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萬法無咎 愛下-第三十六章 道無止境 應時而行相伴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四位天尊之外,哪怕如九宗真君,此时也全然无觉。
甚至心中还暗暗奇怪,为何轩辕怀前四道分身合归本体,展露一线峥嵘;如今一口气战胜了更强的木愔璃、杜念莎二人,反而没有外象显露。
琉璃天上,东方晚晴默默注视,似乎体味良久;其余三人,亦大致不差。
宛若饮下一杯佳酿,须得仔细品尝其味道。
原来,一瞬间的惊变之后,四人心中不约而同生出明悟,似乎觉得就算方才琉璃天真的破碎了,也非坏事,而是新变之征兆。
东方晚晴、姜成鹿二人又似单独对视一眼。
虽然彼此阵营不同,但在一件事上二人取得了共识——
那就是季苍生、诸永宸二人,决计没有必要在这样的场合惺惺作态。他二人对于猝然来临的变故,其始料不及之意,一般无二。
这对于归无咎而言,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这意味着轩辕怀已经脱离了辰阳剑山预设的轨道,获得了新的、更高层次的机缘。
此时,林双双气机一振。
观战宾客中墨天青等人,此时不由心生期待。
轩辕怀毕竟不是正身出战,圆满之上境界者,理应有一战之力。
刚才清楚的看见,杜念莎暂时抵挡住了轩辕怀的“剑格”之力,迫使轩辕怀二次出手加以平衡;而木愔璃却是令轩辕怀的“中和”之道险些出现误差,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回来。
稳住别浪 跳舞
虽然最终结局不变,但从过程上看二人已不再是毫无还手之力,各自给出了自己的回应。
若是交手的对象换作功行更胜一筹的林双双、魏清绮,那胜负委实难料。
木愔璃、杜念莎二人暂时退出站圈,返归越衡阵中。
宁真君关切问道:“如何?”
木愔璃道:“尚好。所得大于所失。”
杜念莎接话道:“由此可见,他所持是以我为主之道,并非醉心于对其余八宗的直接克制。”
遥遥一抬头,对沈湘琴、云千绝道:“所以二位也不必介怀。”
沈、云二人闻言一怔,见杜念莎不像是虚言安慰,对视一眼后,缓缓点头。
宁真君见二人虽然稍有不谐,但并未受到方才云、沈二人一般的消沉抑制。
杜念莎低声道:“可惜。”
轩辕怀的器量,实较她想象中为高。
若是正常交手,这样的印证、提升、水涨船高的过程,两人将各自所持正法一一使完,效用才是最佳。
如此过程,等若木愔璃、杜念莎二人,也将越衡十八法、藏象四十二法各自印证一遍。
但是唯恐轩辕怀对两宗全部道术形成克制,二人深谋远虑之下做出改进,“瀚海清一”和“人我之余”;“十八龙像法”和完道以前所未见的十二种神通道术,一口气便能消耗本身的全部法力,分出胜负,威力也不至于减少。
这是以局部当整体的“摆脱”之法。
但是直到战后,二人隐隐感到有些落空。
似乎骤然惊觉,就算神通暂为轩辕怀克制,也算不得什么。
木愔璃体会良久,道“也有所得。到了此境之后,有所得,便足称欢喜。”
杜念莎道:“依次施展,将‘瀚海清一’藏到最后,未必没有机会。”
方才木愔璃险些令轩辕怀中和失误,其缘由在于,她的十八神通能够圆满无暇,是借助了秘宝助力。而令两种秘宝合二为一的大魔尊妙法,委实是诡秘莫测。
经由法宝为枢纽,竟无端赋予了木愔璃的十八法一丝“弹性”。到了关键时刻,可临时生出变化。
若是将此法藏到最后,或可打一个冷不防。
木愔璃道:“难。”
轩辕怀和林双双之间,相距不逾七尺。
林双双正要出手,轩辕怀忽道:“道无止境。”
四字清音,弥漫千里。
琉璃天内外,所有人心头,都立刻弥漫了一种奇妙的情绪。
若是这四个字出自普通人之口,只怕要当做大话、空话,又或者是故弄玄虚。但出自轩辕怀之口,却无人敢如是想,反倒是纷纷琢磨,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都市之冥王歸來
林双双玉容不变,只是眉毛微微一跳。
她明白轩辕怀的意思。
因为道无止境,所以唯有自身实力的增长是永恒的;一切对于旁人、别家的神通克制,就算有再高明的义理支撑,也都是暂时的。
这无疑是告诉林双双,模拟其余八宗道术并加以克制,只是一个过程,一种现象的呈现,又或者是旅途中偶然采撷的所得,远不是轩辕怀的真正目的。
这也算是对于盟友的解释了。
对于轩辕怀而言,可谓十分难得。
三息之后,林双双率先出手。
青天之上,云气快速游动,形成了林双双的巨大“本身像”,和早时与游采心交手时的意趣大旨相同。但此时这一道玉象横亘天地之间,不但规模又增三成,且其神韵登峰造极,仿佛将千百年人世变迁的悲欢离合归旨于一,显然代表了林双双的最强战力。
“轩辕怀”气机一荡,完全变化成林双双的相貌。
这意味着一击就要分胜负。
随着一阵阵玄妙法力的升降,背后同样凝立成一道巨像。
神貌细节,没有一丝不同。
从符凝锦、尹九畴到云千绝、沈湘琴;再到木愔璃、杜念莎。趋势是“由同向异,中和之旨不变。”但此时竟忽然转向,大踏步退回原点,成了对敌手神通的完全模拟。
轩辕怀的神通路数,果然谁也猜测不到。
两具巨大法身,相向而行。
三息之后,身躯便融合为一,且相融的每一寸空间,都发生着并不显著却又十分激烈的变化。
王牌傭兵 靜止的煙火
此等战况虽然并不激烈,但观战宾客中圆满境界以上的诸位,却个个面色惊愕。
以他们的眼力,分明看出来了——
轩辕怀那具化身消弭的速度,分明要比林双双快上一丝!
这意味着,在最基础的法力规模上,轩辕怀的分身竟处于弱势!
“剑格”之妙浸染红尘,等闲是发挥不出来的;唯有将其余变量全部中和,才能彰显其奥妙。若不能实现“等量消融”,战斗等若提前结束,没有轩辕怀发挥的余地。
秦梦霖淡淡道:“这也不奇。轩辕怀的分身,原来属于‘不上不下、不增不减’的‘正圆满之上’层次——即等同于林双双的常态战力,又或者是木愔璃的战力。如今林双双处于其波峰高位,自然胜过了轩辕怀的分身一筹。”
墨天青等人闻之,既感意外,亦觉合理。
轩辕怀不慌不忙,轻轻后退了一步。
但他与林双双之间的距离,却并未随着这一步之后退而增加。
反倒是林双双的气机,应声微微一落,下降到了和轩辕怀等量齐观的地步。
这不是在现实空间中的后退;而是进入了林双双的世界,在林双双“时间长河”中的后退。
如此妙法,甚为可怖。
于是林双双的战力,从二百五十年后的波峰状态,重新被拉平。
两具分身由是完全相融,一丝不差的同归于寂。而林双双却似遭遇了未尽之异力,一步一步向后退去,直至退出七步方止。
林双双摇了摇头,径自打坐调息。
木愔璃遥遥望见,心有所悟。
方才的最后一个疑惑,也已经解开——那就是他和杜念莎联手齐攻的策略,为何并未奏效。对于轩辕怀分身的游动感应,决计没有出错。
此时得出答案——在她与杜念莎看来无比精确的同时,只怕在轩辕怀的视角中已被其用莫名的时间法门分出了先后。
“林双双”悠然转身,合于轩辕怀正身之中。
这一刹那,此间的所有人都生出一念——
宛若巨大浮空玉珏的琉璃天,破碎了。
这是方才四位天尊才有的感应。
不过,并未有一人因此惊慌失措;因为这只是“感应”,而非“警兆”。似乎这是极为自然的一件事,和花开花落、万物生长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从一个阶段,进化到下一个阶段。
“轩辕怀”本人的状态,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并非是变得更加幽深莫测了,亦并非气机法力随之增长了;而是其“寿元”似乎变得更长久了。
在众人心目中,轩辕怀从一个和大家同时代的人,恍惚间变成了一个驻世历劫不知多少纪元的存在。
只是这意味着什么,却是谁也琢磨不透。
既然多猜测无益,旋即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魏清绮处。
以在场之人心思之敏锐,都察觉了一件事。
轩辕怀是克制了林双双情意起伏、从而攀升至巅峰的根本手段,才一举获胜。换言之,他所战胜的“林双双”,已非九宗第三人的林双双,而只是一个实力和木愔璃完全相等的林双双而已。
法力相同,神通中和后以“剑格”胜。
可是此法却是不能用在魏清绮身上的。
若是秦梦霖所言不差,其实魏清绮的真实实力,要较轩辕怀的分身为高。所以这一战,和先前的七战是截然不同的。
轩辕怀自然也知晓这一点。
所以,接下来的最后一战,他势必要动用前所未见的新手段。
万众瞩目。
二人气机未动,“轩辕怀”分身,却已然提前变化成了魏清绮的模样,笑言道:“林道友、木道友等三人,皆是虑及一发不可收,所以对这场比试仔细思量。而你却不同。魏道友早有成算,要将交手的机会留到最后,单独出战。”
魏清绮道:“这样能够看得更清楚一些。”
秦梦霖遥遥一望。
此时此刻,就在此战一触即发之际,归无咎似乎并不关心战局,独自抬头,十分认真的揣摩着玄浑琉璃天的气象。
ps:没有定时。幸亏看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