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653章 緒方、德川與豐臣的全面戰爭,開始!【6000】鑒賞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也罢。”清澄叹了口气,“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别误了大事就好。丰臣大人他来大坂了吗?”
“丰臣大人他大概今日下午才会到。”吉久应答,“他现在……大概正在大坂郊外检阅着将于今夜参战的部队吧。”
“哈……”清澄的脸上突然泛起诡异的潮红,“能够实现我等夙愿的这一日……终于来了吗……”
“今夜的任务很重呢。”吉久说,“要同时迎战江户幕府和修罗……想想就麻烦。”
“那不正好?就是因为如此,我才那么兴奋啊。”清澄喘着粗气。
……
……
“初次见面!”
跪坐在榻榻米上的阿筑,将装满了她刚才大老远买来的点心的布包往前一推,然后恭恭敬敬地朝坐在她正对面的琳俯身行礼。
“我是阿筑!请多多指教!”
琳用双手收下阿筑所赠的伴手礼,并还礼道:
“初次见面,我是木下琳。谢谢你的礼物。”
“关于你的事情,我已经听绪方一刀斋他说过了。”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可爱许多呢。”
晨光熹微 小说
“你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可爱!”阿筑连忙道,“一开始听一刀斋大人说您是年纪轻轻就有着出众剑术与惊人财富的女剑客兼商人时,我还以为您会不会是什么表情凶悍、虎背熊腰的人!”
琳像是被阿筑的这句话给逗笑了。
轻笑了几声后,琳缓缓道:
“关于你的事情,我都已经从绪方一刀斋那听说了。”
“你执意要找回家人的意念与决心,让我很钦佩。”
琳朝阿筑投去敬佩的目光。
“关于‘伊贺的残党’,我也没有什么了解。”
“但我很乐意帮绪方一刀斋的同伴的忙。”
“我之后会与我麾下的人,尽可能地留意并调查、收集与伊贺相关的情报。”
“不过我本质上毕竟只是一个商人,不是什么情报组织的领袖,所以我不能保证我一定能帮到你什么忙,我只能向你保证我会尽力而为。”
听闻此言,阿筑大喜过望。
“非常感谢!”阿筑连忙把头再次垂低行礼,“您愿助我一臂之力,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绝不会有丝毫怨言!”
幼时的经历,让琳对那种看重亲情的人,一向很有好感。
阿筑既懂礼貌,同时又恰好是自己一向很喜欢的那种看重亲情的人,这让琳看向阿筑的目光,不禁地变柔和了许多。
琳刚才对阿筑所说的会帮她调查“伊贺残党”,并没有在客套,她的的确确是想认真调查“伊贺残党”。
不仅仅是为了阿筑,同时也是为了自己。
综合目前已知的种种情报,“伊贺残党”极有可能和研究“不死”的组织合流。
所以哪怕是为了自己,琳也没法对“伊贺残党”坐视不理。
“好了,快抬起头来吧。”琳朝阿筑说,“我不太习惯别人对我行这么大的礼节,快把头抬起来吧。”
哒哒哒……
这时,门外冷不丁地响起一串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听着这脚步声,坐在房间角落的牧村咧嘴一笑:“是间宫和浅井的脚步声,看来间宫他们回来了。嗯?怎么好像还多了一道有些陌生的脚步声……”
牧村的话刚说完,房间的纸拉门便被“哗”的一声拉开。
牧村说得一点儿也没错。
拉开房门者,正是间宫和浅井。
而间宫、浅井的身后,站着一个让绪方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谁的中年人。
“嗯?耀五郎?”琳直直地盯着站在间宫、浅井他们俩身后的中年人,挑了挑眉。
听到琳念叨出“耀五郎”这个人名后,绪方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了——正是此前在大坂新町那儿担任初光的“临时护卫”时,与其有过一面之缘的幸村。
正是幸村让绪方间接和牧村重逢,同时也正是幸村让绪方以近乎于被迫的形式,在初光等人面前人前显圣了一把。
绪方记得牧村曾跟他说过:原名为耀五郎、受过琳不少恩惠的幸村,算是他们葫芦屋的半个成员。
看着房内的绪方、风魔等人,间宫、浅井、幸村纷纷面露讶异与疑惑,但幸村很快就将脸上的表情整理好,接着恭恭敬敬地朝琳行了个大礼。
“琳小姐。”他积极且热情地向琳问着好。
琳摆了摆手,示意幸村不必多礼后,问道:“耀五郎,你怎么会跟九郎他们在一起?”
间宫替幸村解释道:
“我和浅井在登门拜访完您要求我们俩替您拜访的商业伙伴后,在归来时于半途中偶遇到了恰好正急着要来找主公汇报一件重要事情的耀五郎。所以就索性领着他一起回来了。”
幸村这时点了点头。
“琳小姐。”
幸村以严肃的口吻说。
“此前您委托我去帮忙调查的事情,我已经查出点眉目了。”
此言话音一落,绪方、阿町、琳……总之房间内除了风魔和阿筑以外的人,神情都微微一变。
绪方和阿町都知道琳此前委托幸村去调查了什么。
在绪方和牧村重逢的那一夜,牧村恰好正遵循琳之命,前来委托在大坂拥有庞大势力的幸村帮忙调查、收集“关西失踪事件”的相关情报。
在众人神情微变时,幸村看了看因坐着许多人而略有些拥挤的房间。
“琳小姐,请问……您现在方便听我讲话吗?”
“……柑实大人,阿筑小姐。”琳沉思片刻后,转头看向坐在她身前的风魔与阿筑,“抱歉,能请你们两个暂时回避一下吗?”
“当然可以。”风魔不假思索地豪爽道,“那我就和阿筑到外面稍微散会步吧。走吧,阿筑。”
幼时的遭遇,让阿筑也是那种被迫早熟的人,“读空气”这种技能,她早已掌握娴熟,她不多说什么别的话,十分乖巧地站起身,跟着风魔朝房外走去。
他们俩刚一离开,浅井便悄声朝旁边的牧村问道:“刚才那个小女孩是谁?”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牧村解释道,“之后再慢慢跟你解释。”
在牧村和浅井在那讲小话时,琳朝阿筑刚才所坐的地方摆出了个“请”的手势。
“耀五郎,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你畅所欲言吧。胜六郎,去拿壶茶。”
“不用,不用上茶。”幸村一面恭敬地坐在琳的跟前,一面道,“我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讲完就走,不会久留。”
“琳小姐,在你们于前阵子委托我帮忙调查最近在关西频发的失踪事件后,我立即派出了大量人手就此事进行调查。”
“经过我部下的调查,高野山的高野圣极为可疑。”
“高野圣……”琳嘟囔着,眉头缓缓皱起。
眉头一并皱起的,还有绪方。
高野山作为佛教真言宗的本山,有大量高野山的僧人自发地前往各地云游、传播真言宗的信仰。
这帮到各地传播真言宗信仰的人,便被称为“高野圣”。
所以可以把高野圣理解成传教士。
为信仰而四处传教的高野圣,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一帮信仰相当坚定的人——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云游各地,传播信仰”,这可不是什么容易事。
所以渐渐的,越来越多的高野圣在云游各地时,因忍受不了饥寒而渐渐堕落。
越来越多的高野圣开始做淫秽骗人的行当,占人便宜,恐吓良善。
因高野圣作恶多端,时至今日,高野圣已成了遭人唾弃的存在,甚至还出现了这样一句谚语:莫让高野圣留宿,与女私通没脸面。
“据我部下的调查,最近这段时间于关西出没的高野圣,数量变多了不少。”耀五郎不紧不慢地接着道,“某些村内有人失踪的村落,都反映过村子的附近有高野圣出没过。”
“虽然目前还没有掌握到更多的能证明‘关西失踪事件’就是高野圣所为的证据,但依目前所收集到的这些情报,高野圣的确是极为可疑。”
“倘若这一连串事件都是由高野圣所为,那么一切就好解释了。”
“毕竟拐卖人口的确是高野圣常干的恶心勾当。”
幸村将他最新收集上来的情报,言简意赅地汇报完毕。
听完幸村的汇报后,琳抿了抿嘴唇,随后问:
“耀五郎,还有什么别的需要汇报的要情吗?”
“没有了。”幸村摇摇头。
“……耀五郎,辛苦你了。”琳郑重道,“感谢你今日专程来跟我汇报要情。”
“你刚才说你之后还有要事得处理,没法久留,对吧?”
“那你先退下,接着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之后就麻烦你继续帮我调查此事了。”
“若又搜集到了什么重要的情报,务必如今日这般,第一时间来跟我汇报。”
“是。”耀五郎又一次朝琳恭敬行礼后,从琳的身前快步离开。
“高野圣吗……”耀五郎前脚刚离开,源一便喃喃道,“高野山……真是越来越可疑了呢。”
“目前已知的各条线索,都指明了高野山是目前最可疑的地方。”一旁的间宫补充道。
“大坂真是来对了呢……”琳沉声道,“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了了。”
“高野山是毋庸置疑的最可疑的地方。必须得重点调查。”
以不置可否的口吻这般说道后,琳缓缓竖起2根手指。
“我们目前这么多人聚在大坂,也只是浪费人力而已,并不需要留这么多人在大坂。”
“所以我现在有个计划——我们分成2波人。”
“一波人继续留在大坂收集情报,另一波人则先行前往高野山,以高野町为据点,调查高野山。”
“你们意下如何?”
虽然琳嘴上说着“你们意下如何”,但她的视线却只看着绪方一人。
绪方沉思片刻后,便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琳所提的这计划,的确是挑不出任何毛病。
确实不需要这么多人留在大坂,派出部分人先行前往高野山展开调查,能极大地提高效率,避免人力上的浪费。
在绪方率先表态后,其余人也纷纷表态。
对于琳的这“兵分两路”的计划,所有人都表示同意。
见没有人对琳的这计划表示出任何异议,间宫便问道:
“那该派谁前往高野山展开调查呢?”
间宫话才刚讲完,便有一人立即说:
“去高野山的队伍中,算我一个。”
说话之人——是源一。
“伯公,你竟然主动揽活干……真是少见呢。”琳的眼中闪过几道讶异。
“不要把我说得跟条只会吃饭、不会干活的米虫一样。”源一没好气地道,“若是调查高野山,派我去是最合适的呢。高野町那有个我的熟人。”
“……既然伯公你那么积极,那我就随你的意吧。还有谁想先行前往高野山的?”
……
……
经过了一番简短的讨论,继续留在大坂的人员,以及之后先行前往高野山做调查的人员迅速地定了下来。
由琳、间宫、浅井、岛田4人继续留在大坂。
重生种田生活 天然无家
由绪方、源一、阿町、牧村4人先行前往高野山。
绪方本来就计划着在大释天和大自在修好后,就前往高野山做调查,所以刚才在决定由哪几人负责去高野山时,绪方紧接在源一之后表了态,表示自己想去高野山。
确定下来两只队伍的人员构成后,源一问:
“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前往高野山呢?”
“自然是越快越好。”牧村道。
“那么——明天如何?”绪方提议。
“明天?”源一挑了挑眉,“绪方君,你的刀不是还在送修中吗?你是想佩着你腰间的那2把便宜货去高野山吗?”
源一阅刀无数,他一眼就看出了绪方现在挂在腰间的刀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可能砍几根骨头就会卷刃了的便宜货。
“我才不可能就带着这两把破烂去高野山。”绪方笑了笑,“我和予一大师约定好的取刀时间是7天后。”
“时间很巧——今日恰好就是我和予一大师约定好的取刀时间。”
“我打算在今日傍晚就去取刀。所以明天就能出发。”
“这样啊……我什么时候出发都可以。”源一耸耸肩。
“我也是。”牧村附和。
“既然如此,那么就明天出发吧。”绪方正色道,“我今晚去取刀,明天早上就出发前往高野山。”
……
……
此时此刻——
大坂,郊外某片山林中——
永生永世請多指教
喀拉,喀拉……
一辆马车在这连飞鸟都没有几只的山林中辚辚前行。
车轱辘转动的声音,以及正源源不断从车厢内传出的乐声,成了这片寂静山林中仅有的声音之一。
马车的车厢内,披着件白色斗篷的丰臣信秀半阖双目,以优雅的姿态拉着架在左肩上的小提琴。
并不宽敞的车厢内,仅有2人——丰臣以及坐在丰臣对面的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洋人。
在丰臣用小提琴拉出优美的乐声时,这个西洋人闭着双目,轻轻晃动脑袋,一副正在认真倾听、享受乐声的模样,时不时露出陶醉的表情。
很快,一曲终了。
在丰臣放下手中的琴弓时,这个西洋人用力地鼓着掌。
“太棒了,丰臣大人,您的琴艺真是越来越精湛了!”这个西洋人用英语道。
“史密斯,感谢夸奖。”丰臣以流畅的英语笑着回应,“但我的琴技还差得远,还得多多练习才行啊。”
丰臣露出遗憾的表情。
在丰臣放下肩上所架着的小提琴时,他身下的马车刚好停了下来。
“丰臣大人。”
负责驾车的马车夫从车上跳下,然后快步跑到车门旁,拉开车门。
“我们到了。”
“嗯,谢谢。”丰臣一边帮替他拉开车门的马车夫露出温柔的微笑,一边缓步走出了车厢,“让你一路驾车至此,你一定也累了吧。”
“不敢当。”被丰臣感谢的马车夫,脸颊因激动而表情扭曲,“属下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
马车停在一处密林之中。
从马车上下来后,车夫留下来看车,而丰臣则领着史密斯缓步朝前方的密林深处走去。
仅片刻的功夫,一道壮硕的身影便自丰臣的前方出现,然后朝丰臣快步迎来。
“丰臣大人!”壮汉跪地行礼。
“高晴。”丰臣负手而立,“部队如何了?”
“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检阅!”
“很好。”丰臣咧开嘴,“走吧,带我去看看我丰臣的勇士们。”
“是!”
高晴在前方领路,朝密林的深处笔直进发。
这处乍一看好像无边无际的密林,但实质上出奇地小。
很快,如豁然开朗般,一处没有被密集树木覆盖的小空地渐渐出现在了丰臣等人的眼前。
此时此刻,这片小空地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肃杀之气。
一座整齐至极的千人规模的方阵,立于这片空地之上。
这方阵中的每一个人,无一例外,腰间都佩着一柄打刀和一柄胁差,背上背着一把崭新的燧发枪。
每把燧发枪的枪身上,都刻着一个红色的弯月。
即使丰臣于他们的眼前现身了,这个方阵仍旧纹丝不动,所有人站得笔直、神色肃穆。
方阵的前方,有一颗顶层光滑的巨石。
丰臣就在高晴的领路下,缓缓登上了这座巨石。
立于巨石上,俯视着下方的千人方阵。
“行礼!”高晴高喝一声。
战士们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单膝跪倒在地。
看着巨石下统统跪地的这1000名战士,丰臣的嘴角……缓缓咧开。
他露出了喜悦的笑。
“诸位,欢迎……回到日本。”丰臣像是想要拥抱身前的这1000名战士般,缓缓张开双臂。
“我好高兴。”
情色小說家的貓
“我总算是兑现了当初给你们的诺言——总有一日会带着你们回日本。”
“但我也好悲伤。”
总裁的罪妻 开心果儿
丰臣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我的另一项更重要的承诺——带着你们摧毁江户幕府的承诺,直到现在仍未兑现。”
“但好在——距离我将我允诺给你们的这一项项承诺逐一兑现的那一天,终于是不远了。”
如变戏法一般,丰臣脸上那难过的表情又缓缓变回了喜悦的笑。
丰臣将双手猛地一扬,披在他身上的白色斗篷随之抖开。
“今天,我们总算是站在了这里!”
“站在了日本的京畿平原!”
“站在了大坂城外!这块历史上无数豪强你争我夺、被无数鲜血浇灌的土地上!”
“我们终于回来了!”
“原先在江户幕府,在德川氏的压迫下只能苟延残喘的我们,终于回来了!”
“诸位。追随着我,追随着千成葫芦与太阁桐的诸位啊!告诉我——在当下,在目前踩着日本国的土壤的当下,你们渴望着什么?”
“倒幕!倒幕!倒幕!倒幕!”
千名战士以癫狂的表情,一遍接一遍地高喊着“倒幕”。
声势直冲云霄,林中的无数飞鸟哗啦啦地从周围的丛林中逃离。
癫狂的气息,像是传染了一般,从这千名战士的脸上缓缓传染给了丰臣。
“很好!”眼角和嘴角都因兴奋与激动而夸张地上提的丰臣,发出尖锐的笑声,“没错!就该如此!诸位勇士啊!跟随着我,与我一同去将那些立于天上的人,给一个个拽下来吧!”
“现在正是挥拳之时!”
“与我一起,向江户幕府挥拳!”
“与我一起,用血与火来将沉溺于安逸中的德川武士们打醒。”
“抓着他们的发髻,将他们提起,让他们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太阁桐’飞舞的景象!”
“我丰臣的诸位勇士们啊……”
丰臣将双臂缓缓向上伸高,像是要拥抱天空。
“与我一起!让千成葫芦再次于天与地的夹缝中立起!”
“与我一起!就在今夜!让天地反转!”
*******
*******
求月票!求月票!QAQ
本书的许多剧情和设定,都是根据现实中存在过的野史传闻与神话传说改编而成。
比如“丰臣的血脉在萨摩藩得以延续”,再比如本章中所提到的“高野圣”。
本章中所提及的高野圣的形象,就是历史上高野圣的形象,历史上的高野圣因名声太臭,所以被以讹传讹,渐渐被讹传成无恶不作的“人贩子”,进而被传为诱拐孩子的妖怪——夜道怪。
想对“高野圣”进行更多了解的书友,可以去百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