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暴力痕跡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那扇沉重木门对面便是发生异象的大厅,在将大门推开之前,高文谨慎地停了下来。
空气中的魔力平缓地流动着,魔力视界下所看到的走廊与外部并无不同,作为传奇强者的直觉也没有发出示警,异象似乎已经完全结束,而商业之神包法尔的力量并未在现实世界中留下任何持续性的“印痕”,这让他稍微安下心来,并伸出手去准备推开那扇木门。
但就在这时,站在旁边的琥珀却突然抢先上前半步:“等等,还是我来吧。”
“你?”高文深感诧异地看了这个暗影突击鹅一眼,这一瞬间他甚至怀疑对面这货是不是被谁掉包了,平常怂的跟狗打架都要开技能的她能说出这话来,那简直比异象还异象,“这话可不像是你说的啊,门对面什么情况还不好说呢……”
“你以前不都拿我扔出去探路的么?”琥珀竟然还挺坦然,“还说这个叫‘探姬’……”
高文一听这个顿时有点尴尬,回忆起当年来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而且那时候他对琥珀这个“探姬”还有极高评价,认为对方扔出去之后首先自己知道跑路,其次挨揍了嚷嚷的比谁动静都大,着实是出门冒险用脸探路的不二之选——但那都是当年创业阶段的老黄历了,他是没想到对方这时候竟然还能一本正经地再提一遍:“当年是当年,现在你……”
琥珀浑不在意地摆了下手:“现在我比当年经验可丰富多了,而且说真的,真遇上情况我跑路肯定比你快。”
话音未落,她便已经伸出手去,在高文开口阻拦之前便将那扇门一把推开。
而在这门扉洞开的一瞬间,她便猛然间感觉到眼前的视线一晃,紧接着一种奇妙的,仿佛有另外一重感官覆盖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琥珀觉得自己仿佛突然被链接到了某个更加浩渺、更加浩大的个体身上,并在一个极高的视角俯瞰着一个陌生的地方——然而这异样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她根本没来得及仔细体验任何细节,也没来得及看清幻觉中的事物,那异样的“感官重叠”便如流水般离开了她的五感,而在所有异常都消散之前,她脑海中捕捉到的只有一句话。
有烏鴉的荒地
她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一个在回忆时根本想不起任何特征,只留下话语内容的声音,她听到那个声音语气急促地对某个存在开口:“……您确认这玩意儿真管用?”
下一瞬间,幻象结束了,琥珀维持着把门推开的姿势站在偏厅门前,她的动作在旁人眼中根本没有任何迟滞,那片刻异常只是她脑海中骤然浮现出的记忆片段,旁边的高文已经把目光投向偏厅里面,跟着一起过来的那位大主教也正准备迈步向前。
神控天下 我本纯洁
“等一下,”琥珀突然叫住了大主教和高文,“我刚才看到听到一些东西?”
高文瞬间从偏厅中收回目光,眼睛紧盯着琥珀的脸:“你看到听到一些东西?是神意残留?我就说你别碰这个……”
“没什么大问题,”不等高文说完,琥珀便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没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污染,那似乎只是一个非常非常短暂的思维片段,片段的其他内容看不清了,我这边能记得的只有一句话……有一个人,或者别的什么存在,在很紧张地对另一个存在开口,内容是‘您确认这玩意儿真管用’——用的是疑问句。”
听着对方所讲,高文前一刻的紧张担忧突然变成了某种错愕,他盯着眼前的暗影突击鹅看了半天,良久才冒出一句:“没了?就这?”
“就这,”琥珀摊开手,“我都说了,是非常非常短暂的思维片段,而且我怀疑都快消散干净了,能留下什么啊,我这边还记得一句完整的话已经算挺幸运的了。”
“……您确认这玩意儿管用?这怎么听着跟瑞贝卡的实验室里经常发生的对话似的,说这话的难不成……”高文下意识地皱起眉摸着下巴,脑海中已经开始冒出一连串的猜测,紧接着他便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扭头看向身旁的中年神官,“等等,鲍里斯大主教,你说你之前已经亲自来查看过偏厅的情况?”
“是的,陛下,”鲍里斯大主教立刻点头说道,尽管眼前的情况看上去似乎是出了什么纰漏,但这位高阶神官面对高文的质询仍旧非常冷静,并且开始飞快地回忆细节,“通往偏厅的只有这扇门,我也曾推开它,但我确实没有听到或看到任何东西,关于这点我可以以神的名义起誓……”
“这就不必了,我相信一位受人敬仰的大主教的诚实,”高文抬手打断鲍里斯的话,在听到对方的回答之后他就已经想到什么,这时候目光重新落在了琥珀身上,“其他推开这扇门的人什么都没感觉到,看样子这又是只有你能看到和听到的‘痕迹’。”
“……从‘那边’流过来的记忆么?”琥珀若有所思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类似的事情实在发生了太多,她此刻早已没有了一开始遇上类似情况时的紧张不安,反而在感觉稀松平常之余还有心情瞎逼逼,“总感觉我跟‘那边’串台的越来越频繁了啊……哎你说,既然我总是接触到‘那边’传来的东西,那我这边所知所见的东西会不会也反向影响到‘那边’?”
高文看这货还有瞎寻思的劲头就知道她没问题,而在听到她瞎寻思的内容之后更是忍不住想翻个白眼:“如果真能这样,那我是真不敢想象你这家伙思维里的东西流到‘那边’之后会是个什么影响了,就你这五毒俱全的脑子……”
一旁的鲍里斯大主教有点发愣地听着皇帝陛下和他深深信赖的副手之间的交谈,从刚才开始,这位可敬的高阶神官就陷入了云山雾绕的状态,他万想不到高文跟琥珀平常是在怎样一种奇妙的状态下相处,这时候是也不敢听也不敢问,只能抽个空隙硬着头皮打断:“陛下,您……”
“嗯,先做正事,”高文立刻点了点头,并紧接着看了琥珀一眼,“你听到的内容回头我们可以慢慢分析,现在先看看偏厅里的异象都留下了什么线索。”
琥珀刚才所接触到的十有八九又是从“夜女士”那边泄露过来的记忆碎片,在那个非常短暂的瞬间里,她与那位古神之间再度建立起了链接,所以她在那幻象中所处的位置恐怕正是夜女士本人,而又考虑到这里是商业之神包法尔的大教堂,因此她所听到的那句话十有八九正是出自包法尔之口——在这个前提下,那一句话里能推导出来的信息量可就有点惊人了。
商业之神包法尔在自己的领域里,带着如此紧张的语气向夜女士这位古神询问某种事物管不管用……这方面的事情能当着一个虔诚神官的面讨论么?
那必然不能,商业之神战斗力再弱那也是个神,而且虔诚信徒与神之间精神锁链的强度与神明具体的战斗力无关,只与信仰心有关,当着鲍里斯大主教的面讨论他的主是不是遭了夜女士,那一个操作不好是会导致这位倒霉神官信仰殉燃的——所以这事只能回去之后再私下里分析,当下还是要先把现场勘探完。
最強炊事兵
带着这样的心思,高文与琥珀一同跨过了那扇华丽沉重的木门,教堂偏厅中的景象也随之映入他们二人的眼帘。
这是一处呈长方形的宽阔空间,屋顶高耸,装修考究。
尽管此地并非商业之神的教会总部,但作为教会在帝国首都设置的“门面”,同时也由于商业之神教会本身的强大财力支撑,这间教堂中的各处装饰都可看出华丽与精美的特点,甚至哪怕一处偏厅,其墙壁、支柱与屋顶上也可看到数不清的浮雕与金属镶嵌出的“神言”装饰,从风格上完美地体现着“商业之神”应有的气派。
不过当高文从一座倾倒在地的装饰物旁走过时,却发现了微妙的一点。
“……镀金……不对,镀铜的啊?”他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被不知什么力量打破的碎片,眉毛微微一扬,“这比我想象的朴素。”
“我们积极响应最高政务厅关于教会活动应避免铺张浪费、杜绝各地教会聚敛财富侵占民产的命令,”大主教鲍里斯立刻站直身子,一脸郑重地回应着高文的疑问,尽管身材略显发福,他此刻的神情却庄重的仿佛在神权事务大会上做汇报一样,“商业之神是执掌财富之神,因此在涉及到具备象征意义的装饰风格时,我们必须遵循教典行事,但具体执行上,有许多细节都是可以……‘灵活调整’的。这些调整不违背教典,主也不会怪罪我们,反而会因为我们俭省了财富,把财富用在更正确的地方而褒奖我们。”
高文挑了挑眉毛,紧接着便听到琥珀凑过来小声嘀咕:“我看一圈了,就尽头圣像手上那个天平是真的……”
高文微微点了点头,对眼前的鲍里斯大主教露出赞许的神色,心说商业之神教会派这个人来帝都当做门面以及“代言人”果然有其道理,需知如今神权理事会在全大陆执行神权监督和改造,塞西尔帝国更是神权理事会的总部所在,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并维持教会运转,所需要的可不仅仅是虔敬之心,而这位大主教显然就很有除了虔敬之心以外的优良品质——比如灵活的虔诚标准。
他第二感叹的则是琥珀不愧是琥珀,这么些年过去仍然功力不减,这么大的房间她扫一眼竟然就给鉴定完了……
而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偏厅中随处可见的、由“异象”留下的痕迹。
较为空旷的房间中,入目之处遍布碎片与深深的凹痕,设置在大厅各处的桌椅与灯架被不知什么东西碾压过一般,四分五裂地倒在地面,而地面上更是可见纵横交错的塌陷,这些塌陷最浅处可能只有几公分,最深处却达将近两米,望之令人心惊。
高文心中大致计算了一下,如果是用纯粹的暴力手段,要在这大厅里制造出类似的景象其实并不难,但要在制造出这种场景的同时还丝毫没有波及到大厅外的走廊,甚至连一点震动的声响都不传出去,那就比较匪夷所思了。
按照鲍里斯大主教的说法,这里的“异象”极有可能只持续了一个瞬间,而且从他感知到偏厅中出现异常能量波动到他带人前来查看情况中间顶多三五分钟,在这个过程中大教堂其他地方的神职人员和朝拜民众们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一个执掌商业与财富权柄的神明,祂所制造出的种种奇迹也应当与祂的权柄相关,你要说这大厅里流淌了一地金币多少还好理解,但这纯粹的破坏……”高文眉头微皱,小声嘀咕着,“怎么看都跟商业之神不沾边啊。”
“那就可能是跟夜女士有关了,”琥珀小声说道,在说出“夜女士”这个单词的时候她立刻紧张地左右看了看,毕竟这里是刚刚发生过异象的大教堂,贸然提起那个敏感的名字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影响,但好在什么都没发生,这也让她安下心来继续说道,“咱们不是猜测夜女士在对众神采取某种‘强制手段’么?这或许是两股神力冲突的结果……”
“只能这么解释,但这里也没有残留暗影的力量啊,”高文仍然皱着眉,“而且你还记得咱们之前的安排么?在各大教堂内设置‘窗口’,留言给众神,让祂们如果有余力的话就向尘世传个消息——仅仅是传个消息而已。所以如果一切顺利,这里出现的应该是商业之神给我们的‘留言’才对,你能从这一地狼藉中看出‘留言’的意思么?”
琥珀眨了眨眼,环视了周围一圈,撇撇嘴:“这要是留言的话,那商业之神的字迹还挺糙的……”
“咳咳。”大主教鲍里斯尴尬的咳嗽声突然从一旁传来,这位有着灵活虔诚标准的高阶神官颇为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皇帝陛下和情报局长,仿佛是在提醒他们这里还有个商业之神的代言人存在。
“抱歉,不过我们对商业之神可没什么冒犯之意啊,”琥珀反应过来,赶紧摆了摆手,“我们就事论事,这些痕迹确实……”
眼瞅着琥珀这有点越描越黑的意思,高文不得不干咳两声将其打断,但就在他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却突然从偏厅外走廊的方向传来,打断了房间中所有人的交谈。
下一刻,便有一位身穿助祭袍服的神官出现在偏厅门口,其先向高文行礼致敬,随后快步来到了鲍里斯面前:“大主教,圣光教会的圣女维罗妮卡殿下与大牧首莱特冕下来了。”
“他们二人?”鲍里斯吃了一惊,随后下意识地看了高文一眼,紧接着又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对前来通报的神官点点头,“请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