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 線上看-236.第 236 章熱推

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
小說推薦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外科医生穿成民国小可怜
236
临时医院的二楼, 空空荡荡,护士台里的护士听到楼梯口的脚步声,立刻抬起头来,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见到是叶一柏, 她明显松了一口气。
“叶医生, 您怎么还没去休息?我还以为洋村的病人送来了呢。”护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叶一柏走到护士台前, “我带两位记者进去看看病人。”叶一柏在护士台上的登记本上登记完事项, 转头问两个记者, “名字, 单位。”
“啊,沈明, 纪茂实, 我杭城报的,他明日报的。”
叶一柏点点头,如实将两人的信息登记了上去。
沈明向前走了两步, 探头看了看登记本上密密麻麻的信息, 忍不住开口问道:“叶医生,所有人进出都要登记吗?您带进去也不行?”
沈明作为杭城报年轻一代里数得着的记者, 进的大大小小的单位也不少了,不少单位进出需要登记,但是这都是针对外来人员的,叶一柏被金陵任命为全国防疫负责人, 饶是杭城市的一把手见到他也是要客客气气的,这样的人物居然低头在一本登记簿上认真登记自己的名字, 这让沈明感到十分稀奇。
“当然,无论防护工作做得多好, 进入疫区还是会有感染的风险,包括医务人员在内,所有进出疫区的人都需要详细登记,以便于风险排查。”他登记完信息,放下手中的笔,笑着回头看沈明和纪茂实,“如果现在后悔,还有机会。”
沈明和纪茂实想都没想就赶忙摇头,“叶医生,您们每天冒着风险救人,我们虽然力量微博也不会治病救人,但我们也想为防疫抗议做出自己的贡献。”纪茂实十分诚恳地说道。
护士台里的护士看着老实憨厚的纪茂实,发出轻轻的笑声来,使得两个年轻记者闹了个大红脸。
“走,我们进隔离区吧。进去后不要碰任何东西,不要摘下口罩,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就行。”叶一柏道。
沈明和纪茂实看着不远处那扇棕色的大门,脑海里关于隔离区的信息不停往外冒,作为杭城第一第二大报纸的记者,他们的消息灵通程度是普通百姓不能相比的,也有报社的前辈曾来东县拍过那个隔离点的惨状,那时候他们报社内部就讨论过,如果自己得了鼠疫会不会主动报备去隔离点。
看着那张甚至称得上“恐怖”的黑白照片,和照片里麻木得好像如同一群尸体的病人,他曾毫不掩饰地说道:“要我说,这得了鼠疫不说说不定还能熬过去,一旦去了这儿,就肯定死路一条了。”
那时候他的发言得到了同事的一致赞同,但他却没有平时发言被认可时的欣喜,兔死狐且悲,何况同胞乎。
沈明和纪茂实下意识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轻轻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
叶一柏上前推开了那扇大门……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一阵悠扬婉转的乐声传入众人耳朵。
“好!”随即是热烈的掌声。
“郑老板好功底,不愧是梨园里出来的,这老功夫没丢,我听着比这市里园子里的角儿还要好上几分,杨医生,你说呢。”
那位被称为杨医生的乐呵呵地笑着点头,“好,好听,郑先生气息绵长,想来是好得差不多了。”
另一个病人半躺在病床上,闻言笑道:“不愧是穿白大褂的,这听个曲子还能诊病呢,要不咱以后早上也别做啥检查了,一人来一段。”
隔离区大堂里立刻传来一阵哄笑声。
沈明和纪茂实傻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点钟,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宽敞的大堂里,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穿着一样的病服,或躺或坐在床上。
看得出他们的床都是临时搭起来的,木板大小不一,有高有底,有些甚至放在地上,但他们的床单却都是洁白的,光照在上面显得格外好看。
但更好看的是他们脸上的笑容。
不知为何,明明是不想去记的,甚至有些害怕的那几张黑白照片,这时候在脑海里变得格外清晰起来,他这时甚至能将眼前的几张脸和脑海里几张黑白照片里的脸一一对上。
但这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照片里那个麻木的,绝望的状似恶鬼的人,和眼前这个甩着袖子唱着悠扬的《贵妃醉酒》,甚至可以说得上好看的男子,以及这个半靠在床头拉着帘子往外看的温和女子,和黑白照片里半仰着麻木地看着天花板的那个女人,这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
“二楼是轻症病人隔离区,轻症病人普遍免疫力较强,病症发展慢,就给了我们更多医疗介入的机会,治愈率还是普遍较高的。”叶一柏边走边向两个记者介绍着,他往前走着,走了一会叶一柏停下脚步向后看去,他没有听到跟上来的脚步声,果然,那两个记者居然站在不远处不动了。
“沈记者,纪记者?”叶一柏疑惑地开口道。
沈明和纪茂实两人闻声如梦初醒,他们快速上前,脸上难掩激动的神色,然而还没等他们开口,叶一柏的到来就被其他人发现了。
“叶医生。”那位和病人一起欣赏《贵妃醉酒》的杨医生像课堂上被老师抓到开小差的学生似的,飞快原地蹦了起来,快步走到叶一柏身边,“郑先生今天早上的检查数据不错,在挂两天水,有希望成为我们这第一个被治愈的鼠疫病人。”
杨医生说着将手里的一沓病历递给叶一柏,叶一柏接过飞快地翻阅着,“早上搜集的?动作挺快?”
杨医生“嘿嘿”笑了两声,“我们轮班,昨天睡了个整觉,早上效率自然高一些,反而是这些病人,没睡几个小时就被我们叫醒打针了,我让护士中午这段时间不要挂水,让他们休息一会。”
叶一柏点点头,“对,鼠疫没有特效药,靠的大多是病人自身免疫力,所以除了药物支持,睡眠和饮食就特别重要,几个有治愈趋势的患者多关注一下,鼠疫治愈后,他们体内是有鼠疫细菌抗体的,等到他治愈一个月后,他的血浆就能帮助重症患者,虽说献血是自愿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想我们医务工作者需要尽最大能力说服患者。”
天命 2 新手
杨医生闻言,一改刚刚憨厚随和的模样,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而激动起来,两人聊着什么血清疗法,各种专业名词不断从两个白大褂口中冒出来,反正沈明和纪茂实什么也听不明白。
然而他们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听叶杨两个医生的专业交流,全部心神都被这个和谐而温暖的隔离景象吸引了。
“叶医生,我们可以去采访患者吗?”冬日的太阳显得十分温柔,即使迎着光站着也不甚刺眼。
“当然,但是保持一米距离,不要碰触,保护好自己。”叶一柏抬头对他们笑笑。
沈明和纪茂实两人捏了捏手里的相机和纸笔,迎着光向前走去。
五岳之巅 小说
“您好,请问能采访您一下吗?我是杭城报的记者,杭城的其他百姓还有你们的家人现在应该很关心、担心你们的现状,我想把你们的现况和消息传递出去,让他们知道。”
“那太好了呀,记者先生,您问吧。”
“哎呀,我也隔离了大半月了,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记者先生也给我拍张照片吧,说不定我婆娘能看到。”
病人们七嘴八舌的,有激动的病人想要站起来靠近沈明他们,但刚站起来就被一旁的护士阻止,“刘先生,您别动,万一靠得近了,这两位记者也感染被隔离了,你们的消息可没人替你们传了。”
一众病人闻言丝毫没有不高兴的意思,连声道:“对对对,我不动不动,就站在这儿说。”
纪茂实手上的相机不停地工作着,这个时候相机胶卷十分昂贵,纪茂实每一次出外勤拍照片都是数着数拍照的,能少拍绝不对拍,但是这一回,他完全没有了数照片的想法,他只觉得这些病人脸上的每一个笑容都珍贵,胶卷算什么,他要全拍下来。
“记者,给我也拍一张,说不定我女儿能看到。”
火星 引力 公眾 號
“我也要。”
“好,好,好。”纪茂实傻乎乎地不住点头,不断按着相机快门。
沈明看着众人争先恐后让纪茂实拍照的模样,张了张嘴,问出了他记者生涯中可能最没有营养但却最有意义的一个问题,“你们好吗?”
没有铺垫,一个干巴巴的问题就这么没头没尾地抛出来,沈明自己都听得尴尬,但是一众病人们却十分给面子。
“蛮好的,很好了,我们洗了澡,换了衣服,早上还吃了大肉包呢。”
“是了,虽然前阵子难熬了点,但是看着他们,知道还有人记挂着,没有被放弃,就很高兴了。”一个病人悄悄指了指一旁换点滴的护士说道。
“记者先生啊,您们告诉外头,咱们很好,医生很好,不要替我们担心啊。”那个靠在床头的温婉女子掀开了帘子,轻声说道。
沈明只觉得眼眶里酸酸的,似乎有水汽升腾漫出,他下意识地抬手,却被好几个人异口同声阻止,“不能揉眼睛!”
叶一柏和杨医生正说道兴头上,闻声同时看过去,开口的竟是几个病人,其中那个刚刚唱《贵妃醉酒》的见两个医生看过来,不由笑道:“我听着他们护士医生早上互相提醒了好几遍了,都背会了,出隔离区消毒完成前,不能用手揉眼睛。”
几个护士闹了个大红脸,杨医生也有些讪讪的,确实他们今天第一天也是有些不习惯,所以才会互相提醒。
沈明吸了吸鼻子,眼中带着笑意看向那位郑先生,“先生,我能拍一张您唱《贵妃醉酒》的照片吗?我觉得很好听也很好看。”
那位郑先生闻言眼睛一亮,“当然可以。”他立刻站起身来,站在病床边一只手捏成兰花指开始好看地摆动,“通宵酒,啊,捧金樽, 高裴二士殷勤奉啊! 人生在世如春梦, 且自开怀饮几盅~”
照片“咔嚓”一声,将迎着光甩袖清唱的男子拍了进去。
接下来是三楼,中度病症隔离区的气氛明显比轻症隔离区的沉重稍许,他们大都安静地在病床上躺着,看到叶一柏和沈明几人过来,有力气地会稍稍坐起来和叶一柏打招呼。
为了让病人们放心在隔离医院里修养,医院的工作人员在他们到医院时就详细和他们介绍了临时医院的情况,为了增加病人信心,叶医生头上那些金光闪闪的头衔自然又被拿出来说了一遍。
医护人员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们,是华国最好的,乃至全世界都排的上名的大医生在给他们看病,让他们一定不要放弃。
“药物库存那边我会想办法,该用还是要用起来,但是激素药的后遗症还是比较厉害的,肺部表现不明显的药量要注意控制。”
“好的,叶医生。”
叶一柏说话间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扯自己的裤脚,他低头看去,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正仰着头看着他。
“叶医生,陈医生说您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您还给英国的大使看过病,您能治好我阿妈吗?”小女孩的声音有些沙哑,边说边还有些咳嗽。
感觉到自己要咳嗽的时候,小女孩乖巧地往后退了两步,侧过头去才咳出声来,叶一柏心中一暖,他明白这个小姑娘是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他。
“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叶一柏重复了一遍,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刚刚十分正经严肃地和叶一柏汇报中度病症隔离区病人情况的陈医生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这咳嗽的声势比之有些病人还要夸张几分,使得几个护士迅速远离了他。
叶一柏转头看向陈医生,严肃道:“没事吧,有任何不舒服立刻上报。”
陈医生低着头不停摆手,“我……我只是被口水呛住了。”论当场社死是怎样一种感受,陈医生低着头不敢再看叶一柏一眼。
但是病人们显然没有体会到陈医生的尴尬,继续道:“叶医生,您别谦虚了,您看您的新闻和杂志都贴在那儿呢,您这样的人物能给我们来看病,我们也是真的高兴。”有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根柱子。
叶一柏顺着中年男子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三楼大堂中间的一根大柱子上,整整齐齐地贴了一面报纸和杂志上裁减下来的,有关他的新闻。
有他当初在车祸现场救托马斯一家的新闻,有他《周六邮报》上的采访,有他登上《柳叶刀》的新闻以及林林总总的,除了《柳叶刀》杂志国内不好买那份论文没贴上去,其他有关他的新闻几乎都贴在上面了。
叶一柏迈步向柱子旁走去,刚刚还神采飞扬的陈医生的头已经快埋到地上去了,他头低得低低的,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沈明和纪茂实愣是从这位陈医生身上感受到了那股子纠结和社死的尴尬和绝望,陈医生纠结了好一会,才犹犹豫豫地也向那根柱子旁走去。
沈明和纪茂实对视一眼,赶忙跟上。
叶一柏认认真真地看着,连他自己都没有看过这么多关于自己的报道,特别是这些大都是杭城的报社发的,叶一柏还在其中一篇的报道编纂人中看到了沈明的名字。
“我就是想鼓励一下病人的信心,您是我的偶像,我一直想像您一样,凭借自己的专业能力让洋人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华国是有了不起的医生的,病人们看到很高兴的,他们觉得您连断了的手指都能缝起来,连让不能笑的人重新找回笑声,您肯定能治好他们。当然,我是医生,我知道这不是一回事,但是……”
陈医生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但是,我觉得,病人的信心对于治愈病症是很有帮助的。”
叶一柏看着这满墙柱子上的自己,想要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但是太阳穴离眼睛太近了,他还没消毒,不可以,举起的手又慢慢放下,脸上的表情怪异又尴尬。
“咔嚓。”一声相机的声响响起。
我曾為你著迷
面色怪异的叶一柏,神情尴尬的陈医生,以及满墙的报道和荣誉和温柔的太阳光一起,被摄进了相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