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超品漁夫 愛下-第三千一百八十四章 神級樹汁的誘惑分享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凌凡和秋莹不约而同的,从南、北两个城区中腾身掠起,朝殷东身边冲来,很快在他身边落下。
秋莹的杏眸中,没有平时的清冷,有的,是几分焦灼,还有紧张。
在殷东冲进那一个密室,进入虚空裂缝之间,秋莹就传音给他,让他找一下失踪的秋老二全家。
现在虚空裂缝消失了,秋老二那一家人呢?
殷东冲她摇了摇头,说:“我没找到二哥他们,密室里什么都没有,可能他们掉进了虚空裂隙。”要么被虚空之力绞碎,要么掉进死灵界。”
后面的话,他没说,秋莹也知道。
秋莹的杏眸一下子黯然无光,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其实,她心里有数,那个密室里出现了一道虚空裂缝,还是通往死灵界的,秋老二全家都是普通人,进入其中,必然是十死无生。
但,她终究是认可了这个时空的秋家人,亲哥全家消失,她还是不免要抱一线希望,万一呢?
可惜这世上的奇迹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秋莹很失落,漂亮的杏眸中有泪光闪现,让殷东心疼坏了。
“对不起,莹莹,我当时没能进死灵界去找一找,有一尊君主级的死灵生物来了,我怕它冲过来,只能撤了。”
看殷东一脸歉然的样子,秋莹摇了摇头,黯然说:“不怪你。”
“那种情况下,东子叔不撤,让死灵君主带着死灵大军冲进来,你就是人族罪人。我婶子怎么可能怪你呢!”
说话的,不是殷东,而是在他涡墟世界入口看热闹的小军。
这小子一点也没有当了超级电灯泡的自觉性,那张嘴还碎碎念:“我婶子又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女人,再说,她那么爱你,哪舍得怪你啊!”
殷东本来挺嫌弃这小子的,没点眼力劲,当个电灯泡也不知道闭上嘴。
现在,他一点也不嫌弃了,还听得心里甜丝丝的,不禁冲秋莹笑了一下,看吧,小孩子都知道你是爱我的!
草蓆 小說
秋莹的脸皮本来就薄,闻言,脸上就悄然爬上了云霞,红扑扑的,就像九月里的枫林里,霞光映红了脸庞。衬得她的一双杏眸闪动,显得清纯又迷人。
“你小子瞎说什么!”秋莹冲着小军喝斥一声,只是没了平时的冰冷神情,就少了几分震慑力。
小军这小子典型是三天不打,就能上房揭瓦的皮猴子,看到东子叔满脸带笑,他爸也是一幅看好戏的样子,当然要再接再厉了。
他就一脸“你说啥我不懂”的纯良老实样子,继续拍秋莹的马屁:“像婶子这种美,又这么聪明的女人,以前还当过总裁的,肯定……”
没等这小子马屁拍完,就有一声惊呼声,从城主府的废墟中响起,刺破了诡异安静下来的青岩城。
“啊!真的……城主府底下的那道虚空裂隙,真的消失了!”
那是余扬狂喜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好像太激动了,随时都要喜极而泣。
紧接着那一道横贯整个城市的地表裂隙两侧,有无数道狂喜的吼叫声响起,吼声如雷动,响彻全城。
整个青岩城都沸腾起来。
这一刻,仿佛有厚重的阴霾,被狂风吹散了。
那道横贯全城的地表裂隙,完全没有死气冒出,也不像之前深不见底,能看到这一道裂隙深的也就是百来米,浅的,只有十多米。
此时,在地表裂缝两侧的人,还能活着的,都是实力还不错的,也有胆魄,敢跟死灵生物搏杀的。
他们的样子都狼狈不堪,可见之前的战斗,有多惨烈。
毕竟之前死气浪潮冲出来时,也有一些死灵生物一起冲出来,被殷东在下面拦截了一些,又被凌凡及时用极寒气息冰冻,但,多少有一些漏网之鱼。
这些漏网之鱼冲出来,就遭到姜宇等仙殿弟子,带着城中强者一起拦截。古尘带着古家军中的高手,也在其中。
这些人以那一道横贯整个城的地面裂缝,为防线,一直死战不退,拼死拦截冲上来的死灵生物,凶险无比,而且身体还受到了死气侵蚀。
不过,凌凡一直在游走支援,看到战斗在防线两侧的那些人被死气侵蚀,就会送树汁给他们疗伤。
神级的树汁,不兑水的,那效果真是杠杠的。
别说这些危难之际,敢挺身而出的人,本来就不怕死,就算再贪生怕死的人,感受到树汁的疗伤效果,以及其他一些附带的好处,都敢玩命的干了。
尤其是那些伤得越重的人,得到树汁疗伤后,就能明显感受到一种破而后立的奇妙状态,更是要疯狂了。
凌凡游走支援的时候,也跟大家说了:“树汁管够!”
就是这么豪横!
战斗结束之后,这些人的提升有多大,对凌凡的感激之情,就有多深厚。
当然,总有一些居心叵测的家伙,惦记上凌凡的神级树汁,不仅是想再从他手里弄一些,而想将整棵神级碧桫树都据为己有。
全城欢呼声还在回荡的时候,凌凡手里有大量神级树汁的消息,也往外界疯传,让各方势力都惦记上了他的神级树汁。
雪域明心 小說
城内,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我们也受了伤,凌凡,你的神树汁为什么不给我们治伤,你要看着我们死吗?”
正在看儿子小军耍宝的凌凡,表情一凝,看向喊话的那人。
那是一个脑满肠肥的老头,身边聚集了一群衣着华丽的男女,身上有一种上位者居高临下的气势,求人的话,都带着质问的语气。
凌凡才不惯着他,直接怼道:“你死不死,关我屁事!老子自己的东西,爱给谁就给谁,管得着嘛!”
那老头气坏了:“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一下,都不用凌凡怼他了。
小军就抢着怼道:“你是谁,去要问你亲生父母啊,问别人干嘛?啧,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太可怜了!”
“你……”
“别你了,老大爷,我一个小孩子都知道,不能白要别人的东西,不能不劳而获!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要别人的东西,脸呢?”
小军怼完,又啧啧叹道:“拦截死灵生物,守卫青岩城的时候,不见你们跳出来,现在你们有脸说受伤了?”
殷东这时冷冷的说:“你们是在转化成死灵法师时,受的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