座座烽燧亭障拔地而起,并移民屯戍,这才有了居延县。
第八矫就咬死这点:“难道在吴将军眼中,肩水金关外的居延塞,不是河西的土地,不是凉州刺史辖境,已经割离我大魏疆域之列?”
重生寵妃
吴汉却一点不怕,此番出兵,第五伦给了他灵活权变的职权,怎么打,在哪打,吴汉完全可以说了算,不必理会第八矫等人。
“凉州刺史不必以此来压我,守土有责,是封疆大吏的职责,吴汉只管打胜仗,我怀疑匈奴退往居延,就是想诱并州兵深入,凉州刺史,汝虽是太学高弟,精通五经,也善于政务,可毕竟不懂军事啊。”
不知兵,这就是第八矫最大的弱点,连过去几个月同匈奴周旋,他都只能权力下放给窦友等人,眼下被吴汉戳到痛点,第八矫目光遂看向下属,让窦友站在军事角度上来劝劝吴汉。
因张掖太守在战争中战死,窦友现在暂时兼了两郡二千石,也算颇为荣耀,但比起这两位来,他也只是个小人物,吴汉是掌握兵权的将军,作战骁勇,混上“大”将军,追上马、耿、岑三人是迟早的事。而第八矫更是皇亲、刺史,宗室里最得第五伦器重的人,更是窦友的直属上司,谁都得罪不起啊!
但非要抉择的话,窦友还是会选择站在第八矫一边,他的兄长,魏国右相窦融就写信来说过:自己虽然位极人臣,但这丞相恐怕干不长,也不好大力举荐自家兄弟,窦友未来的仕途,一定要跟紧第八矫……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于是窦友斟酌后,起身道:“吴将军,匈奴右部南下侵扰河西,起身仅有两条路,东边是休屠,直面武威,西边则是居延,正对张掖、酒泉。一百二十年前,汉武帝使伏波将军路博德所筑,此后几代人,陆续完善烽、燧、亭、障及屯田区。”
窦友家不愧是世居河西的大族,随手就举了个例子来凸显居延的重要性:“前汉昭帝元凤五年,匈奴单于使驻牧居延北面的犁汙王窥边,妄图收复浑邪失地,但居延塞防守甚严,胡虏不能越,只能冒险走沙漠,右贤王和犁汙王率四千骑,分成三队从合黎山口进攻张掖。张掖太守、属国都尉发兵击,大破之,追击时射杀了犁汙王。自此以后,再不敢侵边,足见有居延在手中,匈奴骑兵便大受局限。”
“可若匈奴得居延,胡虏可在居延海畜牧养兵,一到秋高马肥,便可长驱直入南下河西,此刺若不及时拔除,就算吴将军将匈奴赶出张掖酒泉十次,胡寇亦能从容再来十回!此乃眼中之钉,背上芒刺,必拔不可。不如趁士气旺盛,一举收复,在居延修兵马,习战射,明燧之警,日后匈奴南侵,河西四郡便可提前知晓,早做准备。”
这也是窦友站在第八矫一边,极力支持出兵的原因,若是吴汉将仗打到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那以后河西仍会陷入无止境的战争,狼窝就在边上,随时来咬你一口,谁也遭不住啊,他们急需朝廷保护,将藩篱重新修到居延,可不能让吴汉停下。
听罢窦友的话,吴汉似是陷入了沉思:“确实有些道理,但若胡虏是故意诱我深追呢?”
窦友笑道:“匈奴王庭被耿将军牵制在并州,居延顶多是右贤王部,近日交战后,匈奴也休战太久,战力远不如前汉时,更连遭败绩,将军如今以万余骑击之,将若狼驱群羊!若再加上河西本地散骑五千相助,必能获胜。”
言罢,窦友朝第八矫使了个眼色,凉州刺史也反应过来了,利用自己的学识,开始给吴汉戴高帽子:“将军此役,穿沙漠,袭休屠,解武威之困,已颇为雄壮。但若能再长驱六举,飚勇纷纭,电击雷震,驱逐匈奴于居延塞外,则更能显现功勋之伟,足以同汉时霍去病逾居延,过小月氏,攻祁连山,夺浑邪地相提并论!”
这话,第八矫自己说得都肉麻了,吴汉倒是颇为受用,语气更是松软下来,慢慢地就答应了。
事后,连第八矫都感到不可思议,只在心中觉得:“圣人说过,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我过去莫非是太过厌恶吴子颜了?今日看来,此人虽然莽撞好杀,但只要晓之以理,尚能听懂人话啊!”
……
但第八矫与窦友不知道的是,“听懂人话”的吴汉回到军营,在无人之时,想到今日之事,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第八矫确实易骗,我故意装作不愿打居延,他与窦友,竟信以为真!”
原来吴汉竟是故作姿态,刻意和第八矫持相反态度!
他也镇守过凉州一年半载,岂会没关注过本州地利,又怎么会不清楚居延的重要性?
吴汉也不会说什么大的道理大战略,只歪着头从地图上看,河西不愧是“帝国之臂”,武威是小臂、张掖是关键的腕部、酒泉是巴掌,敦煌和一条条出塞的丝路则为四指。唯独居延塞,犹如河西这只手高高翘起的大拇指,深入匈奴腹地。
因为居延已经被汉朝完全打造成了一座要塞烽燧群,匈奴啃掉了牙也无法拔除,只能让这根肉中刺扎了一百年。反而是汉军从此掌握了主动,居延屡屡成为汉军骑兵出击匈奴的跳板。
除了霍去病外,不论是汉武帝天汉二年李陵出兵北击匈奴,还是汉宣帝时五将军出塞,居延都是重要孔道。
没错,吴汉重视居延,从来不是因为它易于防御,而是为了日后的进攻!
吴汉最初追随第五伦,只是下意识地依追随强者,但第五伦刚开始没想好怎么用他,在中原绕了一大圈后,最后还是回到了最熟悉的镇守边塞来。
吴汉早年杀人逃亡,流落到幽州渔阳落脚,名为贩马,其实就是兼职的强盗,出塞时也时常和匈奴、乌桓散骑周旋厮杀。如今则统领并州突骑,做的是相似之事。
吴汉也隐隐感觉到,第五伦不太喜欢滥杀与军纪,可他就算能压制内心的残暴,还能管得住士兵的手么?第五伦或许也明白这点,故更愿意以毒攻毒,用吴汉来对付塞外匈奴,这就不用担心人道问题了……
既然明白自己往后要长期与胡虏角逐,吴汉就要做得漂亮,所以他志气很高。
“封狼居胥,饮马瀚海等事,霍去病做得,吴汉就做不得?”
既然如此,居延当然要争!可既然吴汉与第八矫并无分歧,为何要故意反对,兜一个大圈子呢?
因为吴汉深知,河西疲敝,匈奴右部主力尚在,率军出张掖数百里击胡,这是一场冒险,成则霍去病,败则李广利!就算是骄傲的吴汉,也没有十全把握。
善战者,未虑胜,先虑败,若是不小心输了,就算第八矫这老实人不故意甩锅,河西的窦友等辈,肯定也会暗暗攻讦撇清关系,他们的嘴脸,上次吴汉灰溜溜离开凉州时,早就看清楚了!
所以吴汉就是要反着来,让第八矫求自己!这样才能争取河西提供最大限度的人力物力支持,再骗第八矫上书向皇帝说明情况,到时候万一老吴未得完胜,第五伦也不会好追责太重。
吴汉被他的老上司任光举荐给第五伦时,得到的评价是“勇鸷有智谋”。
他的勇鸷针对敌人,至于智谋,如今全用来对付自己人了……毕竟魏军的传统艺能,友军才是最大的隐患啊!
若第五伦知道吴汉这位“可塑之才”,经过前几年的小挫折后,竟生出了这样的心机算计来,究竟是该欣慰,还是哭笑不得?
总之,吴汉现在骗得第八矫全力支持,除了并州兵外,整个河西的兵力也统统交到他手中,吴将军可以从容布置,让那些杂牌军牺牲品填沟壑,而直属嫡系则能赢得最终的大功。
而当走出营帐,站在将校们面前,吴汉收起他的小小智谋,勇鸷骄傲之气显露无疑,大手一挥,一巴掌拍在地图上。
“传令诸旅,三日后拔营离开张掖,顺弱水,涉流沙!”
“打到居延塞,吃着胡虏的牛羊马肉过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