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1580章 想搞事?熱推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贺勤劳算是御史台老资格的御史了。
一般情况下,御史台的御史干了几年之后,不是高升了,就是干不下去了。
像是贺勤劳这样能够安安稳稳的干了二十多年的,还真是很少见。
这也导致了他虽然只是一个殿中侍御史,但是在御史台的话语权却是比较大。
一定程度上,他能够影响御史台不少御史的观念。
自从他的儿子贺昌毅进入《长安晚报》成为报社总编之后,贺勤劳跟长孙家的关系就变得密切了起来。
虽然长孙家现在的风头没有当年那么盛,但是怎么也算是皇亲国戚,长孙党的影响力还是在的。
很多人哪怕是看到太子党强势崛起,也不敢随意的改变立场。
因为墙头草的下场,往往都不是很好。
“阿耶,从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的这个命案来看,发电作坊的修建,显然是太过草率了。
一旦大规模的使用电力之后,到时候类似的触电事故肯定会大幅度的增加。
这对于大唐百姓来说,是一件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
就连观狮山书院的这种专业人士都没有办法避免触电,那么普通百姓岂不是更加没有办法避免?”
贺昌毅今天显然是在报社那边跟长孙冲有一些沟通,所以回到家中之后,专门找到自己阿耶交流着这个事情的看法。
今天的《长安晚报》上面,已经旗帜鲜明的发表了反对发电作坊修建的文章了。
接下来几天,贺昌毅也会亲自出手写几篇文章来抨击这个事情。
他相信在他的努力之下,这个事情肯定会成为长安城最热门的事件之一。
甚至这个事情有可能成为《长安晚报》扬名立万的事情呢。
“大郎,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报社的意思,亦或是这是长孙家的意思?”
贺勤劳能够在殿中侍御史这个位置上一做就是二十多年,肯定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的。
校花的极品高手 情谊
老糊涂可是坐不稳这个位置的。
自己的儿子那么积极的跟自己说这个事情,显然不像是闲谈的样子。
“这是我的意思,也是我们报社的意思,同时也是长孙家的意思。”
贺昌毅倒也知道自己的这点小心思是不可能瞒住自己的阿耶的。
他也没有打算去隐瞒。
“蒸汽发电机触死人的事情,肯定会对这个事情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
但是就拿这个事情来完全否定蒸汽发电机以及电的意义,恐怕是不能达到目的的。
太子殿下会批准观狮山书院投入重金的修建发电作坊,还专门鼓动作坊城一大堆的作坊参与到相关的配套设施的研究之中。
显然是已经下了大决心,并且是很看好这方面的发展的。
虽然不可否认,这个事情让大家意识到了电也是有危险性的,会闹出人命来的。
但是这个世界上会闹出人命的东西多了去了。
就是渭水里头每年淹死的人还会少吗?
难道我们就把渭水给断流了,免得以后再淹死人吗?
还有那个四轮马车,每年出车祸的时候不得死一批人?
难道也让朝廷下令禁止使用四轮马车吗?
更直接一点,每年都有人骑马摔死摔伤的,难道以后要大家都不要骑马了吗?
这个事情,你们这么做只能给观狮山书院添加一些麻烦而已。
或者说是只能恶心一下人家,真正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对于自己的儿子,贺勤劳还是很愿意耐心的教导。
免得到时候自己儿子成为了别人手中的刀,但是他自己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种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事情,他贺勤劳显然是不希望看到的。
心跳300秒
“阿耶,您说的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蒸汽发电机跟刚刚的那些东西显然还是很不一样的。
这个发电作坊修建之后,是准备给作坊城各家各户都通上电力的。
但是这个电力的危险性你也看到了。
要是每家每户都用上了电力,以后怎么确保不会有小孩子或者老人不小心被电死了呢?
难道我们非得等到出现一堆的人命之后再去做点什么吗?
这个发电作坊的修建,本来就是劳民伤财的事情。
虽然没有直接使用朝廷的赋税。
但是教育部每年给观狮山书院划拨的经费可是一点也不少。
现在他们拿出所谓的自己每年挣的钱去投资发电作坊,跟拿朝廷的赋税去投资又有什么区别呢?
别看长安城现在是一片繁华的样子,但是其实也是有不少百姓家中是非常困难的。
很多人一个月都是吃不上一次肉食,一年也买不起一件新衣服。
这还是长安城,如果是其他州县,情况就更差了。
这种情况下,太子党那帮人不拿朝廷的赋税去救援百姓,却是去搞这些没有任何意义,还会给百姓带来伤害的发电作坊。
它的意义何在呢?”
贺昌毅显然也是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专门回来跟自己的阿耶讨论这个事情。
自己阿耶是什么性格,他还能不知道?
如果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让他上书弹劾,显然是有一定难度的。
毕竟这个事情在他看来,并不是一定要去做的。
“我不大同意你的观点。
虽然我也不确定这个电的前途是不是真的像是《大唐日报》上面说的那么夸张。
但是从太子殿下那么重视的态度上来看,这个电应该是不简单的存在。
现在作坊城有许多人在研究这方面的内容,如果将来真的能够投入到实用的话。
那就意味着有许多的作坊会获得新的发展机会。
这些作坊背后都是千家万户的百姓,作坊发展好了,这些匠人的日子才会变得更好。
这也是这些年我们御史台没有怎么跟作坊城的那些作坊过不去的重要原因。”
贺勤劳可是很清楚,太子殿下登基是势不可挡的事情。
长孙党的影响力虽然还是非常大的。
但是显然已经不足以跟太子党抗衡。
这个时候要是真的跳出来作死,指不定到时候自己会不会被收拾。
他都已经这把年纪了,显然不想突然被人撸掉了。
“阿耶,此一时彼一时啊!
我承认作坊城的那些作坊,确实为大唐做了不少的贡献。
大唐的赋税能够有这么高幅度的增加,都是他们努力的结果。
但是不能因为有贡献就忽略了一些危害啊。
你想一想,万一一百万贯钱财投下去了,然后到时候导致一大帮百姓受到了生命威胁。
最终又把这个发电作坊关停了,这不是浪费吗?
御史台能在这方面做出一些贡献的话,也算是为朝廷在做贡献了。
陛下能够容得下魏征,我觉得太子殿下将来也是一样容得下御史台的。”
贺昌毅今天显然是铁了心思要说服自己的阿耶带头弹劾发电作坊了。
“长孙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看到自家儿子那么坚持,贺勤劳沉默了片刻之后,问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当父亲的,肯定都是千方百计为儿孙们考虑问题。
哪怕是知道这个事情对自己没有好处,甚至会带来一些坏的影响,贺勤劳也不是完全不考虑去做的。
前提就是这个事情做的要有意义。
要不然老奸巨猾的他,显然是不愿意做无谓的努力的。
“阿耶,我们做事情完全是凭借着本心,跟好处不好处没有关系的。”
“说人话!”
“那个……那个长孙冲跟我说,一旦这次事情搞得符合他的意思之后,不仅会以《长安晚报》的名义奖励我一套大院子。
还会给我在渭水书院谋一个教谕的位置,将来想要出仕也是可以考虑的。”
对自己阿耶,倒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只不过是挣扎了一秒钟,贺昌毅就把自己的底牌都说了出来。
“行吧,我明天起个奏折弹劾一下发电作坊的事情。
但是这个事情太子殿下肯定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到时候会起到什么效果,我就不能做任何的保证了。”
壞女孩
贺勤劳能够牢牢的坐在这个位置上,清廉肯定是比较清廉的。
但是单纯清廉的人,显然也是不可能在殿中侍御史的位置上坐二十多年的。
权衡利弊之后,贺勤劳还是觉得可以掺和一下这个事情。
反正御史台里头也有人蠢蠢欲动,自己不当出头鸟就行了。
“多谢阿耶!只要您上了弹劾的奏折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也不需要您再费心。”
贺昌毅看到自己阿耶总算是同意了,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虽然回来之前,他在长孙冲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可以说服自己的阿耶。
但是到底能不能说服,他也还是有点不确定的。
现在好了,一切都搞定了。
“我们父子之间,没有必要那么客气。
不过大郎你也要多一个心眼,《长安晚报》作为大唐第二大报纸,影响力仅次于《大唐日报》。
你在上面发表文章的话,还是要注意措辞的。
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长孙家也不是万能的,你怎么知道将来人家会不会把你推出来背锅呢?”
贺勤劳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操碎了心。
才华不算出众的大郎,算是贺家下一代的继承人。
但是让他接任自己御史的位置,显然是有难度了。
现在好不容易借着自己的影响力,长孙家招揽他去当《长安晚报》的总编。
这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但是相应的风险也是比较高的。
如果一着不慎,很可能就会掉到坑里面。
到时候以贺家的影响力,想要把它从坑里面捞出来,估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阿耶您放心,这些道理我都晓得。
不过现在长安城有那么多的报纸,比我们敢说话的报纸也不在不少。
只要不触碰到朝廷的底线,是没有人来管我们的。
再说了,《长安晚报》是谁的报纸,大家心中都清楚。
只要陛下还在,没有人会去动它的。
哪怕是将来太子殿下登基了,为了显示自己胸怀的广大,也不会那我们怎么样的。”
贺昌毅胸有成竹的说道。
贺勤劳看到这个样子,也知道自己现在说再多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干脆也就不多说了。
“你报社肯定还有很多事情,你自己满你自己的去吧。”
……
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有学员触电死了。
这个消息传播的速度比李谚和赵小二想象的还要快很多。
只不过是第二天,整个长安城基本上都知道这个事情了。
相应的,作为一个黑天鹅一样的消息,大唐股票交易所立马就作出了反应。
但凡是跟电相关的作坊,股票价格都开始下跌。
虽然没有直接跌停,但是下跌幅度也都不小。
“杨御史,这个事情您是怎么看的呢?”
令狐无疆跟杨本满站在大唐股票交易所的大厅之中,看着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满怀心事。
这段时间,令狐无疆投资了不少新兴的作坊,正想着过个几年挣的盆满钵满的场景呢。
结果现在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事情,却是很可能会让这个投资增加不少的波折。
甚至因为这个事情导致自己的投资失败也是有可能的。
这显然不是令狐无疆希望看到的场景。
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似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他虽然很有钱,但是钱财在这个时候,显然也不是万能的。
“这个事情的后续发展,主要取决于太子殿下的态度。
如果太子殿下认为发电作坊对于大唐未来的发展有着非常巨大的意义,那么肯定不会因为死了一个人就停止下来的。
这些年,各个作坊里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死去的匠人,也不是一个两个。
只不过是这一次那个艾迪生被电死了,这种死亡方法大家比较陌生而已。
但是要是把以前被雷打死的人也算进去的话,其实这有人被电死了也很正常的事情。
之前那个跟电灯泡相关的报道之中不是说过了吗?
通过不同的电压的时候,电灯泡的亮度是不一样的。
人触碰到了不同的电流,受到的影响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像是雷电那么强悍的电流,肯定会对人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但是只要把电压调整到一个让人能够承受的范围,或者是添加一下其他的防护措施,那么问题可能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侯门正妻
杨本满看问题的角度站的还是比较高的。
这个事情虽然现在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但是其实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
说的不好听一点,哪怕是发电作坊的进展真的受到了一点影响,对太子党又能有什么影响呢?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有些人担心这个事情会影响一些作坊的发展。
所以他们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马就开始抛售相关的股票了。
短时间内,我觉得这些作坊的股票价格肯定会受到一定影响的。”
令狐无疆手中持有大量的股票。
并且大部分都是偏向科技类的股票,所以这一次的风波,他肯定也是会受到影响的。
不过这几年来,他也算是经历了不少的风云,心理承受能力算是提高了不少。
“大唐蒸蒸日上的发展格局没有变化,各个作坊的整体形势也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
那些跟电相关的作坊,基本上都还没有量产的产品出来。
哪怕是现在真的就全部停下来,也就损失了一些研发费用,整体的影响其实没有那么大。
更多的影响反倒是在心理层面的。
所以我觉得你这一次最好就什么都不要动,千万别搞出大规模抛售的饿事情出来。
否则的话,就会有人认为你是站在太子党的对立面了。”
杨本满的政治嗅觉还是非常敏锐的。
很显然,这个事情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经济事情,而是慢慢的牵扯到了政治了。
事实上,经济学之所以被马克思称作为政治经济学,就是因为它的很多事情都是跟政治相关联的。
不管是哪个时代,这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您放心,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今天过来也就是想要现场亲自体会一下股民们的反应,看看各个股票价格到底会有什么波动。”
令狐无疆的心情虽然不是很好,但是还算是稳得住。
当然了,如果继续下跌下去,来个持续阴跌,那就不好说了。
……
“主人,外面现在都在传观狮山书院旗下的发电作坊,将要取消修建了。
那我们刚刚招募了那么多的人手,还购买了相关的设备,岂不是都白投入了?”
哈梅迪怀表作坊里头,萨拉伊心情很是沉重的跟自家主人交流着最近的事情。
报纸上各种各样跟电相关的报道,看得人眼花缭乱。
而朝堂上御史台对发电作坊的弹劾,更是让许多人觉得发电作坊估计要修建不下去了。
萨拉伊显然觉得自己的担心不是瞎担心。
“我的看法跟你有点不大一样,这个事情对于一些作坊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却是一件大好事。”
哈梅迪的心情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外面的消息的影响。
这倒是让萨拉伊感到很是奇怪。
“这……这怎么就成为大好事了呢?
我们现在不是选择了研究制作电压表和电流表吗?
这要是发电作坊都不修建了,这就意味着今后大唐的电相关的产业发展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啊。
我们之前投入的那些钱财,不就是浪费了吗?
哪怕是今后电这个东西还在发展,那么发展的速度肯定也是会受到很大影响。
我们的投入要收回成本,也会需要更长的时间。”
“你这个理解不能说是错的,但是我的理解跟你不大一样。
电这个东西是太子殿下非常看重的,也是观狮山书院全力以赴推进的。
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意外,但是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个意外就让一个价值一百万贯的项目停下来。
那么这个项目如果要继续推进下去,显然各方也是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的。
怎么预防这种事情的再次发生,怎么让大家更好的理解电压和电流。
甚至进一步的分析什么样的电会对人产生危险,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去做的。
这么一来,肯定就需要大量的电压表和电流表来对应这些工作。
不管是各个研究所里头还是各个作坊里头,只要是跟电相关的东西,电压表和电流表就会变得不可或缺。
这么一来,就意味着我们的电压表和电流表还没有正式的推出来,就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市场需求。
只要我们好好的把产品搞好来,到时候单靠这两个小东西,就能在这个新兴行业里头站稳脚跟。”
萨拉伊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人了。
哈梅迪还是很有耐心的跟他说明自己的观点的。
这倒不是他在忽悠萨拉伊,而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他太清楚李宽对于大唐的影响力了。
只要太子殿下的位置还是稳固的,那么他支持的事情就不可能停止下来。
哪怕是中间出现了一下波折,最终的方向也是不会变化的。
“这个……这个……主人,好像您这么说也没有问题呢。”
萨拉伊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觉得有点晕。
为什么同样的事情,自己的看法和自家主人的看法,居然完全不同呢?
关键是好像哪个看法都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这两个看法明明是完全不同的呀。
萨拉伊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
“太子殿下,这一次的事情是一个意外,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吸取教训,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王富贵、刘界、李谚和饶永祥几个再次来到李宽面前汇报事情。
这一次的气氛跟上次完全不同,显得有点沉重。
李谚作为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的所长,自然要为这个事情负责人。
之前出风头的时候是他,现在吃挂落的时候,他自然也不好退缩。
“太子殿下,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也不能完全怪罪于蒸汽机研究所。
电这个东西毕竟是新兴出现的,大家对它的了解都不是非常的深刻。
这一次蒸汽机研究所为了让发电作坊能够用上大功率的蒸汽发电机,对原本的设备进行了大量的改造。
艾迪生当时也是全程参与到这种改造之中的。
从改造的效果来说,发电的功率是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完全可以取代之前的小型蒸汽发电机。
不过因为功率变大了,相应的输出电压方面也变大了。
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一些危险,现在就爆发了。
我觉得后面只要做好防止触电的措施,这个触电的风险还是可以控制的。”
王富贵对李宽的心思是非常了解的。
很显然,一味的说发电作坊的危险,显然是不合适的。
过度的打击观狮山书院的热情,显然也是不妥当的。
但是什么措施都不采取,就当这个事情没有发生,显然也是不行的。
“这个事情虽然是一个意外,谁都不希望这样的意外发生。
但是也给我们一个很深刻的教训,让我们意识到触电的危险性。
对于各种跟电相关的设备,它是否会漏电,是否会有人不小心触电,这些都是需要确认盘点的。
其他的不说,像是现在的电线,都是由铜线制作而成,外面没有任何的绝缘措施。
如果输送的电压很高,电流很大的话,谁要是不小心触碰到了,那么立马就会触电。
虽然不一定都有生命危险,但是终归是一个危险源。
然后还有电压监测这个事情,你们也要多用心。
现在是你们觉得触碰到了电线会触电,那么当电压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不会人只是靠近了这个电线,就会触电呢?
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好好研究。”
李宽可是知道后世那种高压电,你只要靠近了,就会把你给电死。
现在已经出现一旦触电事故,今后不能再在同样的地方摔一跤啊。
再说了,虽然大唐的人对于生死看的很淡,但是有着后世灵魂的李宽,还是很尊重生命的。
哪怕是普通一个匠人,能够不丢性命,自然也是最好的。
“如果要输电的话,裸露的铜线确实是有问题。
不仅人接触的时候会有触电的危险,哪怕是其他东西不小心碰到了,也有可能把电给传递下来。
特别是下雨的时候,这种危险可能会被放大。”
李谚听了李宽的话,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听这个意思,发电作坊肯定还是需要继续修建的。
只不过大家需要考虑一些漏电、触电的相关问题。
这么一来,事情就好办了。
“太子殿下,您放心,我们回头立马安排人员负责这方面的事情的研究。
对于触电的风险和防范,会拿出专门的解释和应对措施出来。
尽可能的消除普通人对电力的担忧,解决发电作坊的后顾之忧。”
这个时候,李谚肯定要表示一下的。
要不然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收尾了啊。
那么多人盯着,总得给出一个交代啊。
“具体的事情就你们自己去搞吧,过段时间发电作坊搞奠基仪式的时候,我专门去看看。”
李宽自然是不可能不支持发电作坊的修建的。
不过到了他这个层次,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说的特别直接了。
下面的人自然会去领会相关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