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小閣老》-第一百零五章 嘉南大圳熱推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圳’,望文生义,乃是指田边水沟。大圳便是大型沟渠综合灌溉水利系统。
二十年间,行政区在桃园修了石门大圳,引大汉溪中游之水蓄于石门水库,灌溉桃园市一百一十万亩旱地。
在彰化修了彰化大圳,引浊水溪灌溉彰化市的四十万亩土地。
在凤山修了凤山大圳,引高屏溪水灌溉凤山县三十万亩土地。
在云林修了云林大圳,取浊水溪水源灌溉云林平原七十五万亩耕地。
还在嘉南平原上修筑嘉南大圳,计划引台湾第四大河曾文溪灌溉嘉义、台南一百五十万亩的耕地!
这其中,以嘉南大圳灌溉面积最大,施工难度最高,工期也最长。自万历八年开工至今,整整修筑了十年光阴!
工程到今年四月终于竣工,经过三个月的验收调试,终于到了试运行阶段。
为庆祝这一意义重大的时刻,台湾特别行政区举行了隆重的开闸典礼,就连赵昊也亲自到场剪彩,以示对水利工程的重视!
典礼是在整个大圳的核心——乌山头水库举行的。
这座巨大的水库位于曾文溪支流官田溪的上游,是利用乌山岭内的低洼谷地作为贮水池,修建而成的超大型离槽水库。
水库大坝总长1273米,底宽303米,高56米。
大坝主体采用传统的土石结构筑成。这样可以就地取材,大大降低建造成本。虽然江南集团的水泥、钢铁产量已经很惊人了。但各地都在搞基建,需求量更是大得惊人,想修混凝土大坝,还不知等到猴年马月呢。
而且土石坝结构简单,便于维修,有适应变形的良好性能,用在地震频仍的台湾岛上最合适不过。对地基的要求也低,所以施工技术简单,工序少,大禹用了都说好,几千年来从未过时!
不过江南建设还是升级了建造技术,他们采用张鉴式蒸汽机大量提水上堤。使工人们得以一面铺砂石、一面灌水,这样细颗粒的砂石便渗透下去,塞在大石头石缝里。再用石磨一层层滚压夯实以后才结实。
为了达到赵昊建百年工程的标准,施工人员又在土石坝两侧各砌了一层浆砌石护坡,最外面层还加筑了一层混凝土外壳。
前者可以保护土石坝不受顺坝水流淘刷,后者则可以保持防护坡体稳定,并防止渗水。
此外,因为是距离汲水河川有一段距离的离槽水库,所以承建的江南建设八公司,还挖通乌山岭,修建了一道三公里的引水隧道,使曾文溪的来水透过漏斗状的取水口,导入乌山头水库,成为挹注嘉南平原的主要活水。
再加上纵贯嘉南平原的南北供水道干线,如此浩大艰巨的工程,也无怪会耗费了整整十年时间!
~~
开闸典礼便在大坝上举行,赵昊和几位集团高层,台湾行政区管委会班子,台南、嘉义、云林的市干部,江南水利设计院、江南建设八公司的干部和工程师们,以及最最重要的,靠着肩扛手推,聚沙成塔,修筑起这宏大工程的三十万民工都来了。
其实专职修筑的工人,总人数一直保持在万人以上,从未超过两万人。
三十万,是十年间参与过大坝建设的人数,而台南、嘉义、云林三市加起来,也不过才八十万人口。
即是说,三市几乎所有成年男性都在公社组织下,农闲时支援过大坝建设。而且是自带干粮的义务劳动,不给施工方增加负担。
此时,这座凝聚了集团、管委会、三市人民心血和殷切期待的乌山头水库,已经达到最低运行水位。
大坝上,竖立着一个红绸包裹的巨大物体。
锣鼓鞭炮声中,赵昊、集团副董事长兼江南建筑集团董事长华伯贞和一百名民工、工程师和管理干部代表,一起揭下那块红绸,一座两丈高的花岗岩雕像便露出了真容。
雕像的内容是一组群像,共九个人物,可以分成三组。
最前面的是两个技术人员,一个戴着厚厚的眼镜,手里拿着图纸和尺规。另一个则扛着一捆绳尺和勺形钻。分别代表工程设计和管理人员。
中间一组人数最多,是五个民工在前拉后推,全力将满满一车土石运上大坝。
最后则是一个挑着担子来送水和干粮的妇女。
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三组人物又紧密连成一个整体,朝着同一个方向,一起向上前进!
所有人物都身体强健,充满了力量感,每个人都目光炯炯,脸上都充满了希望!
在他们脚下,是谁都能看懂的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团结一心、人定胜天’!
题字人——赵昊。
在这座‘嘉南大圳施工纪念雕像’下,所有人默哀两百八十二秒,以悼念在大圳施工过程中,牺牲的282名施工人员。
“他们有民工有技术员,也有管理干部。他们来自山东、浙江、南直、福建……他们最年长的四十八岁,最年轻的只有十五岁。他们的名字,也永远的镌刻在这座纪念碑的背面,可以让他们永远看着自己创造的奇迹安息!”
赵昊感人肺腑的悼词声中,所有人都望向雕像和烈士们看向的方向。
只见大坝围住一湖优美的风景,周遭蜿蜒的山岭已经变成了湖岸。从高处俯瞰,整个库区便如一树绿色的珊瑚,美得让人心醉。
还有无数白鹭、野鸭、鸬鹚徜徉在湖面上,让这美轮美奂的景色,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很多人情不自禁流下泪来。这副壮美的画面,是他们亲手打造出来的啊!
“282名烈士可以在这碧水青山间安息了,而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更要认真的生活劳动下去,用我们全部的力量,将荒草漫野的嘉南平原,变成富饶的鱼米之乡!如此,方不负我们的十年血汗和烈士的一腔英魂!”
“团结一心,人定胜天!”
“团结一心,人定胜天!”
“团结一心,人定胜天!”
三十万人震天的口号声中,一百位嘉南大圳施工先进模范一起转动绞盘组。粗大的铁链咔啦啦带动内外两道钢筋混凝土的水闸门缓缓升起!
大坝上共有并排的三组水闸门,可以通过开启闸门的数量,控制出水流量。
因为是试运行,所以这次只开启了一组。但五米宽的闸口开启,万千湖水奔腾而出的场景,便已经足够壮观了!
只见那磅礴的水流如瀑布般自大坝中部的出水口,倾泻入大坝前的混凝土接水槽中。登时捣珠崩玉、飞沫反涌,荡起的水雾如烟雾腾空,随风扑面而来,让围观的百姓只觉通体一寒。
比瀑布声还大的欢呼声震天响起,幸福的人们兴奋的蹦着跳着,跟着那欢腾的碧水向前奔跑……
水流出库后,沿着笔直的导水路向前两公里,然后一分为二,分往南北而去。
觅仙道
南干线自乌山头南行,跨官田溪,曾文溪,往台南去,滋润那里的63万亩土地。
北干线则沿乌山头北行,跨龟重溪,急水溪,八掌溪,朴子溪,最后止于北港溪。滋润屏东和云林的87万亩土地。
北港溪以北的土地,则由云林大圳的浊干线灌溉。
而且北干线和引自台湾最长河流浊水溪的浊干线,还在北港溪河床下以暗渠相连,利用倒虹吸原理互通有无,相互支援用水。
剩下的工作,便是根据需要,建造一道道支线、分线与引水渠,建成一个绵密灌溉网络。
这样,来自乌山头水库和浊水溪的滚滚水源,就可以透过这些网络遍及嘉南平原的每个角落,灌溉干涸已久的大地了!
~~
然而如此得之不易的来水,倘若只是放任自流,不加以节约管理,大半都会浪费掉。
那样非但太可惜了,还会导致下游用水不足,甚至无水可用。到时候必然起争执,一个弄不好甚至会发生械斗。
自古以来,大江南北,宗族村落间的械斗,大半都是为了争水……
移民们可都是有枪的民兵啊,一旦发生流血事件,说不定就会演变成小型战争。
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有血的教训,在其他行政区已经发生过多次了。虽然都被集团迅速调兵,以雷霆手段扑灭,然后该抓的抓,该毙的毙,甚至有整个公社被打散重新分配的先例。
但亡羊补牢的代价无疑是惨痛的,防微杜渐才是王道。
幸好拜集团强大的组织力和科学管理的能力所赐,行政区不需要花费太大成本就能办好这件事。
行政区水利厅下设了嘉南水利总处,统一领导三市引水线路的维护、改进、增建工作,并根据各公社的实际情况,分配用水份额。
每个公社的水利科只有两到三名工作人员,光负责上传下达和统计分配用水就已经忙得要死,具体工作还是得分配给生产队来干。
原则上,所有用水的生产队都要在公社水利科的领导下,承担起水路最末端的中小给水渠建设。
可不只是挖条沟渠引水那么简单,必须要附和水利总处的标准。非但宽度和深度要达标,还得铺上水泥,盖上盖板。或铺设粗陶引水管,以避免白白的渗漏蒸发。
各生产队都得设一个水利小组,除了负责本段水渠的日常巡查和清理,还要观察轮灌效果,并将实际用水量的差额,上报给公社水利科。然后水利科根据上报,调整供水计划。
水利小组再根据水利科制定的轮灌时间,分配用水份额,通知社员在规定时间出来引灌。
水利小组并不会增加大队的负担,因为这份工作细致繁琐,却不需要重体力,所以成员都是老年人。
但因为要简单计算,逐日记录,也只有江南集团治下的老年人,才能承担起这份工作来、
这就是全民扫盲的好处。总有一款工作适合你。
经过水利总处制定计划,水利科上传下达吗,水利小组分配份额,上下通力合作,至少可以让来水利用率提高一倍以上,让嘉南平原真正变成又一个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