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2634章 仙天道爭18熱推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应对的并不艰难,就是有点看不到希望?
金仙的混沌方鼎从层次上已经超过了他三个层次,这个差距太过巨大,已经不是其它方面能够补偿的。
他施展出来的任何道境,在混沌方鼎面前都是被绝对压制的地位,无论是旧有先天大道,还是新建的颠覆大道,都在一个成-熟的金仙道境面前有如幼儿般的脆弱。
这和大道碎片,下种,所谓领悟等等完全不同,那都是务虚的东西,是要通过理解加深然后才能慢慢发挥作用的东西;不像这个混沌方鼎,不仅有混沌的至深机理,还有来自金仙的混沌力量,真实的力量!
这样的混沌力量,让娄小乙的所有反抗都变得软弱无力,这不是他修行的问题,而是玩脱了面对了本不该他面对的东西。
總裁攻略:腹黑小萌妻
鉴宝大师
他现在已经不在道境上挣扎,面对金仙层次的道境力量他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这是必须承认的事实。
唯有三点,还能帮助他勉力支撑!
混沌理解,剑道意志,紫熵修为!
混沌理解能帮助他在子晦的金仙级别混沌压制下做到化解应对,剑道意志能保证他随时随地都有亡命一击的不屈精神,紫熵修为则能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战斗动力!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才能在三人的围攻下仍然有守有攻,哪怕守得多些,攻得少些!
冗汤和平鼎僧的攻击在一开始的有恃无恐下被他狠狠教训了几次,甚至差点就被他七蚁斩于剑下,从此之后两人才开始有所收敛,专心致志的用仙力修为来消磨,等待剑修后力不继的那一刻。
保持压力,等待机会!
烈阳化海 小说
道境上子晦的混沌力量无时无刻不在施压,修为上冗汤平顶僧毫不惜力直来直去,硬桥硬马……
娄小乙就感觉自己很艰难!
金仙的力量对他影响太大!无处不在!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变化,在做出来的第一时间都会遭到混沌道境的侵略,甚至就连遁移,都要抗着金仙的力量来进行!
这太要命!
在几次近身的接触后,冗汤平顶僧也放弃了迅速解决战斗的想法,而是相距遥远,修为集束攻击,没有花巧,少有变化,本身消耗也很大的打法,但正是这样的笨方法却让娄小乙完全无计可施,不得不硬抗对方的修为碰撞,然后在这样的碰撞中被消磨掉越来越多的储备。
他不喜欢这样的战斗,但在混沌方鼎的力量下,出又出不去,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对混沌大道的理解没有问题,这也是子晦道人屡攻不下的原因;剑道意志也没有问题,是他保留反击能力的最大倚仗!有问题的是紫熵修为,这也是对手一直在针对的。
通过他四个化身的消耗来逼他进行选择!无论他选哪一个,其实结局都一样!哪怕放弃四个化身四个道碑,也不能彻底解决现在的消耗问题,只不过是时间能拖的更长些,却不能改变根本!
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就根本不考虑放弃化身!
一步都不让!
绝境反倒让他绝不屈服!修道四,五千年,也曾经退让过很多次,但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让,一步都不能!
他还有机会,洞象身体让修为紫熵能在仙灵的包围下有所补偿,而且黄龙的四个化身也没太向他要求支援,所以,还顶得住!
……子晦道人很钦佩!他很惊讶这个剑修哪怕在这样的绝境下仍然举止从容,应对无误;丝毫不以自己的绝境为恼,反而一付游刃有余的样子。
剑修的修为在下降,他能通过混沌道境的对抗感觉到这一点,但下降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要缓慢得多!也不知道这剑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丹武干坤 小说
剛才戀愛等級提升欸
而且,哪怕子晦毕生精研混沌,也得承认这个剑修在混沌上的理解不下于他;他是个好耐心的,也不着急,知道现在情况对他们有利,下面的天珠分配都达不到决出胜负的程度,所以有的是时间,他只要依靠混沌方鼎的力量关闭三十二天,剑修就插翅难逃,死亡只是早晚的事!
金仙的混沌力量下,死亡后的重生都不会如其他人那样下一层天,而是会就重生在三十二天,就是个死局!
这是他们精心布置了数百年的局,不会給这个剑修留下任何机会!对他们几个来说,天择道争其实就根本没有意义,如果一定要让他选择,他宁可选择分天会的理念!
他们的目的就是这个剑修,舍此之外其它都不重要!
下面的修士们已经打到了三十一天和三十二天之间的壳壁,他能感觉到不断有修士在向壳壁发起冲击!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有混沌方鼎在,就有金仙的力量在,秩序规则下,没人能逾越!别说是这些半仙,就是真正的仙人也一样上不来!
至于天珠的争夺问题,他并不关心具体的情况,谁多谁少,只要不能分出胜负就好!
“稳住,不要着急!不要被剑修的姿态迷惑!就算没有黄龙道碑的牵制,仅凭我们现在的力量对比,也一样能耗死他!”
其实也不用他提醒,现在的冗汤和平顶僧也很了解当下的情况,子晦道人那里有混沌方鼎护身,无比安全,唯一稍微有点危险是他们两个;但只要他们不主动靠近,保持距离,只施以远程蛮力,也就没什么大碍。
对于天珠,他们没有任何收取的意思,为什么要收呢?万一收了自己这一方获胜,道争结束,岂不是放虎归山?
那剑修十分的狡猾,故意給他们留下收取天珠的漏洞,其实就是想通过天珠来求变!
但他们也不是傻的,由得剑修在那里表演,就当是看猴戏好了。
平顶僧记忆犹深,“别和他说话!此獠深愔话术,往往能在不经意间通过话术来制造机会!不能让他如愿!”
冗汤哼了一声,知道这是和尚还在为血练子的死亡耿耿于怀!
那怪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