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 香酥雞塊-第三千七百八十一章 不知死活的賤民展示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静。
安静。
仿佛丢根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那种安静。
整个屋子里一下子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伊亚和马克都呆在了原地,像是被美杜莎石化了一样,半天没有一点动作。只有眼眸里颤动的光彩,还在证明着这个世界的时间没有被停止。
过了足足十秒钟……
伊亚才微微哆嗦了一下,发出一点点声音:“咿……咿呀?”
父亲马克则是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整张脸的颜色都随着突然汹涌起来的激动情绪变得一片潮红!
“杨……杨先生……这……您……您别跟我们这些普通人开这种玩笑吧,伊亚只是个没有血契天赋的普通孩子,她……她怎么可能学习那高贵的神术呢?”马克干笑着试图戳破这个笑话。因为在他看来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神术师是这个世界最高贵的一类人。
平民,尤其是马克父女俩这样的底层平民,是这个世界最底层、如同尘埃一般的一类人。
两者之间,怎么看都不可能产生任何的关联。
杨天微微一笑,道:“这不是多大个事啊,我是神术师,我自然是有血契之力的,我可以分享给伊亚。虽然那样伊亚的天赋级别会比我低一点,但应该也够她用了。”
马克瞪大了眼睛,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我……我……我的妈……我没听错吧?杨先生……杨大人,您……您真的愿意……愿意将您高贵的血契分享给我的女儿?”
伊亚也是睁大了一双美眸,惊讶万分地看着杨天。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是存在分享血契的方法的,而且仪式并不算复杂。
那么……为什么神术师依旧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为什么绝大多数的神术师都出自于贵族?
原因很简单——人是自私的,封建贵族更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群体。他们深知自己的高贵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拥有血契的血脉,所以,所有豪门的家规都严格限制,不允许家族内的子嗣,尤其是拥有高贵血脉的嫡传子嗣,将自己的血契分享给任何外人。
唯一的例外就是那些投奔豪门的门徒,仆从。
就像巴洛那样。
情欲的種子
通过献上自己的忠诚,可以勉强在贵族那里换到一份血契分享。
但豪门派去对这类人分享血契的,往往也都是豪门中血契等级最低的一些旁支子弟,甚至是奴才。
所以分享到的血契等级,自然也高不到哪去。
像巴洛,他的血契等级测试出来只有五阶,也就是说他这辈子最高都只能成为一个五阶神术师。而且血契等级越低,成长速度也会越慢,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会很快达到五阶然后停滞,而是……可能要学习好几十年,才能勉强到达五阶,甚至可能还到不了!
这也是他不潜心学习神术、而是天天想着怎么巴结大人物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现在……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花語紺青
杨天这位神术师,居然愿意分享出自己高贵的血契力量?
这完全超乎了父女俩的想象。
“其实没什么高贵不高贵的,血契无非就是一种限制,一种规则,还是不太合理的规则,”杨天耸了耸肩,道,“在我看来,既然这个世界上存在神术,那么所有人都理应拥有学习神术的资格。就算不是如此,那这资格也绝对不该掌握在贵族手里,被他们所垄断。哪怕是王室,是神明,也不该有这种资格。”
良辰佳妻,相爱恨晚 倾歌暖
这话一出,马克和伊亚都傻了,脸色都有些发白,没想到杨天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大逆不道”的话。这种话要是被贵族、被军队听到,怕是要被抓起来关进大牢的。
杨天也察觉到了父女俩的表情变化,笑了笑,摆了摆手,道:“是我多言了,这些不重要。”
他再次看向伊亚那双水晶般的眸子,微笑问道:“现在,伊亚,我再问你一次,愿意跟我学习神术吗?”
伊亚颤抖了一下,刚刚有些苍白的小脸,又激动得一片通红。
她咬了咬嘴唇,用力地点了点头,“咿咿……呀呀!”
马克生怕杨天听不懂女儿的意思,连忙解释道:“伊亚她很愿意!”
杨天笑了,这么简单直白地点头,他哪里还能看不懂?
杨天微笑道:“那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分享血契的仪……”
“嘭!——”一声巨响忽然传来,打断了杨天的话。
随后,一阵密集而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不难听出是一大伙人冲进了诊所,顺着后门来到了后院。
“不知死活的贱民,给我滚出来!敢动我手下的人,我看你们都是赶着想投胎了!”一声听着还比较年轻、但却相当傲慢恶毒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进屋内。
马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是……是那位贵族少爷来了。”
小白猫都一下子从慵懒中清醒过来,被吓得跑回了伊亚身边。
伊亚抱起小白,抱在怀里,轻轻安抚,但实际上她自己的脸色也已然一片花白,显然也害怕得不行。
那毕竟是贵族少爷啊,想弄死他们这些平民,真的不比踩死几只蚂蚁困难多少。
“没事,有我在,”杨天却是依旧淡定,对着父女俩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走吧,出去会会他们。顺便,帮你们父女俩出出气。”
杨天率先起身,朝着小屋的门外走去。
马克和伊亚听到这话,都有些懵。
出气?
他要帮他们父女俩出气?
这……
那可是贵族啊。
父女俩要是能活下来,就已经感谢天感谢地了,哪里还敢奢求什么出气啊?连生气都不敢生啊!
父女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惶恐。但眼下这场面,逃走已经是没机会了,总不能让恩人一个人面对那些凶恶的贵族。
于是,马克对女儿点了点头,父女俩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三人一猫来到门外,只见对方来了有八人。
被簇拥在中间的是一位年纪轻轻,大概二十来岁,一身锦衣华服的贵公子。
长相其实不算差,但气色很糟糕,脸色蜡黄,两目无神,一看就知道是被酒色掏空了的货色。
这应该就是那位达恩家族的大少爷,史兵·达恩了。
而史兵的身边,站着一位一身灰袍、满脸冷漠的中年男人,手中握着一颗莹莹发亮的水晶珠子。
不难看出,这是一位神术师。
他长袍的胸口处还有一枚徽章,徽章中间是一颗漂亮的九芒星。
九芒星有九个角,其中有六个角被点亮,闪烁着淡淡的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