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夢主》-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告別閲讀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炎烈道友和万水道友分别精通火水两法,在属性上各归阴阳,二位可以渡入法力试一下,或许真能行呢?”随着桃香话音落下,鬼藤上人也适时开口道。
他的看法和桃香一致,且身上阴阳之力兼具,单独一人便可尝试开门,只是他眼下却是尽可能地隐藏自己,不愿出风头。
听闻此言,炎烈和万水真人稍作犹豫,便答应下来。
只见两人同时走到石门下方,炎烈手掌按住了左侧门扉,身上散发出一圈圈微红泛黄的光晕,空气中便开始有阵阵焦灼热浪滚滚升起。
紧接着,就见其手掌突然亮起光芒,变得一片通红,一股灼热的炎阳之力灌入石门中。
石门之上一道赤红光芒自其掌心中瞬间蔓延,顺着石门上的不规则纹理走势上升而起,很快便绘成了一副火焰升腾的纹路。
另一边,万水真人也同时运转水阴之力渡入右侧石门,其身上散发出的灵力波动与炎烈截然相反,只使得空气中弥漫开一层淡淡的水汽。。
而随着他的手掌光芒亮起,石门上的偃纹也开始亮起,浮现水浪翻滚的纹路。
很快,曦和女神手中的太阳和望舒女神手中的月亮,被赤红和水蓝两色光芒各自点亮,整座石门轰然一震,开始缓缓向内打开。
众人见状,顿时大喜,纷纷朝着门内打量而去。
只见石门之内灰雾蒙蒙,什么都看不清楚,沈落当即偷偷运转幽冥鬼眼朝内探查,结果却依旧觉得里面一片虚无,甚至连半点灵力波动都察觉不到。
“诸位已经打开了墓门,接下来的路就靠各位自己闯了。”麻图开口说道。
门口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仍是谁都不愿意做第一个进去探路的人。
炎烈眉头微皱,抬手虚空一搓,一个硕大火团“呼啦啦”地飞入了门内虚空,很快搅入那片灰雾中,随即消失不见了。
里面没有半点声音传来,也没有半点火光炸响,甚至连雾气被搅动的轻微波动,也都在瞬间恢复原状,没有半点变化。
桃香见状,手腕一转,掌心中浮现一盏精巧的圆形宫灯,被她随手一点,便亮起一团柔和光芒。
“去。”她口中一声轻喝。
那盏圆灯幽幽漂浮而起,朝着门内飞了进去,很快就穿过了灰雾,光芒也随之消失不见。
桃香眉头皱起,其他人也纷纷朝她望来。
“与法器的联系还在,没有切断,里面应该没什么危险。”桃香说道。
话虽这么说了,她却没有率先进去的打算。
炊餅哥哥 小說
“诸位都是见过大场面的,眼下这般相互提防,谁都不肯踏出第一步,实在让人小觑了。”沈落见场面有些僵持,操控鬼藤上人说道。
说罢,他便当先一步,朝着大门内走了过去。
其他人见状,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也都不好意思继续驻足观望了。
炎烈第一个跟了上去,万水真人和田三七也先后走了进去。
桃香等人见状,也随即跟了上去。
等到他们全都进入石门内,还没来得及进入灰雾中时,身后的石门就在“轰隆隆”的声响中逐渐关闭了起来。
鬼藤上人忍不住停步,朝后望去,就看到最后一点缝隙即将合拢的时候,巫族族长麻图正朝他们挥动着手臂,看这架势,似乎是在与他们告别。
他的脸上还隐约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沈落没能看得分明,心中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只是既来之,则安之。
他也没有再去多想,操控鬼藤上人一步穿过灰雾,走了进去。
走入灰雾之后,沈落便感觉神识之力很快被遮蔽,恍然间好似回到当年梦入长寿村时的感觉一般,只是这里的灰雾并没有那么浓郁,范围也没那么广。
他很快就穿过了那层灰雾墙,本以为会进入一个封闭狭隘的空间,却没想到眼前竟是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开阔的白石广场。
先前炎烈释放进来的火球,和桃香的宫灯法器都安然无恙地悬浮在前方。
沈落视线朝远处一扫,就看到前方广场尽头,伫立着一座气势宏伟的高大宫殿,高度足有三十丈高,看起来如一座小型山岳拔地而起。
这大殿的样式与大唐那种精雕细琢的风格很不一样,通体以白色岩石垒砌,屋顶飞檐弧度更大,从正面看去就像是一道弯弓,整体透露着一种古拙粗犷的美感。
大殿正门高达十丈,门头上横挂匾额,上书“魂生门”三个大字。
众人没有过多停留,很快奔赴宫殿前方,来到了那座巨大宫门前,这才越发感受到这建筑的雄伟气魄。
“这里还有块残碑。”这时,李彪忽然一声轻呼。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距离拱门较远的右边地面上,竖着一块一人高的青灰色石碑,碑身上并无太多岁月痕迹,只是上部已经被人斜刀斩断了。
沈落绕过石碑,到后面查看了一圈,却并未找到残碑的另外半截。
他又走回前面,仔细打量起断碑上的文字。
断碑左侧还余下“生魂不退”四个字,左侧则还剩下了“爙祸”二字。
“尽是些唬人的东西。”李彪轻“啐”了一声,道。
对于石碑原本的内容,众人皆是不太在意,眼下只是更关心谁先打头阵,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当出头鸟的意思。
倒不是这些人真就贪生怕死,而是面对危险时的人性使然,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投石问路的工具。
极品天骄
“我去探探路。”刘洪略一犹豫,眉头微皱,说道。
话音一落,他身形飞掠而起,目光环视了一眼四周,没有选择从大殿上方掠过,而是想要绕道一旁飞到大殿后方去。
结果,他身上的虹光才刚一闪动,还没来得及横移出去,便立即闷哼一声,从高空中笔直落下,重重砸在了地面上。
其他人见状,目光朝上空看去,虽然并未发现有明显的禁制,但也知道取巧是不可能的。
“喂,怎么回事?”李彪跟上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