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流寇-第七百六十六章 狂風掃落葉分享

大流寇
小說推薦大流寇大流寇
前明嘉靖后期到隆庆年间,在徐阶、高拱、张居正等人的主持下,明朝开始对河套地区采取攻势,即通过变被动防御为主动出塞,采取赶马、打帐、烧荒、捣巢等军事手段对蒙古人进行反击,这种办法在成化年间也称为“搜套”。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虽然搜套过程中明军伤亡也大,但却使占据河套地区的俺答汗部损失更大,逐渐陷入被动。
我們收集了幸福的戀愛
隆庆五年,明朝封俺答汗为顺义王,其妻三娘子为忠顺夫人,双方就此互市,河套地区遂保持安定。
万历四十一年三娘子去世后,原本为顺义王控制的鄂尔多斯、土默特等部群龙无首,开始各行其事,屡犯明朝边境。只是由于蒙古本身已经衰弱,这种犯境对明朝构不成实质威胁。
后金的兴起让明朝与蒙古在河套地区的争夺不再成为战略重点,随着林丹汗的崛起以及后金军对蒙古部落的打击,原本占据河套地区的鄂尔多斯部及土默特部开始没落。
崇祯五年,后金酋长洪太亲自率军远征河套,时为河套之主的蒙古林丹汗不敌败走青海,后金军遂占领包括河套地区的所有漠南蒙古地区,其版图也从辽东一直延伸到嘉峪关,对明朝形成了彻底边防优势,再也不必局限于山海关或北京附近的长城关隘入寇,而是随时随地可从长城沿线任何一处突入,使明朝防不甚防。
为了统一管理蒙古人,洪太将漠南蒙古定为“内属蒙古”,其余蒙古部落为“外藩蒙古”。
凡内属蒙古都编成旗,以梅勒章京或总管为旗长,其下同八旗蒙古一样也设参领、佐领,骁骑校、护军校、前锋校等官吏。
前明崇祯年间清军五次入关,内属蒙古各旗随同入关的蒙古兵都在两万人左右。因为这些内属蒙古兵装备极差,并且相对满蒙八旗而言更是穷困,所以入关杀戮抢劫也最是凶残,同随清军入寇的朝鲜八旗兵一样被关内汉人称为二鞑子。
河套地区降金的蒙古诸部落并没有被清廷划入内属蒙古,而是定为外藩蒙古,以札萨克的方式管理这些蒙古部落。
这个札萨克同满洲封爵大致相同,即汗、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均由清廷册封,受清廷理藩院、当地办事大臣或参赞大臣节制。
河套地区原林丹汗部下两翼大总管的塔什海,虎鲁克寨桑投降后金后,均被授予札萨克世袭郡王。
早在大顺攻破北京之时,监国陆文宗就对今后大顺战事定下了三个方向,即南明、西张、北蒙。
在张献忠未背盟攻顺前,陆文宗意先通过哲哲嫁其父陆有文,自身纳布木布泰为妃,继而实现与漠南蒙古诸部,尤其是实力最强的科尔沁部联姻,从而合力牵制漠北蒙古,不使漠北趁满清灭亡之际吞并漠南诸部,成为大顺在北方新的强敌。
这个办法是可行的,不过是将从前的满蒙联姻变成汉蒙联姻,对于哲哲这对姑侄来说,她们也没损失什么。
要说牺牲,也是牺牲的大顺监国父子的身体,是陆家父子吃亏而不是她们博尔济吉特氏吃亏。
做这个决定时,陆四也觉委屈过,可一想这是为了大顺的将来,便也没什么好委屈。
前满清遵化巡抚宋权出使漠南诸部,便是这个“曲线联姻”的政治衍伸。高杰出任辽东总督,第七军进驻辽东,则是为“曲线联姻”做的军事辅助。
只要漠南诸部改奉大顺为主,则辽东的第七军便可以助漠南蒙古抵御漠北,如此短期内漠北就不可能吞并漠南,等大顺统一南方之后,在举国钱粮、百战精兵、先进武器的支持下,封狼居胥,饮马翰海这等赫赫武功便将重现东方。
张献忠的背盟却让陆四先缓西,短图北,真图南的战略构思破产,不得不倾尽全力先解决西军,这使得对漠南蒙古诸部的各方面动作相应也受到牵制。
这个牵制主要是钱粮方面的牵制。
原定年前驻辽东的第七军要派出部分人马西进,通过政治和军事的双重手段稳住漠南蒙古,现在第七军却因为缺少粮草无法出兵漠南。
为了缓解辽东的粮荒和人荒,辽东总督高杰走起了李化鲸敲诈朝鲜的老路,往义州鸭绿江不断增兵,还请水师封锁了鸭绿江口,摆出大顺将会入朝的姿态。
此举令汉城方面既惊又怒,不少亲顺派也痛斥燕京方面背信弃义,只知追究前番朝鲜被迫助满一事,而不顾朝鲜出兵助顺灭清的事实。
北京方面,左辅顾君恩对高杰擅自启动边衅意对朝鲜用兵不满,六政府及枢密院也都认为大顺不可对朝鲜用兵,仍当仿前明旧例册封朝鲜为藩属,都察院弹劾高杰的奏疏多达数份。
对此,陆四却一律留中不发。
在给外甥李延宗的家书中却有那么一句:“何为汉城?”
高杰是真想对朝鲜用兵,还是敲诈勒索,陆四都不在意,他既让高杰主持辽东大局,便当真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高杰去办。
天塌下来不要慌,找个子高的去顶。但是没钱没粮却是要命的,仁义可换不来钱粮,朝鲜国虽于满清势弱之时再次改换阵营,并且出兵助战,但这个举动同先前朝鲜替满清立下的那些功劳却是不能比的。
适当教训完全可以,趁机灭其国也不是不行。
经后金两次打击,朝鲜的实力连现在的西军残余孙、李集团都不如,一昧抱着过去的观点真将朝鲜当作不征之国,也是完全迂腐的看法。
陆四不喜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说法,但东方即中国这个说法,他是十分吹捧的。
此事便由高杰去,朝鲜能勒紧裤腰带举国出钱出粮出人出兵助满洲,为何不可助大顺?
莫非以为大顺的刀不比他满洲锋利不成。
xin
辽东现在无法干涉蒙古“内战”,陆四也只能从西线着手。
让高一功率第一军出兵河套,不仅是彻底堵死孙可望、李定国外逃之路,也是从西线展示大顺对漠北、漠南蒙古部落的“内战”有干涉能力。
为了尽快平定收复河套地区,陆四谕令高一功:“首先,进兵过程中,只杀抗拒的敌军,投降我们的一律不杀。其次,不要拆散离散蒙古部众的家庭,不许奸银妇女,如果有滥杀无辜以及奸银妇女的,一律处死。”
这是将河套地区的蒙古部落视作大顺子民对待的政策。
但是又严令第一军所到之处,无论是俘虏还是归降蒙古部众,一律改其满洲衣冠为中华衣冠,如仍遵满洲剃发令或恢复过去蒙古衣饰的,则依蒙古办法车轮来办。
改满洲衣冠为中华衣冠,对于河套地区的蒙古部落而言,当是不存在抵触的,因为他们抛弃过去蒙古衣冠遵满洲人令剃发蓄辫,也很是痛快。
根据河套地回军情司细作传回的消息,河套地区两个最大的势力塔什海同虎鲁克寨桑的部众各自为万人左右,其余散居各处的大小部落几十处,总人口不超过十万。
兵政府尚书陆之祺则认为这个十万也不可能,整个河套地区的所有蒙古人加在一起不会超过四万人。
根据是当年洪太率军穷追林丹汗,收降其部六万余。后来林丹汗之子额哲率领余部向洪太投降时,跟随他的部众只有一万余人。而河套地区在嘉靖年间俺答汗最鼎盛之时不过部众十来万。
所以,陆之祺给出四万人的估计。
这四万人只是河套地区蒙古人总数,单计能上马作战的蒙古人,可能几千都不到,加之明朝、后金对蒙古的多次打击,河套地区的蒙古人几乎是穷的连铁锅都要几家合用一口,故而在崇祯年间入关抢劫最是积极,但即便如此也不过是喝点满洲人给的剩汤。毕竟,满洲人防这些外藩蒙古比防汉人还要狠,不可能让他们重新恢复武装和实力。
顺军兵进河套的第一军是以原先大顺西路军的两万余精锐改编而成的主力,不管是军提督高一功兼镇帅的第九镇,还是悍将蔺养成的第十镇,在得到充足武器装备后都是能力战满洲的精锐。
高一功作为李自成的小舅子于顺军威望及资历不用多说,蔺养成也堪称是大顺朝尚健在的造反老前辈。
此人当年与老回回马守应、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争世王刘希尧皆为“乱世王者”,大名鼎鼎的革左五营便是这五人所部。
如今马守应、贺一龙、刘希尧三人已死,贺锦战死于西北甘州,五营便只剩蔺养成一人,无论是造反年头还是领军经验,都是大顺不可多得的老将。
故由高一功与蔺养成领军入河套,陆四是一万个放心。
然而河套地区地域太广,蒙古部落太过分散,纯步兵于此地作战显然不合适,第一军当初建立时仅有战马千余匹,牲畜四千余头,故为加强第一军机动作战能力,陆四又将途经河南从袁宗第兵团调来的三千余匹战马,连同第二军刘体纯部留守的两千多骑兵都调给了高一功,使第一军的骑兵作战能力极大增强。
高一功、蔺养成率部自镇靖堡出长城后,便在当地向导的指引下直奔被清廷封为郡王的塔什海部。
据细作探明,塔什海部就驻扎在离镇靖堡北面不到两百里的白城子,此地有一条名红柳的大河,沿河两岸土地肥沃,牧草茂盛,曾是当年俺答汗庭所在,前明一度曾属泰宁卫。
白城子在宋代又被叫为夏州,党项人便是据此建立西夏基业,其西边就是五胡时期的统万城。
塔什海是林丹汗原先重用的左翼大总管,其与右翼大总管虎鲁克寨桑的叛变直接导致林丹汗被逐出河套,远奔青海并最终死在那里,因此二人都得到了时后金酋长洪太的赏识,在金军班师后洪太将河套地区交由此二人管辖。
高一功同蔺养成商议后,认为他们携带的军粮有限,进入河套之后须就食于当地,也就是必须通过对蒙古部落的打击获取牛羊来维持,因此首先必须打击蒙古人的老巢,最终二人将打击目标定在了白城子。
高一功也没有分兵,而是采取直捣黄龙之势。出长城后就在当地人带领下直扑白城,沿途修建了两处营寨,留守部分士兵驻守,一是便于同长城内的联系,二是卡扼关键节点,避免蒙古人逃窜。
此时的白城子方面却对顺军出塞一无所知,因为白城子中的蒙古高层刚刚才知道满洲覆没的消息,而这个消息还是漠南蒙古的巴林部落派人告知才知道。
巴林方面意欲拉拢塔什海共同对抗苏尼特部的腾机思兄弟,但年近六旬的塔什海却不想同漠北为敌,因为不久前漠北三部之一的车臣汗硕垒派人送给他一份大礼,原因就是希望鄂尔多斯部不要相助漠南诸部。
科尔沁苏尼特部的腾机思兄弟之所以背叛满清,也是硕垒诱使结果,就在今年八月,为了让腾机思兄弟打败漠南诸部,硕垒直接派三万兵马助腾机思兄弟。
自知实力弱小的塔什海不想在漠北三汗同漠南诸部的战争中损失实力,便采取观望之策,同时满洲的覆灭也让塔什海将十几年不曾往南边投来的目光重新落在了长城一线,这位满洲册封的郡王担心长城内的汉人在打败了满洲人之后,会重新搞什么收套,复套。
细作传回的消息却让这位郡王变得轻松起来,原来那个消灭了满洲人的汉人军队还面临更多的敌人,而不管哪个敌人都远比他鄂尔多斯部更为强大,尤其是那支汉人军队正在陕西境内同另一支强大的汉人军队作战,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腾出手来派兵出塞。
然而年事已高,也无心争战的塔什海却在睡梦中被惊醒了。
和歌醬今天依然很腹黑
深夜的白城子外的草原上,突然传来响亮的号角声。
帐篷中的蒙古人惊恐疑惑的从帐中奔出,然后他们惊住了。
幽暗的大地苍穹下,一条长长的火蛇正在向白城子快速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