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紅按鈕推薦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两个小时后,灰头土脸的原照终于将最后一箱‘礼物’搬上了槐诗租来的不知道第多少手的垃圾‘麋鹿车’里。
还顾不上擦把脸,已经拾掇了一身新行头的槐诗就已经晃晃悠悠的出来了。
红衣红裤红帽子,虽然都是皮革朋克版,但吼吼吼笑上那么几声时,倒也有点圣诞老人青春版的样子。
“走了,上车。”
他扯开了快掉下来的车门,向着原照招手:“咱们出门。”
“这是去哪儿?”
原照嫌弃的看了一眼皮革都烂光了露出弹簧的副驾驶座,磨蹭了半天才上去。
“随便逛逛,随便走走,就当存问风俗,刚来到一个地方,不都是先熟悉环境么?”槐诗回答。
“……”
原照总感觉跟不上这货的脑回路,盯了他半天,忍不住叹气认输:“你总要告诉我你要怎么做吧?”
“问得好!”
槐诗想了一下,耸肩:“我也没想好!”
???
原照的神情渐渐古怪,总感觉他们俩中间有一个人的脑子出了问题。
“经过我昨晚的思考和计划,简单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大概分为几个步骤。”
槐诗继续解释道:“首先,咱们先去找一帮死不足惜的烂货,嗯,这个在下层区到处都能见到,跟韭菜一样,不值钱。”
來到徹身邊的並不是穿著長靴的貓而是杜賓犬
“然后呢?”
“然后?然后当然是教导他们,引领他们,感化他们啊。”
槐诗拍手一摊:“最后,让他们尽量死的有价值一点……死的没价值也没关系,死了就行了,死的越多越好,越惨越好。
所以,我们的目的是——帮助世界变得更好!”
好个鬼哦!
信了你的邪!
原照正准备反唇相讥,可他却发现,在说这种话的时候,槐诗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好像刚刚俩人聊天时说吃猪头肉配什么最解腻一样。
一样的认真,也一样的仔细。
“……”
沉默里,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轰!
引擎发动。
翎子的吃貨部落
排气管震颤着,浓烟升起。
脏兮兮的破烂货车在劲爆的电音说唱中启动,轮胎碾过地上的垃圾和发臭的水泊,顺着阴暗的街道汇入了车水马龙之中。
.
整整一天,槐诗都开着那一辆破车,载着原照在下层区乱逛。
说是下层区,但实际上林林总总也分了十几层,而且区域也从市中心暗不见天日的幽暗区域再到郊野范围中万里干涸的荒土,乃至一个个巨大的加工站和工场……
就算偶尔停车下来的时候也都是微笑的掏出钱包,给拦路者把保护费交了。
末三留给他的巨款在短短的一天里就去了一小半儿。
万幸的是大家对货箱里最外面那一层臭果子烂鱼老鼠肉都不感兴趣,也免了槐诗动手的麻烦。
开了一天车下来,他手都开麻了。
总算对下层区有了基础的认识。
一开始的时候原照还干劲儿满满,摩拳擦掌,要大战三百回合,可到最后却发现,槐诗只是开车,到处乱逛,不由得失去兴趣,在副驾驶上呼呼大睡。
原本开车的活儿是丢给他的,遗憾的是,原大少虽然是个杀人放火破军斩将的顶尖升华者,而且武能冲阵打硬仗,文能大学少年班,战能骑马,闲能插粪,斗鱼粉丝还破十万,狗耳少年的虚拟形象让不知多少大姐姐春心萌动,慷慨解囊,甚至还想解点其他的什么东西,可谓一代冉冉升起的管人新星……
就这么一个人类高质量少年,要能力有能力,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世有家世,却因为年龄未满十八,没考驾照?
连自动挡都没摸过!
用原照的话来说:原本家里是让学过,可骑马不方便么?还要啥车啊!
这就让槐诗很想打人。
他也不是没有现场教学的想法,可实在是没有刚出门就入院的勇气,只得悻悻作罢,亲自开车。
“你跑了一整天了,有啥收获啊?”
晚饭的时候,俩人在车厢里用冷掉的饭团匆匆解决,原照扣着牙缝问,蹲了一整天副驾驶,如果不是体质够好的话,他现在恐怕已经麻到起不来了。
“要说有,确实有,虽然不多……”
槐诗细嚼慢咽着那一块冷饭,含糊的感慨:“这世道,果然他妈的糟透了。”
一言概之,大概就是所谓的五浊恶世吧?
在波旬的污染之下,欲望被疯狂放大的世界中,人类除了智识和技术之外,几乎和兽类无异,支配欲、野心乃至本能欲望都在无时不刻的蠢蠢欲动。
对美酒美食美服美人的追求已经畸形到令人恐惧的程度。
在现境被打击到不能见光的禁药在这里堂而皇之的在便利店内进行出售,甚至逢年过节厂商还会推出免费品尝的套装,为了从同行手中抢夺市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整个圣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禁药市场,竟然是被圣都最大的药厂所占据。
在亲眼看到路边的小孩儿娴熟的拿着小铁片将石板上的粉末分成条状的样子之后,槐诗就对这个世界的底线不再抱有任何善意的幻想。
黑帮之间的火并是家常便饭,而体面人之间的搏杀也未必好看了多少。
不存在所谓的理念上的差异和制度上的优劣,只有利益的联合彼此之间毫无怜悯和犹豫的蚕食和吞并。
同行之间不共戴天的仇恨,同事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办公室里无处不在的阴谋、陷害和撕咬这些在记忆中司空见惯的事情根本不用多说,而警卫和管理部门光明正大的腐败更是让槐诗大开眼界。
如此的世界已经在福音圣座的内部延续了不知道多少时光,多少个轮回。
而当万世乐土终于展开之后,便以这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迈入成熟期,结出了丰厚的果实。
一切反抗的萌芽都会被高层的巨阀们联手镇压,而一切外来者的干预都被征伐天使们毫不犹豫的抹除。
牧场主成功打造出了新世界的食物链,让人类划分出了三六九等,彼此相食,同时,也只能彼此相食。
已经烂透了。
没得救。
哪怕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面对这天胡起手的开局时,槐诗竟然感受到不到丝毫的欣喜和愉快。
除此之外,今天一整天圈定了的黑帮势力范围和所有集团的实际运作状态还有警卫岗哨位置之类的,也都只能说是赠品了。
“狗咬狗的斗争,果然一点美感都没有啊。”
原照听见槐诗莫名的感叹,回头看去,却发现他将塑料袋往窗户外面一丢,就拧动钥匙,再度发动货车。
在吭哧吭哧的货车再度驶入阴暗,黯淡的霓虹在槐诗的脸上拖曳出一道道跳跃不定的阴影。
“准备好,要开始工作了,原照。”
“啊?”原照茫然。
“等会儿我不叫你说话,你就别说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槐诗吩咐,“不要试图理解那帮家伙的逻辑,也不要试图去同情他们。”
他想了一下,最后总结道:“简单来说,不要思考就行了。”
原照傻眼:“那不就跟工具没什么区别了么?”
“你以为呢?”
槐诗将包着塑料袋的枪,还有一个头套,丢进他的怀里,“做好工具人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吧——我看好你哦。”
用不着理解垃圾们的苦衷和悲惨过往,原照还是老老实实做他的天真可爱小宝宝吧。
总比中二病发了之后再去搞什么事情好。
这里不需要英雄。
.
很快,一路吭哧冒着浓烟的货车,停在了一条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巷子口。
就在巷子里,几个蹲在巷子口不知道在抽什么玩意儿的年轻人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乱毛,好像正在商量着晚上去哪里搞点好东西来,听到刹车的声音,警戒的向着这边看来。
然后,就看到一个浑身红艳艳的家伙跳下了车。
带着灿烂的笑容,十足热情。
“HELLO,各位晚上好啊!”
槐诗兴高采烈的展开双臂,宣布道:“你们还好么?我给各位带来了一点礼物。一点,好东西……”
就在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槐诗便笑容一收,后退了一步,拍了拍原照的肩膀,说:“揍他们。”
“啥?”原照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头。
可槐诗却只是看着他。
并没有重复。
而在听清楚的瞬间,最前面的人就已经浮现出阴狠的神情,拔出早已经握住匕首的手,冲上前来,对准原照一刀捅过去:
“我挑你老……”
啪!
所有人都感觉到眼前一花。
随着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地上就多出了一个满地打滚的不可燃垃圾,而原照,喜提简陋匕首一把。
倒是省了槐诗一番口舌。
接下来的事情也根本不用去想,既然对方‘主动挑衅’的话,这些日子憋屈惨的原大少可不至于手下留情,劝人弃恶修善。
揍就完事儿了!
哪怕没有圣痕和奇迹,从小棍棒娴熟,精通武艺的原大少也不至于被这几个垃圾放翻。前后十秒钟不到,哐哐哐,三拳的功夫,地上满地打滚的不可燃垃圾就又增多了。
等原照回过头来时,靠着车看热闹的槐诗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指了指地上的垃圾:“把他们的钱全都拿过来。”
“啥?”
原照呆滞。
“钱啊。”槐诗笑眯眯的说:“收钱就得了,总不至于要命吧?”
“等等!等等!”
地上痛苦翻滚的领头者顿时惊恐呐喊:“我有钱,我有钱,就在我口袋里,大哥,不,大爷,饶命!饶命!看在野牛哥的面子上,千万别……”
不等原照再说话,几个连滚带爬的人就已经挣扎着蠕动到原照的脚边,还囫囵着的胳膊手急忙的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逃出来,生怕他不收。
急的还想要跟他磕一个。
很快,两个破破烂烂的钱包,一把钢镚和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就被送到槐诗的面前。
“一百一,二百六……”
槐诗大概清点了一下之后,不屑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啐,一群穷逼。”
说罢,将那点钱丢进工具箱里,转身从后面的货箱里抽出一个,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把枪和两个弹匣。
就在几个人惊恐的惨叫声中,随意的丢在了他们的身上。
“喏,钱货两清,本店本小利薄,暂时不提供发票、质保以及保养——”
槐诗最后洒下一张名片,挥帽道别:“期待各位的下一次光临哦。”
关上车门,带着懵逼的原照,走了。
留下同样懵逼的几个家伙,面面相觑。
甚至暂时忘记了骨折和内脏压迫的痛楚,看着手里的沉甸甸的武器和弹夹,难以置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喂,大家看,这个枪,好像是真……”
轰!
话音未落,一声惊雷迸发。
两声惨叫里,血色喷出。
被枪打中的倒霉蛋当场断成了两截,一声惨叫之后就再无声息,而另一个不小心扣动扳机的家伙,被后坐力又打断了一条肋骨,惨叫之后陷入休克。
剩下的两个人,呆滞的看着对方。
總裁求放過 妹妹
许久,低头看向那个哪怕在昏死过去之前也下意识抱住了武器的‘同伴’。
不约而同的,吞了口吐沫。
眼瞳却无法掩饰的,亮了起来。
这可真是……
“……好东西啊。”
.
货车开过了两个街口之后,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巨响。
原照吓了一跳,警惕的回头。
而槐诗则淡定的扶着方向盘,继续开车。
“为什么要给他们枪?”原照无法理解。
“你这是哪里的话!”槐诗越发不解:“只拿钱不卖东西的话,不就是抢劫了么?”
“……”
原照翻了个白眼,“我看你就是想搞事情。”
“为什么是我想呢?”
槐诗反问:“我只是做了好事情而已,廉价批发,半卖半送,只收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加工费。
总不能是因为我送了点礼物给他们,他们就学坏了吧?在那之前,他们就是垃圾了,从今往后大概率也会是。”
“你看,就好像是只要给了小孩儿一个大红色按钮,那么他就一定会按一样……如果你不希望他们乱来的话,就不应该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放在小孩子可以碰到的地方。
可按钮不是我放的,死熊孩子也不是我教的,这个世道变成这样也不能怪我。”
槐诗停顿了一下,无奈的耸肩:“我充其量只是告诉他们,那个红色的按钮是可以按下去的而已……”
说着,他忽然一脚踩下刹车。
破烂货车戛然而止。
槐诗摇下车窗,向着另一处小巷里的客人们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家好啊,在干什么?有空么?可以来消费吗?”
这一次,用不着槐诗再废话了。
原照推门下车。
开始揍人。
两分钟后,将钱丢进了工具箱里,丢下两把枪和三个弹匣,一张名片,走人。
业务渐渐娴熟。
然后,再去下一个地方……
不到一个通宵的时间,凭借着白天踩点的观察结果,槐诗将一整车武器半满半送的撒在了好几个大型势力的交界处和夹缝地带。
然后走人。
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消失无踪,连车都已经被槐诗丢进河里了。
上百把不受管制的枪械流入了低层,本应该像是一滴水流入海洋一样,可是所引发的恶劣后果却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往日里没人看得起的瘪三们在忽然得到这样的礼物之后,纷纷摇起尾巴来,高调做人。
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的家伙们一旦开始放肆的,就像是出笼的恶犬一样,惹下了数不清的麻烦。
在天亮之前,一共有超过二百件劫案在中层区发生,十六家奢侈品店被砸。超过一百场毫无征兆的枪击案和火并。
以及,数十个帮会之间骤然激化的摩擦。
其中最憋屈的,大概是7号帮的大哥——在吃夜宵的时候,被一个楼下抢劫时走火的枪给隔着楼板,当场爆头。
而猖狂的大概是三个磕嗨了之后忘记自己几斤几两的家伙——他们开车的时候拐错了方向,将圣都警卫局的分部当做了银行,试图搞一把大的。
然后在死了四个警卫之后,被大的反过来搞了,自己连带着背后的靠山和大腿都彻底告别人世。
而暴怒的局长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收到了来自上层警告:干不好,就别干了。
于是,短短一夜过后,低层区喜迎新一轮大扫除。
多少不长眼或者干脆倒霉的瘪三儿被警卫队乱枪打爆之后,和死狗一起被清洁工丢进了养殖场。
所有人都在人人自危的同时,也知道了最近来了一号新人物。
——一个喜欢随便乱送礼物的神经病。
姓名年龄性别一概不知,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穿着一身很见鬼很喜庆的红衣服,好像个圣诞老人。
只可惜,脸上有疤,眼神凶狠,带得麋鹿还喜欢揍人。
除了会引发骚乱的礼物,最后给顾客们留下的,就只有一张名片。
遗憾的是,上面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
只有一个栩栩如生的手绘狗头纹章。
歪头咧嘴。
向着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邪魅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