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聽說我是神探討論-370 將團圓進行到底閲讀

聽說我是神探
小說推薦聽說我是神探听说我是神探
乍然还京,从春入冬,周南表示没什么不适应。
坐在堪比夏日的办公室内,他礼貌性的套着个长袖T恤,嗯,温度刚刚好!每每此时,就很想拍照炫给南方受魔法攻击的朋友们。
哪来的南方朋友?不说大学同学和警界同事,这不还有更广大的南方粉丝群体嘛。
此时多少有点报社倾向的周队长,正对着电脑挠头,谁来告诉他,考察就考察吧,这报告要怎么写?
拿出当年考申论的架势?不是,这么些年了,何况当时也就一个月的突击,考完早还回去了。
问度娘?着实找不到这么贴的!
龍血戰神 風青陽
瞅了眼文档,“深港公共关系科,作为行动处辖下八个专职单位之一,致力于保持公众高度支持和参与警队工作,以及积极在本地和海外建立和塑造警队正面形象…”,你敢信这是半个小时的成果?
不然找老哥几个取取经?
可拉倒吧,内几位现在看他跟黄鼠狼看小鸡仔似得,何况什么手稿,他是真找不到!
一甩鼠标,周南拍桌,“老天呐,还不如给我个案子办!”
话落门响。
“???”
周南不由拍了拍嘴,要不要这么灵?倒不是啥别的原因,关键这眼瞅着没几天过年了,真出案子不是给全分局上下找不痛快?他都能分分钟模拟出杨老大的黑脸…
好在,推门进来的不是老左,而是尚洪波这个最近貌似被带跑偏的货。
“别告诉我褚佑宁那小子又去会小女友了,”周南先声夺人。
祖傳土豪系統
尚洪波一脸蛋疼,“老大,您就看破不说破吧,咱们前段时间隔三差五就奔外面调查核实,人家小两口也确实有日子没好好处了。”
“嘿,合着我是不是还该表扬一下?”
周南掐着手指头算了下,派给二人这活,少说也有一个季度往上了吧?
期间俩人倒也不是一直在外面,只是有线索了才会去查。尚洪波还好,队里的活没落下多少,褚佑宁那货…就不说了,能摸鱼就没有见着人的时候!
周南本是随口一侃,没成想一向老实的尚洪波居然接口了,“这回啊,您还真得夸夸咱们。”
“人找到了?”周南眼睛一亮。
尚洪波点头,“提了DNA已经送去比对,八、九不离十,线索指向细节都对得上。”
周南禁不住双掌一拍,这个时节好,赶在了年前!虽然晚了二十多年,到底在这一年的三十前,实现了团圆!
老郭这事儿,困在周南心头多时,此刻无限接近,难免心潮澎湃了些。
正待说话,办公室门又一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褚佑宁居然出现了。
“DNA比对可还没出来呢啊,你这就来要红包了?”周南心情不错的调侃,连带着对这厮时不时的摸鱼行为都视若不见了。
“还红什么包呐,”褚佑宁丧着脸几步走到周南面前,向其展示屏幕上的新闻。
“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唐的儿子找到了!”
这标题可谓无比简单明了,一点歧义没有,于是周南神奇的看向面前二人,“不是说DNA还在比对?”
褚佑宁闻言更丧了,指了指新闻内容某处,“您知道的,自打电影上映后,这起案件引起了全国关注,也得到了部里的高度重视,挂牌督办。”
“所以?”
褚佑宁不情不愿道,“所以部里先了一步,可不是我和波仔不卖力啊,主要部里的技术过硬,听说是尝试将被拐儿童儿时照片在数据库中进行大海捞针式的比对,通过人脸识别技术筛选出了一部分长相相似的人员。咱们之前不是也把得到的线索传给部里了吗,两相结合,这才比咱们先了一步。”
亦是刚闻讯的尚洪波,“!”
虽然但是吧,能理解这俩货的心情,周南还是开口道了一句,“不管怎么样,能找到人就好。”
这是大道理,但任谁白忙活了这么久也得有点小情绪不是?
蔫蔫窝到椅子上的褚佑宁看着手机弹出的新闻,神情更萧瑟了,“部里把认亲会定在了年三十儿…”
得,这还真是将团圆进行到底。
“格局,站位!”
周南拿出了从前政委邵阳那习得的“武艺”,终于平定了二人。你还别说,忽然没了这么个人念经,理论知识有点不够用了呢。
啥?不是有江夏?
周南觉着自家这新政委的理论知识储备,很可能还没他多。就…共同进步吧!
人生哪有事事圆满。
此事揭过。
正准备再找点啥活儿把这俩货打发出去,周南的电话忽的毫无征兆响起。
不是?他刚才是不是立过什么flag来着?
这玩意真是一立一个准!
……
给春晚导演打电话再次请了个假,又将考察报告扔给一脸懵的小夏,四十分钟后,周南带队出现在了京郊某乡间公路。
一月的京都室外,可就是纯物理攻击了,尤其昨儿个刚下过雪,而众所周知,最冷的正是雪化的时候。
刚从警车上下来,捂着大棉袄的褚佑宁就是一个哆嗦,“不是,老大,我这才受了心灵创伤,您不安慰下也就算了,怎么还拉出来进行身体折磨?”
嘴上贫着,小身板倒是麻溜儿的朝警戒线走去。
尚洪波倒是无愧那身腱子肉,神态自如。
是的,由于事发突然,老左他们各自在外忙活,周南索性直接把这俩正好“无所事事”的货给带上了。
“周支,”首先迎上来的,是适才给他打电话的裴远航。
啥?名字又没印象了?那再介绍一下,就他亲自招的仨警校生之一,被分到交警队那个,前段时间还在街上偶遇过一次。
不过和之前颓废的精神状态相比,现在小伙看起来可精神多了,没看连称呼都变了吗?看来是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定位,可喜可贺。
周南点头,“什么情况?”
适才电话,裴远航也仅仅是简单说明发生了一起疑似是伪装交通事故的死亡案件,具体认定,还需专业人士判断。
远远的,几人就看见一辆重卡刹停在路中间,后方…是一道长长的血痕,望之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