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第2361章壁虎的尾巴推薦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成都城内,董和终于是露面了。
董和年龄大了。
修仙 狂 徒
很多人年龄大了之后,自然就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冲劲。
董和也是如此,甚至可以说求稳的思想,占据了董和的主要思维模式。
再加上董和原本也是外乡人,只不过早些年迁徙到了川蜀而已。当初之所以迁徙到川蜀,最为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董和觉得川蜀比其他的地方要相对平稳一些,纷争可能会更小一点。
那么很自然的,董和也不会愿意跟着李邈去『投机』。
要是喜欢投机,亦或是有野心要在乱世当中搏一把的,董和待在南郡就好了么,又何必辛辛苦苦的迁徙到川蜀呢?
因此李邈之前找董和,想要用什么功名利禄去引诱董和,从根本的策略点上就已经是错了。李邈自己野心大,想要获得更多的权柄,然后自然就觉得其他人也是如此,所以他根本就不清楚董和具体是想要的什么,甚至说出来的话语都让董和觉得反感。
董和最想要的,就是安稳。他现在已经是成都令,实打实的千石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够了。两千石和千石的差别,其实并不是不可以逾越,也完全不必急于求成,所以董和的最大述求就是先通过他自己的这一代在川蜀稳定下来,然后下一代去寻求更高的发展。因此董和觉得,李邈的行为实际上是给他增加了更多不确定的风险,而不是带来了所谓的机遇。
在拒绝了李邈之后,董和就立刻找到了徐庶留下来的眼线,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个眼线还是董和在徐庶临行之前才知道的……
就是车官城的狐笃。
车官城中车马众多,工匠劳役繁杂,并且又不像是锦官城那样是出产锦缎,有较高的利润,人人都想要争抢,所以李邈虽然掌控了成都,但是他也难以一时之间搞清楚人员分布和对应所属。
再加上雷铜。
雷铜的立场与董和并不一样。
甚至可以说,董和有立场,雷铜身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立场。
雷铜他出身阴平,和賨人氐人都有非常大的关联,他用来在战场上取得功勋的那些子弟,大多数也都是賨人和氐人。和许多三国当中,被同化甚至是融合的那些蛮将蛮兵一样,对于雷铜来说,成都的生活肯定是要比在阴平要更好,他更希望自己能继续在川蜀享受生活,而不是回到阴平去当一个山大王。
雷铜利用他自己的这个身份,一方面或是引诱,或是招揽一些賨人氐人当中像他一样不安分的人到成都来,为他卖命,一方面又充当桥梁的作用,在某些时候在汉人和賨人之间传递消息,亦或是进行交易。
简单来说,雷铜就是一个二道贩子。
或者说,是二五仔。
同时,雷铜的智力一般,武力也一般,在加上身份的原因,这就导致了雷铜只能是卡在一定的位置上,想要上,却没有能力上,也没有多好的机会给他,而且他即便是有机会也抓不住,就像是当初在阆中当阆中守一样,虽然坐在那个位置上,却没能力将阆中治理好,甚至被人架空了。
既然是二道贩子,当然就那边有利益便是卖到那一边。
起初觉得李邈这里给的甜头大,脑袋不怎么灵光的雷铜便是摇着尾巴到了李邈那边去,拿了钱财笑呵呵后,拍胸脯表态度发誓言,热情的不得了,但是在发现李邈拿下了成都之后并没有立刻再给更多的好处,雷铜心中自然就开始有些不痛快了……
再加上得知了他邀请来的那些伙计被一把火给烧残废了之后,雷铜的小心肝顿时就慌了。多少有一些军旅军事经验的雷铜,当然知道『埋伏』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被对手埋伏,就意味着对手先自己一步做好了准备!
对手先一步做好了准备,而自己一无所知,就代表着自己这一方陷入了危险!
然后脑袋不甚灵光的二五仔,或许在谋略上可能是个傻子,但是他在『二五』这个事情上,却是个天才!
而当一个二道贩子发现货物可能会砸在自己手里的时候,会老老实实的和下家李邈说明当下的情况,然后共同承担所有的亏损,甚至有可能崩盘的风险么?
显然不可能。
所以雷铜立刻就叛变了下家李邈,将风险全数抛给了李邈,最终导致了李邈原本以为控制得不错的成都防御体系,完全失去了作用。
此时此刻,雷铜便是凑到了董和与狐笃身边,搓着手,陪着笑,『县尊,都尉,这些来参加贼逆典礼的家伙我都记着呢,要不要我现在就去将这些家伙统统都抓回来?』
董和看了雷铜一眼,微微笑了笑,『不必如此……如今成都大乱方定,不可再生事端……狐都尉……』
我和未來的自己
狐笃上前一步,『卑职在。』
『烦劳都尉领兵巡弋成都周边,确保城郭安稳……』董和也很客气,并不因为狐笃的级别比较低就指手画脚的呼来喝去。
狐笃口中应着,目光却向一旁的雷铜扫了一眼。
董和微微点头,示意无妨,狐笃这才领命,收拾成都的各个城门的防御体系去了。
『雷将军……』董和转过头来看着雷铜。
『可不敢称将军……董公直呼在下姓名就是……』雷铜点头哈腰的往前凑了凑,『不知董公有何吩咐?』
『虽说也略有情由,然聚众谋逆,乃十恶不赦之罪也……』董和缓缓的说道,『首恶不除,余者何安?雷将军想必对于此贼城中布置,有所了解罢?』
『这个……』雷铜微微迟疑了一下,便是立刻大声应答道,『在下与此贼委蛇,也探听得不少机密要处,只要董公一声令下,某便是立刻领兵将其擒拿扑杀!』
『善。』董和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雷将军如此明理,便是先将这些机要之处写来罢……至于抄拿贼人,何劳动用将军,一二狱卒即可……』
雷铜瞪了瞪眼,旋即将笑容又摊到了脸上来,『董公所言甚是,甚是……卑职,这就写,这就写……』
雷铜刚准备转身去写,却见到一旁的董允已经是将纸笔送到了面前。
『……』雷铜眨巴两下眼,『啊,这个……贵公子真是……真是周到啊……』
无奈之下,雷铜也只能是取了纸笔,然后吸了吸凉气,落笔写了几处,『好了……』
董和也没看雷铜,『雷将军……可要仔细想想,莫要漏了某处……不着急,慢慢想……』
『啊……』雷铜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下,『哦,哦,多谢提醒,还真差点忘了一处……』嘴上说的是一处,但是笔下却快速的又写了两处,才将纸笔奉还。
董和接过,扫了一眼,便是递给了董允,『去罢。』
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让雷铜去,而且也不能真的就派什么狱卒,只能是交给董允。
一方面是雷铜虽然说交了投名状,但是并不代表着就不可能出现反复,像是这样的家伙,还是控制在手中比较安全,不能轻易的让其接触兵卒;另外一个方面,也算是董和给自家孩子谋的一个福利,像这样的事情可不多,若是办得好,肯定最终会让董允在上报给骠骑的行文当中露个面,同时也可以借着李氏的血,让董允成长……
雷铜看着董允离去,羡慕的叭咂两下嘴。
抄家啊,这活多美啊……
可惜没能落自己手里。
雷铜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看了董和一眼,原本想要憋着,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董公啊,这成都之内,贼逆暂且平复……可是广汉之处,若是信得过卑职,卑职可领兵前往广汉抓捕贼逆……』
董和呵呵一笑,捋着胡须,『雷将军……有心了……只不过这广汉么,想必使君已是办完了罢……』
『徐使君!』雷铜顿时一个哆嗦。
不是说徐庶还在金牛道么?原来也是假消息?幸好老子聪明!真要跟着那个傻子走到黑,怕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雷铜坐着,顿时头上冷汗往下流,过了片刻还是觉得心中不安,便是往前凑了凑,『董公啊,这个么,在下可是一心效忠骠骑……还请董公多多美言几句……这个,卑职在城北还有个庄子……』
董和伸出一只手,打断了雷铜的话,『主公明断千里,自然不会委屈了将军……将军大可放心就是……你我既然是同僚,又是同心供奉主公,老夫自然知晓应是如何……放心,放心就是……』这家伙的脑筋果然不怎么样,像是这种时候,谁还敢收雷铜的贿赂?粘上黄泥就是屎啊,到时候怎么说清楚?收了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抛下忐忑难安的雷铜和重新掌控成都局面的董和不提,徐庶当下也围了广汉郪县。
围城是为了展示强大武力,并非真的要进行攻击。
因为被围了,所以李氏当然什么消息都传递不出来。
站在城头之上,望着城墙下方的李朝,一头都是汗。他完全没有想到徐庶会来得这么快,然后又是这么的突然!
『为什么?!』李邵在一旁惊恐万分,『为什么会这样?!』
李邵是李朝的弟弟。李朝、李邵是广汉李氏直系子弟,而李邈则是李朝的族内兄弟,算是旁系的人物。
李邈原本还有一个弟弟,早夭。所谓『李氏三龙』,便是指的是李朝、李邵,还有那个早夭的弟弟三人,没李邈什么事情。由此可见,其实在东汉末年,这些所谓的乡野名望已经是多么无聊且充满水分了。
虽然说汉末的这些乡野大户士族子弟,未必能够像是后世一样清楚的知晓水军的运作,拿钱买热搜的操作,但是具体运用起来一点都不差,从荀氏八龙到李氏三龙,华夏大地上到处都是大V,龙龙虎虎什么的都有,相比较之下,那个什么水鱼简直就是弱爆了。
李朝没有回答李邵的问题,因为很明显,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即便是想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的缘由还有意义么?还不如赶快想清楚接下来要怎么样!先解决当下的问题,至于战后总结那也要挺得过去才有空去考虑!
『罪……罪皆归于汉南……』李邵颤抖着,低声说道,『不知可否……』
李朝脸色苍白,汗如雨下,听了弟弟李邵的话,没有说可以,也没有说不可以。
现在情况急转直下,已经超出了他们原本的预计范围。
太快了!
原本李氏三人商议出来的办法,就是如果万一出现了什么重大失误,无法挽救的纰漏的时候,就将李邈牺牲掉,然后保全李氏。
这也是士族大户经常使用的壁虎断尾的方法。虽然丟掉一个车,多少会心痛,总是比直接老帅死亡要好很多了。
可是现在徐庶摆出来的架势,不是简简单单的对李氏兴师问罪,似乎是准备将郪县上下全数陪葬!
这叫郪县城内,还有李氏一族怎么顶得住?
毕竟虽然说李氏是郪县大户,但是并不代表说郪县之内就没有其他姓氏了。而且就算是在李氏一族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站在李朝李邵这一边,愿意生生死死都和李朝李邵共进退的……
当徐庶表示说这一次是因为李朝李邵李邈等人密谋叛乱,意图不轨之后,李朝李邵的处境立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先的『李氏三龙』,变成了当下的『李氏三虫』!
害虫!
见了面都想要呸一口的那种。
『李伟南,伟南啊……』郪县三老走上了城墙,老远就招呼了一声,然后到了城垛边上,伸了伸脑袋,往下看了看,啧了一声之后,转过来对着李朝说道,『这事情……唉……城中已经闹腾开了……伟南向来是通情达理,济济脩志,又是广有名望,德行过人,定会有所主张……老朽,咳咳,老朽就尽力帮伟南平复城中烦躁,安定民心就是……三天之内,料想应该是无妨……只不过这军阵之事,老朽就无能为力,爱莫能助了……』
李朝转过身,朝着郪县三老躬身一礼,『多谢多谢……』
『好说,好说……』郪县三老扯出了一个笑容,然后驼着背,背着手,慢慢的下了城墙去了。
淮陰小侯 小說
在李朝一旁站着的李邵,望着郪县三老的背影,呸了一声,『言辞倒是堂皇,其意却在威胁……这老狗……』
『永南!』李朝制止了李邵没有多少意义的埋怨,『三天……三天之内……必须想出一个对策来……』
武侠小说当中,经常有些什么唯快不破的说辞,其实不仅仅是在武侠世界里面,大多数的时候,面对快速袭来的问题,也同样需要一个快速的去解决的能力,否则就会被打得措手不及,就像是李朝和李邵一样。
李朝、李邵,以及李邈三人,原先的计划什么的都被徐庶等人的快速反击打乱了!
在李朝等人的原本预测中,徐庶进出金牛道,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然后再有周边的氐人賨人牵制,也需要徐庶花上一定的时间,同时因为在这些时间消耗之后,也就是自然消耗了徐庶的钱粮,即便是徐庶最终解决了一切阻碍,能够打回广汉来的时候,徐庶也应该是没有多少的力量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李朝李邵向徐庶丢出李邈这根尾巴,徐庶便是不得不吃下。
毕竟在原先的计划之中,徐庶真的能杀到广汉郪县来的时候,已经是近乎于筋疲力尽了,而且前方还有成都,还有巴西巴中等受到侵害的问题,如果徐庶不能迅速和李氏达成媾和条件,那么就可能面临更加困顿的处境!
可是现在一切都太快了,然后就乱了!
前两天刚收到阆中的战乱已经被平复了的消息,李朝还没有从惊讶当中平复过来,徐庶就围城了!这近乎于晚上睡觉还平安无事,早上一睁眼便是刀架到了脖子上的感觉!
『三天……三天之内……』李朝一头汗,擦都顾不得,喃喃重复念道,『三天之内,一定要想出对策来!』
李朝李邵在城墙上绞尽脑汁,而下了城墙的郪县三老,也在重复着相同的字眼,『三天……呵呵,三天……』
『不是,呃,这个,』在三老边上的一个中年人皱着眉头低声说道,『三老……这个真的给三天?』
当下郪县之中,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还再等三天?那么三天之后,郪县之内会乱成一个什么样子?
郪县三老嘿嘿笑了笑,『我说的不是三天后……』
『啊?』中年人愣了一下,『三老不是方才说……』
『老朽方才说什么了?』郪县三老,轻轻的捋着胡须说道。
『……』中年人皱着眉,没能反应过来。
郪县三老低声说道,『老朽是说……三天、之内!』
中年人眉眼跳动了一下,然后一个哆嗦,『三老意思是……』
『今天,是三天之内,明天,也是三天之内,后天,当然也是三天之内……』郪县三老轻声说道,『老朽说的,难道有错么?』
中年人忍不住将腰又低了些,『三老果然……果然高明……那么……』
『嗯……』郪县三老仰起头,望了一眼天空,『今日晴朗,月色定然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