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討論-第2096章 不和相伴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白丰台接着说道:“您的这个计划很庞大,但是我听了后,感觉还是很有可行性的,实际操作起来,还真的不算难。只是想要编织一张这么大的情报网,咱们现在就这些兄弟,肯定是不够。您看这样行吗?我用您的名义,再往总部发送一份电报,让总部再派一些人过来?”
范克勤道:“人,可以要一些。但先期……其实,用不了多少人。先期,要精确,也就是人数不能多,要一弄一个准。也让总部看看,咱们是可以这么做的。
所以,先让兄弟们,盯住一些在日伪部门的人,不管对方是干什么的,哪怕是工作岗位不那么重要的人,也没关系。汪伪那面,要盯住的目标,最好是一批在本地有家室的人。这样的人,便于咱们控制。如此一来,咱们动用手段,对方答应给咱们做内应的可能性,就会无限放大。
至于说,小鬼子……大多数在本地都没有什么家人。但是,要挑选那些性格合适的,脑筋灵活的人。脑筋灵活的人,反而不那么顽固。
在小鬼子这,你们广撒网,最后由我来选定一个人,算是先做一下试点。这样一来,如果真的不行,我们干掉他,无非就是干掉一个鬼子,谁都想不到,我们的情报网计划的。而且也避免了漏风的风险。”
“明白。”白丰台道:“回头我会安排下去的,先叫兄弟们随机跟踪敌人,自己选定目标,粗略调查对方的背景,在哪里上班,在本地有没有自己的住房,亲属,家人等等。然后我汇总后一起报给您。最终由您来决定,我们策反的目标。”
范克勤道:“嗯,就是这样。还是那个规矩,不要暴露自身。目标很多,宁可放弃,换一个目标,也不要有暴露的风险。”
“是。”白丰台道:“我会强调的。”
透视神医
白丰台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大约是第四天头上,就再一次的来到了范克勤的办公室。白丰台把一摞整理好的文件,交给了范克勤。
范克勤细细的看了看,发现都是在汪伪部门工作的人。比如说警察局,市正府,巡查办,甚至是税务,码头管理处等等的全都有。
范克勤对筛选的这些人还是比较认可的,资料写的也挺远。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无论是不是本地人,但是这些人在本地都有家人,朋友在。
范克勤看完后,转身暂时先把这些资料缩进了柜子里。问道:“小鬼子那面呢?暂时没选出来?”
“在收集中。”白丰台答道:“我考虑,小鬼子在本地有家人的实在太少,所以不如先集中经历收集汪伪部门的一些人。”
“嗯。”范克勤道:“可以。刚刚我看的资料,有一个人,叫皮开济的。是江面稽查管理处的。这个人就挺合适。”
白丰台回想了一下,道:“我记得他,这个人四十二岁,家中有一个妻子。孩子在念书呢。而且在本地还有一个老母亲在世。”
無恥術士
“是啊。”范克勤道:“人到中年啊。最是顾忌自己的家人了,这个年岁虽然进取心小了一点,但是却可以为了家人,宁可委屈自己。专门安排几个兄弟,盯着这个皮开济。然后把盯着他的所有情况,都仔细汇报上来。”
白丰台道:“其他人呢?”
范克勤道:“陆绮思,罗载,于尔东这三个人,也可以让兄弟们重点盯着。但只是盯着,我们主要的目标,先放在皮开济的身上。先用他打开我们的局面再说。”
白丰台点了点头,道:“明白了,皮开济是水面稽查管理处的,这根我们之后要用童家的药品渠道有一定的关联。正好先用打开局面。”
“对。”范克勤道:“就这么办吧。”
接下里的几天,白丰台安排的安全局特工,重点盯住了皮开济。皮开济不是本地人,是个北平人。只不过小鬼子侵略后,汪伪成立,这小子被调过来了。而且在大概一年前,被调到了水面稽查管理处工作。具体的职位是,调度二科,一组的组长。
皮开济有个妻子,两个人在这个年头结婚算非常晚了。皮开济三十五岁的时候,才和他的妻子结婚,所以现在的孩子才七岁,刚刚上学。
家里条件怎么说呢,还可以,算不错的了。被调来上海工作后,因为不放心老母亲,所以把老娘也接来了上海,只不过,他老妈和他媳妇有点不太和。
不是说,那种很典型的婆媳矛盾,婆婆没完没了的给儿媳妇挑毛病。而媳妇呢,也总认为婆婆没事找事。不是这样。而是生活习惯不同,他媳妇怎么说呢,确实很在意皮开济,也照顾的很好,就是比较喜欢时髦的东西。所以什么新型的香皂啊,彩色的被单子啊,这些都比较喜欢时髦。不过这不是矛盾的由来。
而是真正的,生活习惯上的不同,比如说吃喝的咸淡啊,晚上几点睡觉啊。上厕所的时候,用不用蹲便,或者是坐便器啊,这些东西确实不一样,所以两个人自然就生活不到一起去。
但不要小看这些习惯不同,这也是婆媳不合的一种主要矛盾。所以皮开济的媳妇和婆婆,确实根本生活不到一起去。
于是皮开济就给他老妈在距离自己家,步行大约……十来分钟吧,不算远的地方租了个小院子。平时老太太都是自己生活。但是皮开济带着自己的媳妇和孩子,有空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去看看老太太。
而分开住之后,习惯不同也就没什么关系了,被空间把矛盾天然的阻隔了。反而婆媳之间的关系变得……不能说极好吧,但也算是不错了。所以后世有一种人,总是强行的认为自己的父母就应该和自己生活在一块,自己才是孝顺的。怎么说呢,心是好心,但有点为了面子强行孝顺了,因此最终反而会变成一种矛盾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