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白熱化分享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一叠指令卡取代了折扇的地位,或轻掩在特蕾莎嘴前,或制造着徐徐微风。
自从懂事的那一刻起,这个名叫特蕾莎·塔罗沙的少女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
她毋庸置疑是一个天才,哪怕平日里有些笨手笨脚,走个路都会在毫无坎坷的情况下原地跌倒,哪怕没有任何战斗方面的天赋,身体素质甚至还不如游戏外的普通青壮年,但她依然是个天才。
天才是孤高的,这无关于当事人自己的性格,而是他们很难找到兼具着志同道合与水平相仿等特质的人。
尽管在日常生活中,特蕾莎这种偏科严重的天才仍然能跟朋友们打成一片,每天都过得热热闹闹、开开心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孤独’。
最近已经很少去碰军事分析、推演对抗等专业知识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特蕾莎已经不再对这些事物感兴趣了,而是因为视野所及之处已经没有人能够与自己比肩了。
当然,对特蕾莎视如己出的理查德与安德烈无疑有这个资格,但作为一个花季少女,尽管很喜欢这两位长辈,却还是不愿意天天缠着他们陪自己一起玩。
一方面,是因为双方之间是存在代沟的,而且特蕾莎现在正是叛逆的年纪。
一方面,是冰雪聪明的少女隐隐能够感觉到,无论是理查德还是安德烈,对自己这份天赋都存在着颇为复杂的感情,说直白点或许就是既欣慰、又担忧,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恐惧。
所以她便开始主动疏远起自己最喜欢的,同时也是当年打开了自己心扉的娱乐,将自己与大家格格不入的一面藏了起来,努力做一个普通的女孩。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自己要不要就这样慢慢长大、毕业,然后走后门成为【丹奴军事学院】的一位实习教师,在这座与世无争的城市里轻松散漫地度过每一天,在小圈子里的大家都各奔东西后守在原地。
平时是特蕾莎讲师、教授、主任、院长?
当大家抽空回来看看的时候还是那个年纪最小、最懂事、最笨手笨脚的小妹妹。
等两个孑然一身的‘父亲’老了,接过他们手中的工作,像亲女儿一样……不,甚至要比亲女儿还要更好的孝敬他们。
谈上一场或是几场甜蜜中带着微酸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子,变成受人尊敬的老奶奶。
或许每隔一段时间还可以写几篇论文,发表在那些受欢迎的杂志上。
不会刻意去雪藏自己的天赋,就好像从未拥有过一般,但只会在工作时展现出它,远离那些关爱自己的人不想让自己接触的风暴与嘈杂。
这个有些早熟的女孩考虑了很多很多。
她很清楚,如果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要放下一些东西。
战争如棋、人生亦如棋,所以从小就很会打仗的特蕾莎,在人生方面看得也远远比绝大多数同龄人要透彻。
不让关爱着自己的长辈担心,其实只占据了动机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归根结底,特蕾莎只是想让自己过的惬意、轻松、快乐一些罢了。
如果能够按照上述那样过完一辈子,一定会很幸福的。
这是少女日以继夜思考了不知道多久后所得出的答案。
而这个答案,这两天看到梦境教国那位拉莫洛克主祭的比赛后,却出现了动摇。
而这份动摇,则在翻看过对面指挥间中那个黑梵牧师的战例后,被撕成了粉碎。
特蕾莎猛然惊觉,自己虽然身在高处,但却并不孤独。
或者换个说法,孤独的人多了,便也就不孤独了。
原本只有自己孤独屹立的山巅旁,忽然就多出了两道身影。
其中一个人,身着一件看不出原本颜色,被鲜血染成一片猩红的风衣,他身材高挑,那张清秀而阴柔的脸庞洋溢着微笑,宛若春风般和煦。
名叫拉莫洛克的男人惬意地坐在那里,眯着他那双细长漂亮的凤眼,轻抚着身下那张由尸骸、憎恶、怨恨、鲜血等无数污秽浇铸而成的骨座,浅酌着那甘甜的绝望,倾听着那悦耳的哀嚎。
毫无疑问,他是自己最讨厌的类型,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好想一巴掌扇到那张俊俏的脸上,砸烂他身下那张令人作呕的骨座。
但就算如此,这个人的存在依然昭示着自己并不孤单。
而另一个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年轻人,他身穿一袭同样不起眼的牧师袍,从未固定在一个场景中。
第一次眨眼,他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踱步,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中。
第二次眨眼,他坐在庄严肃穆的市政厅里,僵硬的脸庞紧张而忐忑。
第三次眨眼,他笨拙地点亮桌角处的油灯,蜷缩在椅子上拼命挠头。
第四次眨眼,他面色发青地站在无数人前,强打起精神鼓舞着士气。
第五次眨眼,他单膝跪在忘语圣女的身侧,轻吻着后者白皙的手背。
大脑在颤抖……
第六次眨眼,他负手注视着窗外漫天飞雪,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愤怒。
第七次眨眼,他对自己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摇身一变化作一面镜子。
镜中映出的,不是福斯特·沃德,而是那个名叫特蕾莎·塔罗沙的女孩。
六月聽濤 小說
同 修
自己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幻觉,都只存在于自己的臆想与脑补中,但自己同样清楚,那并非虚无缥缈的幻觉,而是某种更加本质的东西。
特蕾莎·塔罗沙的双眼,总是能穿透那层层叠叠的战争迷雾,捕捉到某种更加本质的东西,最浅显的,是她只用了不到一小时,就从那摞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战报中看出了黑梵牧师是一个怎样的人,几乎惊呆了福斯特与莲。
而伴随着与墨檀的交锋逐渐进入白热化,她那目光便会愈发地接近‘本质’。
然而,或许是对手实在是一个非常好懂的人,在看穿这场战局的本质前,她竟是在恍惚中率先看到了对手的本质。
一面镜子。
一面朴实无华的镜子。
没有丝毫疑惑,特蕾莎那非人的天赋在刹那间就揭露了真相,一个虽然颇有局限性,但却足够准确的真相。
那是一面在战场上可以映出所有己方闪光点的镜子,也是一面能够映出敌人缺陷与破绽的镜子。
而在特定情况下,比如自己这个姑且抵达了其‘上限’的人,那么这面镜子就会映出特蕾莎·塔罗沙自己。
毫不作伪的自己。
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渴望成为教师,按照之前那个剧本活下去的自己。
镜子中,那个被映在上面的少女身着常服,正站在无尽的硝烟与战火间,嘴角勾勒着一抹充满着魔性的弧度。
赢下来!
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的少女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露出了与假想中那面镜子里一模一样的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之前是在走神,眼中这张错综复杂的沙盘却变得更透彻了。
想赢!就算已经答应了福斯特前辈,就算这场有心算无心的比赛其实并不公平,但还是想赢!
当然,也一点都不想让他输……
特蕾莎·塔罗沙困惑地眨了眨眼,下一秒,纤手轻扬。
片刻之后,出现在语宸面前、面色有些发白的红方参谋莲·鸢蕊,将总计二十七张指令卡依次录入到【百战六型】的主机中。
同样的节奏、同样的方针、同样的风格!
在上述基础上,红方部队一切行动精密程度……统统翻了三倍!
并不是单纯地提高了速度或者效率,只是红方的所用行动都变得愈加丝滑了起来,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好像原本帧率只有20的画面,忽然稳定在了60帧。
乍看上去其实不存在什么区别,但如果配上理查德那宛若机械般精密的作战风格,这种程度的‘优化’就显得极为可怕了。
……
而另一边,墨檀的心里活动却远远没有特蕾莎那么复杂。
比起那长达半章的细腻少女心,这边就显得朴素多了。
他同样想赢下来,所以为了防止自己没有干劲,特意让语宸给自己打了打气。
然后,少女便贴心地给了他一个完美的理由——
“为人家拿下胜利吧!黑梵!”
她是这么说的。
“如你所愿,Lady~”
自己是这么回答的。
对墨檀来说,这场比赛的难度甚至还要高过自己在苏米尔时与耳语教派勾心斗角那段日子,但背负了一个完美的胜利理由,肩上却没有任何包袱的他状态却是前所未有的好。
【今天的胜利女神,站在我这边。】
一边在心底喃喃着颇为羞耻的中二言论,墨檀一边将那枚不知道见证过多少次胜利的炼金棋子按在了沙盘中央!
半分钟后,红方的其中一条补给线受到致命打击,那是以两支在成功刺穿阵地后跳出红方情报圈的精锐混编部队为核心,数量超过两千个基础单位的大规模自杀式攻击,当它们被护卫编织彻底扑灭时,那条连接着主战场左翼的补给线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团乱麻。
……
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边以极限效率地对补给线进行再编织,一边继续保持着正面战场压力的红方部队发动了三轮完美的【递进式龙卷风】战术,通过大量部队的协同进攻直接从正面碾碎了等同于自身1.5倍的蓝方兵力,特蕾莎将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完成了一场无可挑剔的以少胜多。
但是当语宸再次站在中央推演台前的时候,三个靠近红方补给线、有着大军环伺的小型阵地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被强行夺取,那是超过二十支之前始终将自己藏身于对方视野死角中的工程部队,他们在一整个斥候团的掩护下进行了大范围迂回,分批被投入红方情报网的死角中,直到观众们都自然而然地将其遗忘后才悍然现身,凭借高密度火力压制策应重骑兵团直接完成了一次匪夷所思的突袭,并直接将其占领。
三颗钉子就这样被狠狠地掼进了红方目前最薄弱的软肋中,同样是驻守阵地,普通混编驻军和清一色由工程部队组成的战地堡垒完全是两码事。
结果雷饵丝刚因为蓝方这一手鬼神莫测的偷袭赞叹了不到两句,就见红方的整整半个集团军直接化作从战场中央区域掠了过去,而直到他们只付出了不到十分之一的代价就卷进了三个易主阵地,重新将其夺回后,菈饵丝才后知后觉地干声告诉大家那是一轮教科书般的【群狼战术】。
区别在于,教科书中的【群狼战术】可不是这么玩的!
因为这种多路并行,非但必须不断拆分,还得始终保持呼应和联系的战术根本就不适合集团军这种庞然大物!
要将一个整体分裂成至少两位数的部队并不难,要让他们全都保有威胁性也还算简单,但【群狼战术】的精锐却在于‘变奏’,简单来说就是每支被拆分出来的部队必须拥有独立节奏,而且这个节奏还必须是要不断变幻的,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敌人的远程火力压制下最大程度保留有生力量。
一个普通的中层指挥官,只要别太拉胯,通常可以完成一轮总计十组共五十人的群狼战术,也就是在短时间内将一支五十人规模的战力拆分成十份,并让他们按照自己早早准备好的节奏进行狩猎。
而巴蒂、菈饵丝和雷饵丝这种程度的军校高材生,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应该可以发动十倍以上威力的【群狼战术】,而且应变性也会高上不少。
但直接用半个集团军去玩群狼……用菈饵丝的话说,这根本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因为在那种离谱的基数下,就算是用最简单的笼统指令去完成,也绝对会在起手阶段就把自己的节奏给玩碎掉!
最好的可能性是【群狼战术】变成了【群送战术】,直接给对手送去大量活靶子;最坏的可能性是整个指挥节奏陷入不可挽回的崩坏,不战而败!
“淦。”
眼睁睁地看着那半个拆分成至少三十支‘大’部队的集团军宛若艺术般狼行在沙盘中,菈饵丝忽然闭上了眼睛,小脸煞白的靠在了椅背上——
“我缓缓,比赛你们先自己看会儿吧……”
我撿的是王子?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