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蓋世》-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沒得商量!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摄魂是天魔,还是贝尔坦斯的女儿!
虞渊的魂体急剧震荡,骇然看向身旁的丹妮丝,看着她眼瞳中燃烧的紫色魔火。
难怪!
附体丹妮丝的这位摄魂,在感觉上就像里德般的大魔神,依附在一具血肉体魄上,同样是紫色魂火在眼窝汹涌燃烧。
摄魂是一位外域天魔,还是大魔神贝尔坦斯的女儿,怎么成了神魂宗的神王?
突然间,虞渊想到在湮灭星域的千鸟界,神魂宗不分族类地,招募外域各族的族人进来,传授他们神魂宗精研的魂术,将他们视为神魂宗的一份子事。
一度濒临灭亡的天外神魂宗,当年或许是实在太缺人了,他们又处于极度偏远的星空,接触不到也招揽不到人族的修行者。
这就逼的他们只能向天外的异族抛下橄榄枝,逼的他们去吸收异族做为神魂宗的一份子,其中也包括曾经被他们视为最大劲敌的外域天魔!
既然神魂宗的魂术,大部分和第一世的他相关,如果贝尔坦斯没有诓骗他,他能得到启蒙创建出神魂宗,就是得到了贝尔坦斯的指引!
他是被贝尔坦斯指引着,构建出完整的元神修行体系,如果神魂宗的修行基石,本就来自贝尔坦斯,天魔修行起来当然没问题。
摄魂,没有在意和神魂宗相关的魂术,当然是因为她早从贝尔坦斯那里获得了。
对她来说,神魂宗流传甚广的诸多秘术,其实没什么吸引力。
——因为她父亲会教导她。
她所感兴趣的,反而是和神魂宗不相干的,而且也同样是奇异的魂术,于是就盯上了鬼巫宗的秘术。
有贝尔坦斯这样的父亲帮忙,鬼巫宗流传出去的各类魂术,到了她的手中以后,经过贝尔坦斯的点拨和启发,必然能焕发出全新的光彩。
于是,她能在外域星河中,强行霸占阴脉的三条支流。
贝尔坦斯原始的灵魂印记,原本就出自浩漭,所以在摄魂的身上,也有浩漭的灵魂印记。
她就像是潋婧、煌胤般的地魔一般,而且更为古老纯粹,所以她还能融入浩漭的本源!
她既是贝尔坦斯的女儿,还是神魂宗最有潜力的神王,加上太始的说服,和新浩漭计划的诱惑,贝尔坦斯当然就愿意点头,愿意促成神魂宗和天外各族的结盟。
如此说来,她还是自己的师妹?
虞渊的阴神,还有留在恐绝之地上空的本体,都浮升出同样的念头来。
“天魔怎么了?”
她轻笑了一声,望着代表阴脉源头的深潭,眼瞳内的紫色魂火渐渐隐没,“你才是外来者和窃贼。浩漭这方神奇的大地,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父亲的故乡。他重伤以后离开了,你才敢鬼祟地来此,想要图谋地底的东西。”
“你呢,和阳脉那个卑劣的东西,没什么本质区别。”
“还有一点!我虽然是天魔,但也有血肉躯体,我有人族的身子。你和妖凤两个家伙,既然能弄出虞蛛,弄出妖和地魔的结合体,我自然也可以存在。”
“你俩,怎么比得上我父亲?”
摄魂嘲弄地笑道。
天上,斩龙台上的虞渊本体满脸愕然,得知此惊天真相以后,忽然觉得她不久后向林道可的挑战,恐怕真有获胜的可能。
因为她不仅是摄魂神王,是贝尔坦斯的女儿,还是人族和天魔结合的产物。
可谓是异类中异类!
咻!
一座缩小后的宫殿,从魔宫的方向飞逝而来,就在恐绝之地半空停下。
曹嘉泽从中现身,也只有他一个人,没任何玄天宗的大修作陪。
“曹嘉泽!”
三大鬼王看到他露面,顿时面色不善,并立即戒备起来。
当年的曹嘉泽,曾经和虞渊一同在恐绝之地磨砺,还在此方绝阴奇地暗中扶植鬼王冥都,要借助冥都的手统领恐绝之地,助冥都成为鬼神。
可惜,曹嘉泽最终落败,玄天宗的谋划也功亏一篑。
而苏醒以后的玄漓,也被证明被韩邈远愚弄,差点被韩邈远指使着坑害血神教。
玄漓是鬼巫宗的远古领袖之一,被阴脉青睐的地魔煌胤,也被韩邈远害的几乎魂飞魄散,而地魔一脉和他们也息息相关。
三大鬼王并不清楚,阴脉源头在暗地里,其实早就和韩邈远、妖凤有过勾结。
他们只当是玄天宗那边的过错,只当全部都是韩邈远的阴谋,不觉得他们信奉的阴脉有问题。
“我差点死了。”
曹嘉泽没理会三大鬼王,他的那座宫殿和斩龙台保持着距离,苦笑着对虞渊说道:“我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来看看。”
低头,他凝望着恐绝之地,眸中冷意渐浓,道:“我想看看地底下的那东西,和你虞渊之间,是不是要发生点什么。”
曹嘉泽和玄天宗觉察出阴脉异常,再加上斩龙台的出现,知道有蹊跷的事发生。
其他任何玄天宗的人员,敢于在此方现身,或许都会被虞渊砸的魂飞魄散。
玄天宗知道曹嘉泽不会,所以当曹嘉泽决意来挖掘真相时,稍作犹豫就允许了。
“我从商会那边已经知道了。”
一面之緣
虞渊略一点头,以眼神告诉他自己清楚了真相,道:“你想看的话,那就看看吧。只是你不可以下去,不能在恐绝之地中出现。”
“我也不敢。”曹嘉泽满脸苦涩。
他怕地底阴脉,将会在恐绝之地内第二次下手,下面可不是玄天宗,而是阴脉的地盘,他怕那枚丹丸都挡不住。
“你来给我压阵,我拿了一些东西就离开。”摄魂在底下的深潭旁,自然而然地,对虞渊提出了要求,“不是以这道阴神,而是上面的本体真身。对它,你其实不必给予太多的尊敬和善意,因为它根本不配。”
“所以,你要么换一种形态下来,要么在上方照看着,阴神在此只是累赘罢了。”
抓着他阴神的摄魂,朝上轻轻一甩,银灰色的雾纱深处,无数星辰光点齐亮。
名门嫡秀
醉 仙
一朵朵妖异的紫色魔花盛开,充满了雾纱般的烟云,和阴脉的意志团进行碰撞。
蓬!蓬蓬!
虞渊的阴神,仿佛从亿万阴兵和亡魂内穿过,仿佛看到了众生死亡、魂寂、沉落冥河,被洗涤污秽糟粕的过程。
清澈的魂灵飞向阴脉深潭,各种心魔杂念邪欲,则是被引导向污浊之地。
画面中,有轮回,再生,淬炼灵魂,炼化灵魂为鬼物等等海量的知识光束。
很快,他的阴神就穿过了银灰色的雾纱海洋。
莫采 小说
出之前,他看见一道淡紫色的美妙神影,从丹妮丝眉心飘出,轻盈地落入深潭。
一石激起千层浪,代表阴脉源头的深潭,陡然炸开万千点灵魂火苗。
法则交织着爆灭,众多的灵魂秘术被镌刻临摹,被强行拓印内藏的精奥,摄魂的魂息开始混乱深潭内阴脉的意志。
在虞渊的感觉上,代表摄魂的那道神影,已经在剥夺阴脉源头的秘术了。
再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嗖!
虞渊阴神回归本体以后,整个恐绝之地轻轻微颤,所有达到幽鬼层次的鬼物,但凡出自恐绝之地,曾经接触过阴间冥河,都感受到了灵魂的刺痛。
三大鬼王自然也不例外。
“我们……”
初灵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扯入地底,瞬间融入和他契合的,他以往在浩漭任何一方世界,都能瞬移回来的那条阴间冥河。
罗玥和千劫,连话都来不及说,同样一下子落入了对应的阴间冥河。
旋即,更多活动在恐绝之地阴山内外的,幽鬼级别的魂灵鬼物,也像是被人攥住了喉咙,接连沉落到地底。
先是鬼王,然后是幽鬼,再然后是天鬼。
从高往低,这些依赖恐绝之地而存在的鬼物,仿佛被地底的阴脉源头攫取了力量,被迫参与了和摄魂的战斗。
噗!噗噗!
有魂能浓郁的幽鬼,如化作灵魂光团,被阴脉拽入深潭中,去抵挡摄魂意志的侵蚀渗透。
然后,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依附阴脉而生的魂灵鬼物,在此特殊的时刻,变作了它的利刃和炮灰,生死不再由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