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 齊可休-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終讀書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二零二七。
“不!不考虑了,不再考虑了,不要犹豫了!”
人未到,语先闻,宋亚的声音传进两侧挂满了白金、钻石唱片认证复制品的走廊,然后才是他本人出现,“我们准备了那么久,就是明年!明年的机会很好梅丽莎!”
五十二岁的他状态看起来比十年前还好,头发漆黑,身材匀称,轮廓鲜明的脸上洋溢着无尽的霸气和自信,目光和脚步都极其坚定,一边龙行虎步,一边对紧跟在身后的法学院老同学,也是现任利特曼传媒集团CEO梅丽莎戈德朗声说:“我比九二年的阿肯色年纪都大!我M-FXXK不想再等了!早一点宣布,早一点把竞选班子搭起来,早一点协调党内,相信我,明年我们能赢!”
“可董事长建议……”梅丽莎口中的董事长指斯隆女士。
“她总是什么金主理论的老一套,这次我不想听她的,我必须站出来做点事了,再这样下去米国完了!我总得努力一把,胜败那是以后的问题!”
宋亚不耐烦的打断。
“她要你回芝加哥当面好好聊聊。”同龄的梅丽莎也过五十岁了,但需要小跑才能跟住。
“我和她什么都讨论过,没有好聊的了!她不肯来打我电话就是了……”
“她坚持要你去……”
梅丽莎从文件夹里取出张百元大钞,“她让我给你看这个。”
“呃……”
宋亚回头瞄了眼,“不去不去!老太婆了都……还……”
“什么?”
他后面那句老太婆是小声嘀咕的,梅丽莎没听清楚。
“没什么……”
“爹地!”穿过走廊,一个混血小男孩正伸手够着坐在他办公室门口打盹的老麦克耳朵上的助听器,看到他后转而开心地扑过来,抱住他的腿。
“噢噢噢,我的小托曼。”
托曼是自己和艾梅伯希尔德的小儿子,宋亚抱起来亲了一口放下,“别乱跑,去妈妈那,去吧,乖。”
“如果你真要宣布竞选大统领,得先搞定他妈妈。”梅丽莎看着欢快跑进走廊的托曼背影说道。
在自己所有森林中,梅丽莎最不喜欢艾梅伯希尔德,嫌她太能折腾,太能搞事,宋亚心知肚明,“放心吧,我能控制艾梅伯,她不会乱说话的。”
但艾梅伯希尔德近年扮演的角色有点类似以前的雪琳芬,仗着对外双向插头的人设,经常能悄悄帮自己约来年轻漂亮的女孩,不吃醋,玩得开,把自己哄得很舒服,已经有点实在离不开的感觉。
而且随着心理、身体的逐渐老去,宋亚越来越喜欢和艾梅伯生的帅气、上进、嘴巴又甜的儿子乔佛里。
说话的同时弯腰将被托曼弄下来的助听器戴回老麦克耳朵上,“麦克!麦克!”
他对着助听器大声喊老麦克,已开始有老年痴呆症状,年近九十岁的老麦克眼皮抖了抖,艰难的睁开眼睛,茫然地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又阖上了。
“唉!算了算了你睡吧。”
宋亚反正会给他养老送终,尝试交流无果就放弃了,“嘿嘿,这老头……”边笑着梅丽莎吐槽,边用钥匙加指纹、密码打开多重防护的办公室,当先走了进去。
“还有你的其他孩子,私生子,情人……”
梅丽莎忧心忡忡的提醒:“如果你已经决定了……这可是大选,我们的对手会无耻地利用你每一个弱点。”
“放心吧,早就全安抚好了,没事的,难道还有哪个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么?”
宋亚到老板桌后坐下,回答。
“那你就应该提前结婚,挑个选民喜欢的妻子,艾丽西亚凯斯对巩固非裔票有利,拉希达琼斯也行,和玛丽亚凯莉复婚也不错,她能逗米国人民开心,或者夏奇拉?能讨好拉丁裔……除了詹姆斯布坎南,没有一任米国大统领是单身汉,那已经是十八世纪的事了。”
“别唠叨了梅丽莎,现在的选民已经不鸟这些了,Z世代都长大了。”
宋亚不在意的挥挥手,“说不定我曝光有男朋友都比和女人结婚更好,还是那句话,我心里有数,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很久了,揣摩大众心理都至少十年了。”
“唉!好吧好吧……”
梅丽莎只得同意,“你是老板。呃,我能问个问题吗?”
“问吧。”
“你参选和去年收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失败有关吗?”
“没任何关系。”
宋亚皱眉,伸手打岔,“我参选的演讲稿弄好了吗?”
其实有关,当年收购西尔斯把自己赔惨了,宋亚本认为这种大善人行为后已经足够掌控芝加哥财团,但没想到那帮老钱在高溢价诱惑下仍不肯把最后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卖给自己,那个集团下面有芝加哥期货交易所。
还有犹太财团,在大卫格芬把这里,比弗利山庄杰克华纳庄园卖给自己彻底退休后,宋亚与犹太财团就一直没有够力的中间人了,康卡斯特、新闻集团、维亚康姆、估狗、FACEBOOK等和自己旗下公司的商业竞争中,他们总是好像拥有无穷无尽烧不完的金钱,总是行动一致,利特曼传媒、OpenDiary的处境愈发艰难……
还是天花板,最后的一切还是归结于因为自己的血统如跗骨之蛆的无形天花板,参选大统领既是自己的理想,也是为了彻底打破、砸烂它!
当然还有身为穿越者使命感的因素。
“弄好了……”梅丽莎取出演讲稿递过来。
“嗯,我先过一遍吧。”宋亚拿到手先粗略扫了眼,“应该需要大改。”
“没问题。”
梅丽莎见他开始专心看演讲稿,“那我先回去了。”
“记得让丹尼尔、阿克塞尔罗德他们留出时间,我宣布参选后就来我这帮忙,再对斯隆女士说,竞选经理非她莫属。”
“好的。呃,关于你的竞选搭档……你有钟意的人选吗?”
梅丽莎走到门口回头,笑着举起拳头鼓动,“AOC!AOC!”
“我才不要那个能在联邦参议员办公室实习却去纽约扮演酒吧服务生,卖草根人设却在铁票区拿了三千万竞选资金只为保证区区联邦众议员连任的女人。”
宋亚想也不想一口回绝梅丽莎推荐的人选,“考虑竞选搭档还早,反正初选时大概率用来做交易,如果我能控制,我大概会选择罗南法罗吧。自从揭发哈维韦恩斯坦后罗南法罗一直有正直、不畏强权的声誉,他即是你们犹太裔,伍迪艾伦的儿子,又有嫌疑是她母亲和辛纳屈偷情私生的……米国内部现在这么分裂,民众会喜欢两位优秀的中年男性精英掌舵的,就像当年的阿肯色和戈尔的组合,历史是一个轮回……”
“OK,OK……你果然什么都考虑到了。”
梅丽莎出去,关上门。
等办公室只剩自己一人,宋亚便随手将梅丽莎准备的演讲稿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又起身去门口检查下了门有没有被关好。
“唉!”
然后他信步游览自己的办公室,看到墙上早期宣传海报上自己那年轻的脸庞和八块腹肌不由忧伤的叹了口气,目光中流露出缅怀之情,还有荣誉角的各种奖杯,格莱美的、奥斯卡的、艾美的、托尼奖的……
通过投资并担任音乐剧汉密尔顿的制作人,他终于凑齐了EGOT四大满贯。
大宋法学院的JD学历证书,荣誉博士证书以及其他大学的荣誉博士……
和各国顶级政商要人的合影,和曼德拉的合影,以及当年和前妻、华特、大卫科尔、罗伯托克莱维尔聚餐时的合影……
他收拾心情,随手将有点歪的,属于自己的第一间录音室里摆放过的鹿角挂件扶正,然后按动机关,打开暗格,又输密码按指纹,打开里面的保险箱。
保险箱上面是一些他和森林、森林的孩子们的全家福,又拿起来随便翻看了一会儿,最后,他拿出几张纸,这才是他真正为宣布参加大选准备的演讲稿。
又是十年过去了,他确实什么都准备好了。
“今天我站在这里,是因为我认为我有责任,阿美利加已经走到了一个最危险,最关键的十字路口,我不是危言耸听,我必须站出来,做我应该做的,尽一位米国人,最有钱的米国人的职责……”
他站到镜子前,开始练习,“今天的演讲,我会谈到很多复杂、专业的词句,我不是想卖弄,我也不是不知道怎么说话会更受人们的欢迎,但我认为,用那种被故意使用的,具有煽动力和便于理解的简单词汇说话才是一种傲慢的行为,因为那样做本身就表示演讲者默认听众,所有米国人民的理解能力仅限于此。我不屑如此为之……”
“今天,我要把话好好说清楚,我要把我的竞选纲领明明白白的,无比坦诚的和你们交流,我……”
念到这,他感觉自己的激情有点不够,去音响那挑了首窦唯的‘还有你’打开,然后去酒柜,给自己倒了杯旗下芝华士的新款酱香型威士忌酒。
落叶的季节里
感到阵阵寒意
还有你

孤寂的日子里
对抗着我自己
还有你

“嗯……”
一仰脖子喝干,他舔舔嘴唇满足地叹气还打了个酒嗝,再续一杯,拿在手里回到镜子前,“我,这个艺名APLUS本名亚历山大宋,在芝加哥南城贫民窟出身的Nger,生来一无所有,在我十五岁第一次踏上纽约曼哈顿的土地时,我还穿着二手衣服,是米国成就了我,这这里,我展开了属于我的米国梦……”
“也是米国差点毁灭掉我,我身上还有被枪击后留下的六处伤疤,当时我中了五枪……呃,巴拉巴拉……”
这段太熟了,他自动略过,把主要精力花在调整手势,“要坚定,要有感染力。”他伸出右手食指挥动,不停提醒自己。
“米国需要改变,改革,真正的改变和改革,我们必须在纽约、伊利诺伊、加利福利亚和德克萨斯之间建立起新的,米国人民和人民之间的,最大的公约数,我们必须在白人和非裔、拉丁裔、亚裔等族群之间建立起新的,最大的公约数,我们必须在米国和大洋彼岸之间,建立起新的,最大的公约数,否则我们自己会毁灭我们自己,毁灭掉全世界的和平和福祉……”
害怕这新的爱是否将被破坏
担心那未来
更担心我的存在
寒冷的雨夜里
像有人在哭泣
还有你

广阔的脑海里
是从前的记忆
还有你

他逐渐入戏,越来越挥洒自如,就是烈酒入喉后嗓子发干,胸口略微有点火烧火燎的感觉,喝得还不够多,等微醺的感觉起来就行了,他小抿一口,“我们必须立刻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立刻!我不想说太多废话,除了富人税,我在此承诺,我当选后将更进一步,一大步,将慈善、信托等组织完全和免税和避税脱钩,这是一个富有爱心的国家,中产阶级甚至穷人都很愿意帮助他人,但是富人,我最富我太了解了,这个群体拥有更好更充足的财务手段来利用这些慈善和信托活动来为自己逃避大量赋税,如果真的想帮助他人,那很好,无论出钱还是别的什么,你帮就是了,根本不需要和缴税行为绑定在一起,这本来就是两回事!让我们携手将这一切回归到它应该有的本来面目吧!”
“谢谢,谢谢……”
此处应该有掌声,宋亚对镜子微微挥手,笑着等待‘掌声’结束。
“我们必须立刻解决垄断媒体的问题!我当选后,我们将立刻着手分拆垄断传媒集团,让维亚康姆CBS、康卡斯特NBC、新闻集团FOX、迪士尼ABC、ATandT时代华纳回到里根时代的七十余家中型媒体自由竞争的格局,让公正平衡原则重回新闻业,让混业禁令回来,让媒体不再发出跟随少数大亨指挥棒的所谓‘最响亮的声音’而是让他们发出真正出于媒体人和普罗大众自身的勇敢、正直、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富有公理心的声音!”
“我们必须立刻解决互联网垄断问题!我们将分拆估狗、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限制他们在社交传媒上的权力滥用以及默契行动,重新为那些所谓基于热度的榜单计算方式制定规则,立法将故意操纵行为纳入新闻造假和公信欺诈等罪刑……”
“我们必须立刻解决金融业的问题,改革米联储,我在零一年互联网泡沫时就已经呼吁过,九九年米联储和财政部联手推动米国国会永久废除了米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督权,这果然成为了零八年金融危机的根源,全球仍未从那场危机中走出来。我当选后会立刻改变这一现状!同样,投行、银行的混业禁令也会回归……”
空间重生之绝色兽医 小说
“我们将花更大力气在平权事业上,我当选后,每年GDP的百分之二将用于为非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百分之二用于性少数者,百分之二用于女性,为他们提供、争取公平生活的权力……”
“我们不能再借钱消费了,米元再这样滥发下去将一文不值,形同废纸!当选后,我将大幅削减军费,裁撤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海外基地和驻军,让米元回到布林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前,让米元重新成为真正的米金咳咳咳……”
他越说越激动,自己被自己呛到了,感觉胸口愈发不舒服,脸上也浮现出酡红,不喝了不喝了,他干掉残酒,把酒杯放回桌上,“当然,我并不是要将米元重新绑定黄金,而是将其与一揽子等价物绑定,以后,我手中的一米……”
他去拉开抽屉翻找,找出一米刀零钞回到镜子前,手拿着展示,“一米元中将含有微量的金、银、铜等贵金属,微量的标准铁矿石、铜矿石、稀土矿石等贱金属,微量的各规格钢、铝等金属制成品,微量的各规格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微量的棉花、小麦、水稻、大豆、玉米等农产品,微量的棉纱、布、汽油等基础消费品,甚至微量的各种基础小商品,还有微量的电、碳税、芯片税、清洁水税等等等等咳咳咳M-FXXK我这是怎么了?”
等待美丽的春天
忍受冷酷的冬天
等待中去体会
体会这种滋味
再给我一段时间
去谱写爱的诗篇
给我一点安慰
我会陶醉
啊~啊啊~啊啊啊~
他妈咳出血来了都,“WTF?”宋亚看清楚掌心的血丝,有些摸不着头脑,长大嘴巴对着镜子检查,“没破啊?”
‘铃铃铃……’
这时来电话了,他疑惑地去拿起话筒,先接电话。
“我要杀了你APLUS昂昂昂!”
前妻在电话那头尖叫,“我要杀了你!”
“你又无缘无故发什么神经!?”宋亚对吼。
“你他妈还问我!?”
“你就不能有事说事吗Mimi,总这样!”
“小电影网站!你自己去看吧!你把我害得好惨昂昂昂,那么大年纪了还全世界丢脸……”
“什么小电影……”
宋亚纳闷着点开前妻说的网站,首页就是一大串带APLUS关键字的视频,随手点开一个APLUS加玛丽亚凯莉的,竟然……
“嗬!”
竟然是以前两人拍的……
宋亚瞳孔骤然一缩,“这不可能!”
“为什么会流出去!?”前妻质问。
“这不可能!”
宋亚点开自己和拉希达的,立刻关掉,还有和雪琳芬、米拉、艾米、夏奇拉、查莉丝甚至朱迪福斯特的……
“我问你话呢!”
“呃,呃……”宋亚回忆了下,好像这些东西全部来自很久之前用老式DV录的,“只有一个可能,很多年前我把这些录像拿去做了2K高清重制……但我做了万全的保护措施啊!”
“万全!?你去死吧!”前妻痛骂,“害人害己,孩子们肯定也看到了……”
“我……我也是为了……”
这肯定是针对自己大选来的,多少年的老套路了,宋亚被气得胸口发堵,“留下美好的回忆嘛,那种盒式录像带时间长了会花,画质也不好,你看,你以前的身材多好……”
确实,下面的留言全是‘原来玛丽亚凯莉以前身材这么顶啊?’‘玛丽亚凯莉当年真漂亮’‘APLUS真猛男’‘太羡慕APLUS了’‘有钱人还是玩得花啊……’之类。
“OMG!”前妻哀嚎。
“这是阴谋,肯定是阴谋……”
宋亚感觉自己开始缺氧了,脑子一团乱,点开和拉希达的,下面的第一条留言是‘呕,拉希达竟然喝APLUS的……’
“噗!”
喉头一甜,一股血箭从口中直接喷到屏幕上,“不对,这酒……”
“什么酒!?”
“叫救护车来Mimi,我在杰克华纳庄园!”
内心这冲动
编织着我的美梦
美好在梦中闪动让我拥有它
啊啊啊~
啊啊啊……
他们好狠!宋亚终于反应过来了,放下话筒,转身就扑向门,“麦克!”
手还没搭上门把,他已经没了力气,踉跄着扑倒在地,身体无处不剧烈疼痛。
“麦克!麦克!”
心脏狂跳,他痛苦地挣扎,让自己面朝上,眼前已经出现了幻觉,天花板朦朦胧胧,好像变幻不停的云……
“救命!死老头……”
门外的老麦克头垂着,手软软地搭下来,似乎已经听不到里面的呼喊了……
“嗬,救命……”
等待美丽的春天
忍受冷酷的冬天
等待中去体会
体会这种滋味
‘滴滴滴……铃铃铃……’
“啊哈哈哈!”
所有电话都在狂响,电脑上的视频自动播放到下一条,朱迪福斯特大笑着看向面前只穿着小裤裤,边扭着甩甩舞,边走向她的男人。
她伸手戳了下男人像铁一般坚硬的腹肌,然后掏出绿色的小钞打赏。
“啊哈哈!”
哈莉和娜塔莎金斯基笑得身体都在发抖,远处的米拉捂着脸瘫软在沙发上。
‘哇靠,那是娜塔莎金斯基吗?’
‘拍的是谁?’
‘雪琳芬吧?我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APLUS也有这么Gay的时候啊。’
‘他身材真好,有那么有钱……’
‘哇靠!朱迪福斯特开始给他……了!’
‘真爽啊APLUS,这辈子值了……’
‘感谢APLUS给发的福利哈哈哈!’
‘九十年代的女星真美好啊……’
视频下面留言一条接一条,疯狂刷。
再给我一段时间
去谱写爱的诗篇
给我一点安慰
我会陶醉
‘The Gangster Disciples!For洛瑞!”
‘哒哒哒!’
恍惚间,宋亚好像又重回了哈林区夜店,随着一声大喊,小宾尼开始往舞台上倾泻火力,那张年轻、疯狂又嗜血的脸无比鲜活……
‘GD!GD!GD!’
啊啊啊~
啊啊啊……
小洛瑞在一名犯人疯狂的捅刺下捂住胸口,目光痛苦而绝望地向后倒下,身体下的血迹很快弥散开来。
迪莱脖子上套着衣服拧结成的绳子,身体歪在冰冷大型的洗衣机旁。
‘砰砰砰!’
一名黑人警员朝双手伸出车外的Irv高蒂清空弹夹,子弹从高蒂的手掌正中穿过,他当场死亡,手软软垂下。
‘转告APLUS,我在地狱等他。’
摩图拉对老麦克说完,双手无力垂下,在座椅扶手外晃晃荡荡。
内心这冲动
编织着我的美梦
美好在梦中闪动
让我拥有它
啊~
啊……
一幕幕画面快速闪回,冰冷的地板上,宋亚最后的力气摇了摇头,似乎在抗拒什么。
‘FXXK YOU!’
米拉走进化妆室前,回头冲自己骂了一句,那绿宝石般的眼睛和皱眉赌气的小模样真可爱,可惜她随后便摔上了门。
‘Hi……’
雪琳芬拿着酒杯,那张名伶脸从酒店走廊的阴影中走出来,另一只手轻护着睡袍领口,身体微倚着墙,轻声向只打招呼。
“拿到这个角色,我还需要睡几个人?”
像吸过什么的哈莉走进试镜间,病恹恹问出非常豪放的问题。
“嗯嗯嗯……”
玛丽亚凯莉咬着折扇,八爪鱼一般挂在自己身上,那是在歌剧院一个堆放杂物的包厢,黑暗中,她近在咫尺的目光迷离而深情,舞台那边男高音的演唱声悠悠扬扬。
“噗呲……”
艾米的脑袋和夏奇拉的磕在了一起,她俩同时笑了,又同时抬眼看向自己……
可以了,就到这吧。
瞳孔逐渐散大,他眼睛里彻底失去了神采。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