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秦時羅網人-第兩百一十六章 東皇太一熱推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雾绕云缠峰翠秀,游人自在画中行。
这是洛言抵达阴阳家山门之后的想法,有一说一,阴阳家的宗门地址选的不错,单单这山门就有点世外高人的意境,老祖宗的眼光还是相当不错的,同时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之中。
古代那些占山为王的山贼是不是也会挑选山头?
“夫君若是喜欢,妾身便带夫君在四周游玩一二。”
跟随在洛言身边的焱妃察觉到洛言的神色,极为贴心的说道,眸中似乎只能装下洛言了,再也容不下其它。
洛言乱飘的思绪回归,闻言,伸手握住了焱妃的小手,捏了捏,微微一笑,道:“好,顺便给我讲讲你过去的事情,我可是很想知道你在阴阳家的事情。”
焱妃美目微动,犹豫了片刻,说:“只要夫君不觉得无聊就好。”
“有你陪着我,岂会觉得无聊。”
洛言轻笑道,同时拉着焱妃的手顺着山道向山峰走去。
大司命和红莲看着这对恩爱的男女,只感觉无数的狗粮疯狂的塞入嘴巴中,逼着她们吞下去。
红莲莫名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不来,看着洛言和焱妃秀恩爱,芳心就有些泛酸,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能说些什么,她和洛言又没什么关系,至于打小报告……紫女她们都知道焱妃了。
她们都不说什么,红莲能说些什么?
只能自己生自己的闷气。
大司命倒是神情淡定,吃狗粮这种事情,吃吃就习惯了,反正她对洛言又没什么“感情”,更谈不上情情爱爱,吃醋什么更没有理由。
如此自我安慰,大司命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同时觉得东君大人太过愚蠢,至今也没有看穿洛言的真实面貌。
这家伙哪里是痴情种,切开了,里面绝逼是五颜六色的!
大司命很笃定。
如此走了一会儿,两名身着阴阳家服侍的弟子挡在了半山腰上。
都是女弟子,且气质颇为高冷,与曾经的大司命如出一辙,仿佛天生感情缺失了一些,不过举止谈吐颇为恭敬,双手交叠在小腹,恭敬的对着东君焱妃弯腰一礼,随后又对着洛言和大司命等人行礼。
王者 天下 第 二 季 線上 看
“东皇大人派弟子前来恭迎。”
焱妃高贵冷傲的气场回归,面色淡然的看着两人,微微点头,轻声道:“带路。”
两名模样不错的女弟子颔首,旋即在前方不急不缓的带路,哪怕是走路的姿势也颇为优雅,可见阴阳家培养女弟子都是极为用心的,至少在气质这方面有一手,不似其他诸子百家那般,鱼龙混杂,一点也不专业。
比起昨日,今日的我更加“喜爱”阴阳家了。
獵悚短話
洛言心中感慨了一声。
……
一路闲聊,很快便是抵达了山峰之上,入眼的便是十数座规格宏达的宫殿。
只是一眼,洛言心头就冒出了一个疑惑,阴阳家哪来的人建造的这些宫殿,走在山道上他就有这个疑惑了,这么大的工程谁做的?
阴阳家的弟子不像会干这活,又不是农家和墨家。
不过想到阴阳家的五行术法,洛言熄灭了这个念头,一想到阴阳家的弟子搬砖修墙,画风瞬间崩坏,就和想到仙女要上厕所一样,很破坏心中的形象。
抵达宫殿群,顿时阴阳家的弟子多了起来,洛言和东君的到来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弟子的目光,尤其是看着东君大人这般亲昵于一名男子,不少视其为神女的弟子人都傻了。
阴阳家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有资格涉及玄奥心法,心性天赋不够的弟子根本没资格触及,更别说被改变心智了。
所以一大部分都是心智还算健全的弟子,并没有因为修炼剑走偏锋的术法导致心性大变。
至于招收他们的缘故……有可能真的是用来种田修墙。
无论多么世外高人,终究要生活,要吃喝拉撒,要衣食住行,不寒碜。
带路的两名女弟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焱妃,轻声的说道:“东皇大人只说要见您以及秦国的栎阳侯,至于这位客人,便由大司命暂时照顾,可随意游玩,只要不踏入禁地!”
洛言眉头动了动,看向了生闷气的红莲,笑道:“待处理了正事在陪你……大司命,麻烦你了。”
你还知道麻烦?!
大司命看了一眼洛言,传递了一个意思,旋即不敢发作,因为焱妃在一旁盯着,面对焱妃,她和侍女没啥区别。
谁让焱妃在阴阳家的地位超然,无人可以超过。
红莲抿了抿嘴唇,不说话,不过不开心写满了一张俏脸,她本身就不是那种善于隐藏心情的女孩。
“走吧。”
洛言对着焱妃说了一声,便是跟上了带路的两名阴阳家弟子。
此番带上红莲,一方面是带她出来散散心,防止她在家里和焰灵姬掐起来,而红莲又菜又爱玩,掐不过焰灵姬还喜欢送菜,加上韩非不在秦国,洛言自然得照顾一二,另一方,也算是表达一下善意。
他此番真的是来游玩的。
东皇太一看到没?
我带了一个蠢萌的妹子来游玩,不需要多想什么。
“走吧,你想去哪玩?”
大司命单手插着小蛮腰,高挑的身姿御姐范十足,淡淡的说道。
这种陪人游玩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做,说句真心话,自从认识了洛言,她有太多的第一次落在了对方的手中,偏偏她还没办法反抗,委屈都没处委屈去,打碎牙都得往肚子里咽。
红莲鼓着腮帮,闷闷不乐的说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没有~”
大司命冷淡的敷衍道。
红莲被气到了!
胸疼,要揉的那种!
……
……
阴阳家最高处的一座宫殿之中,阴阳家的两名弟子将洛言和焱妃带到之后,便是站在两侧,并未一同跟随进入。
东君焱妃对着洛言微微点头,便是带着洛言踏入了这处宫殿之中。
宫殿门缓缓开启,阳光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随着宫殿缓缓关闭,黑暗瞬间笼罩了整座宫殿,这处宫殿竟然是一处封闭式的大殿,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洛言感知全开,以他那特殊的感知能力竟然只能感知到身边的焱妃,至于更远处,却是一片虚无,仿佛什么也不存在一般。
这座宫殿有古怪!
洛言心头浮现出这个念头,下一刻,焱妃脚步轻轻一踩地面,似乎踩踏到了什么特殊的位置,蔚蓝色的星光在黑暗之中一点点亮起,以焱妃为中心向着四周延展开去,宛如无边无垠的星空一般。
同时一条古朴的道路呈现在了眼前,两侧一盏盏蓝色灯火凭空漂浮,照亮了这条有着无数铭文的星空古道。
“夫君,跟着我。”
焱妃对着洛言轻声说道,便是向着前方走去。
宛如陷入什么幻阵之中一般,只是几步,后方的一切都消失了,化作了星空。
说实话,换做一般人,有可能真的被唬住了。
洛言自然也被唬住了几息,下一刻便是回神了,因为东皇太一要是真有那么厉害,又何必与秦国合作,再强也就那么一回事,绝逼顶不住秦国的精锐铁骑和公输家的大型机关兽。
实在不行,炸药也不是摆设。
只要你有翻脸的底气,畏惧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这座宫殿有点意思。”
洛言心中评价道,他觉得这座宫殿的布局和五行八卦有关系,但此事涉及到他的盲区。
不过秦时却是存在换阵之类的东西,甚至只需要小小的媒介便可以发动,原著里不少人吃过这个亏,阴阳家和蜀山对此都有涉及,不过这玩意终究是小道,只是欺骗欺骗眼球,没有仙侠世界那种强大的威力。
也有可能存在,可当今世上有没有人能摆出来,很难说。
思绪流转间。
前方的道路已经渐渐明了,同时一道散发着金色光辉的身影出现在了洛言的视线之中,对方仿佛星空之中的唯一光源,照亮了无数的星辰,似一路曜日,身着金黑色的长袍,其上绣着古朴的纹理,有三足金乌的装饰。
古典,大气,神秘,高贵!
随着身影出现,低沉且庄严的声音缓缓响起,仿佛四周空间之中摆放了音响一般。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瑶席兮……”
一首古老的祭歌缓缓响起。
待得歌曲终了,洛言和焱妃也是走到了东皇太一的身前不远处,同时东皇太一的目光也是看向了焱妃以及洛言。
焱妃看着东皇太一,轻声开口:“东皇阁下!”
“你选中了一个特殊的人。”
东皇太一依旧开启着全方位音响,语气毫无波澜,缓缓的说道。
顿了顿之后。
东皇太一看向了洛言:“不再命运之中的人,你的出现改变了许多的东西,包括这片天地的未来。”
咱们能不能把音响关了,像个正常人一样交流……洛言微微一笑,平静的看着东皇太一,道:“我不信命,东皇阁下无需和我说这些,此番来阴阳家,我是为了提亲,我想娶阴阳家的东君为妻。”
“命运从来不会因为你的选择而改变,从你出现的那一刻,就注定会改变一些东西。”
东皇太一缓缓说道。
蝴蝶效应?
洛言觉得东皇太一很适合去研究哲学,接茬道:“那我与焱妃的命运如何?”
“你们已经做出了选择。”
东皇太一平静的说道,仿佛看出了洛言和焱妃之间的深入交流。
对于东皇太一而言,此事不算小事。
因为东君是为了祭祀神灵而准备的圣女,圣女要保持身体的纯洁,一个为人妇的女子是没有资格再担当祭祀神灵的圣女之位,也就是说,从焱妃和洛言发生关系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就注定改变了。
原本东皇太一对此事还算淡定,因为月神可以做替代品,可当他发现月神也失身之后……东皇太一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焱妃的后代。
焱妃的血脉是最纯正的,远比月神更加存粹。
“这是我的选择。”
焱妃平静的看着东皇太一,没有一丝犹豫,挡在了洛言的身前,沉声的说道。
你这样我真怕离不开你……洛言看着焱妃的背影,心中说不暖是不可能的,上前一步,将焱妃拉倒身后,直面东皇太一,轻声道:“东皇阁下说的不错,这是我们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可选择的是否正确,却从来不知。”
东皇太一幽幽的说道,似乎在提醒焱妃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焱妃的选择不该是洛言才对。
“东皇阁下此言是否可以认为你不同意我与焱妃的婚事?枉费我一番心血,得知阴阳家追寻苍龙七宿,特意将秦国那只铜盒带来作为聘礼,不过先礼后兵,此事就算东皇阁下不同意,我也会娶焱妃!”
洛言看着东皇太一,沉声的说道。
当着自己女人面,哪怕不敌也得死撑,何况,洛言有很大的把握,东皇太一不会和他动手,怎么说也是一代宗门老大,应该会要点脸。
“……有些秘密不是凡人可以探寻的。”
东皇太一深深看了一眼焱妃,随后看向了洛言,缓缓的说道。
至于铜盒,他并没有兴趣,因为七只铜盒之中唯有一个才是关键,秦国的这一只并不在其中。
若非当初秦王举鼎,得九鼎气运垂青,这天下是否归秦还两说。
气运一说并不是虚无缥缈。
不感兴趣?
没道理啊!
莫非这铜盒没用?!
洛言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万个问号,嘴上却是极快的改变策略,继续说道:“我对苍龙七宿没兴趣,东皇阁下若是同意我与焱妃的婚事,我可以借用秦国的力量帮助阴阳家!”
好在洛言的身份和地位很有价值,洛言就不信阴阳家连秦国都可以抛弃。
若是阴阳家可以单干,原著里也不会和秦国牵扯那么深,一个蜃楼就不是阴阳家能够建造出来的。
“我尊重所有人的选择,但我也希望每个人都谨记自己的使命。”
东皇太一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