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兩千三十六章 君王無情閲讀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细雨潇潇,古树参天,原本清静肃穆的尼寺之内杀声震天,尼子们惊叫乱窜,无数死士骤然遭遇突袭慌乱无序,死伤惨重。但毕竟训练有素,很快在付出极大代价之后稳住阵脚,试图接阵予以抵抗。
然而只是徒劳,“百骑司”虽然任务职责在于刺探、缉捕,但毕竟隶属于军队,平素皆以战阵之法加以操练,仅只是单兵作战的话死士们还有一些机会可以杀伤“百骑司”好手,但此刻两方对阵,登时被更加擅长协同作战的“百骑司”打得落花流水。
“百骑司”迅速以军镇对攻还以颜色,刀盾兵在前、长矛兵在后,最后则是弓弩手游走机动,或是远程压制或是射杀阻截,杀得死士溃不成军。
死士作战悍不畏死,却不是不会死……
李君羡站在寺门之外,不断听取寺内传出的战报,知道大局已定,唯一不能确定的只是能否将这些死士一网打尽,不过即使有一二漏网之鱼,也并不能影响大局。
最麻烦的还是善后不好处置,毕竟这尼寺之中皆是高祖皇帝一部分无子女的妃嫔于此带发修行,如今不仅受到惊吓,一旦消息外泄更会引起舆论哗然,高祖皇帝颜面无存,那些个亲王殿下岂能饶得了他?
正自烦恼,有亲兵匆忙前来禀报:“大统领,城内多处里坊受到百姓冲击,形势不大对劲。”
李君羡蹙眉,想了想,问道:“城外可有最新消息传回?”
亲兵答道:“本来应该有的,但是京兆府封锁了多处街巷,怕是咱们的斥候的被耽搁了。”
李君羡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城外发生了大事?上一个斥候传回的信息乃是李勣已经下马跪地“恭迎圣驾”,这就意味着李勣已经放弃与东宫抗衡,做出了归附的姿态,此等情形之下还有谁能横生波折不成?
正在这时,斥候终于气喘吁吁的抵达,尚未到身前便从马背上翻下,疾跑几步,面色潮红,声调都已经变了:“陛下……陛下……陛下回来了!”
轰!
李君羡只觉得好似天降一道雷霆打在自己头顶,整个人头昏眼花、心跳急促,几乎喘不过气来。
怎么可能?!
他揉了揉脸,好不容易缓过神,急声问道:“此事当真?”
那斥候也知道有些匪夷所思,忙道:“千真万确,陛下由‘玄甲铁骑’护送,已经见过太子殿下,如今正向春明门行来!卑职得了消息即刻回报,只不过如今城中各处都已经知晓,百姓们群情激动试图冲上街头迎接圣驾,京兆府的衙役不敢撤去各处里坊的封锁,所以卑职被阻拦耽搁了好一会儿……”
后边的话李君羡已经听不清了,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陛下没死,那我就要死了……
枕邊密語
对于朝中绝大部分人来说,无论身处哪一方势力,无论局势如何变幻,对于自身性命来说都没有太多危险,就算太子登基,关陇那边的勋贵们也照样钟鸣鼎食,只不过手中权力被虢夺而已。
但他李君羡不一样!
“百骑司”不仅仅是李二陛下的卫戍部队,更是李二陛下赖以掌握朝局、大臣的利刃,知道太多宗室、皇族、大臣的秘辛。作为帝王的第一“心腹”,信任固然远超绝大多数臣子,可一旦局势有变,最先需要被“灭口”的也是他……
一旦陛下回京,才不会管什么太子乃帝国正朔有监国之责,更不会管什么关陇起事危及帝国社稷,只会在意他这个“帝王心腹”已经彻头彻尾投靠东宫,跟皇帝再不是一条心,岂能留他?
更被说眼前济度尼寺被夷为平地,不知多少高祖妃嫔遭受惊吓之后尚要面对流言蜚语,等那些高祖的儿子们闹腾起来,需要一个人出来背黑锅的时候,他李君羡岂不是完美人选?
想到这里,李君羡浑身冰冷。
他始终坚信对李二陛下是忠心耿耿的,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在李二陛下东征的那段日子里一直保持与东宫距离,努力做好一个“帝王鹰犬”的本分,不曾逾越半分。
可是陛下你驾崩了啊,太子就是名正言顺的帝国接班人,难不成我还能自尽追随您而去?
李君羡觉得嘴里发苦,命运着实弄人……
“大统领,战斗接近尾声,寺内一共藏有大约百余名死士,已被击杀殆尽,很难留下活口。”
副将自寺内跑出,回禀战况。
李君羡这才缓过神,叹息一声知道眼下已经没有回头路,李二陛下是不会重新接纳他这个“叛徒”的,想要活命,就只能追随太子殿下一条道走到黑,至于太子是否自身难保,那就再另说吧……
眼下自然是要将职责所在之内的各项事务处置妥当。
他沉声道:“留下一队人马肃清残敌,有没有活口无所谓,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同时将寺内尼子安抚好,绝不允许出现兵卒凌虐尼子之事发生的,但凡有一例,你自裁谢罪!”
“喏!”
副将显然也知道这济度尼寺之内尼子的身份,郑重应诺,转身大步走入寺内。
李君羡又叫来一个校尉,吩咐道:“立即联络咱们在各处王公府邸的内线,任意一家若是意欲趁乱生事、挑拨怂恿那些百姓,试图搅乱局势,第一时间向吾报备,然后第一时间予以抓捕,无论对方是谁!”
眼下随着陛下回京的消息逐渐扩散,可以想见这些拥戴李二陛下的百姓军民将会是何等激动疯狂,一旦有人从中挑唆、怂恿,将会发生巨大的骚乱,而身负监国之责的太子,责无旁贷。
原本陛下回京太子的地位便已经岌岌可危,若是再有把柄递上去,太子的处境愈发危险……
“喏!”
校尉领命,飞奔而去。
李君羡瞅了一眼古树参天的济度尼寺,转身便走,对身边亲兵道:“马上召集人手,对城内各处里坊严密监视,同时通知京兆府与东宫六率,若有哪一处里坊的情况失去控制,立即派兵进驻,绝不能容许百姓冲出里坊涌到街巷之中!”
農門桃花香
實況地下城!Live Dungeon!
“喏!”
一道道命令下达,“百骑司”全体出动,联合京兆府、东宫六率将整个长安城都监控起来,一旦发生任何骚动,都会予以严厉打击。
*****
细雨迎面打来,李二陛下立在车辕之上非但未曾感到半分阴冷,反而面色潮红,体内的燥热并未完全发散,依旧心情浮躁。
他眯着眼睛,前后左右皆是最为忠心的“玄甲铁骑”护卫,再外围则是无数兵卒层层叠叠的簇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兴奋,对于他这位大唐皇帝重返京城报以最为热烈的反馈。
望着越来越近的春明门,那高大巍峨的城楼在李二陛下眼中生出几分亲切,却并无多少喜悦。
毕竟不顾名声向外释放自己“驾崩”之消息,最终却并未得到预想之结果,怎能不心生郁闷?
所以此刻即便面色如常、冷静肃穆,但心底的火气却犹如积攒的岩浆一般,随时随地都能爆发出来。
哼哼,李勣,房俊,李君羡……都给朕一个一个的等着!
王瘦石立在李二陛下身侧靠后,正好能够看见陛下侧脸,以他对陛下的了解,知道陛下此刻心中怕是早已怒火滔天,尤其是刚才太子率领东宫军队以及朝中文武大臣“恭迎圣驾”的模样,那些文臣武将、东宫兵卒即便是在眼见陛下“死而复生”之后,依旧以太子马首是瞻……
想了想,王瘦石微微往前挪了两步,贴近李二陛下,小声道:“启禀陛下,关陇起兵,意欲拥戴魏王、晋王其中之一扶立为储君,太子殿下为免叛军名正言顺的另立储君,故而将魏王、晋王两位殿下裹挟至右屯卫大营,所以关陇不得已拥立齐王为储君,最终功亏一篑。如今长安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各方势力争斗不休,右屯卫也并非安全之所,万一魏王亦或是晋王其中之一发生意外,实在是皇家不可承受之痛。”
小 黑 大叔 茶 裏 王
李二陛下蹙眉,到了这步天地,何必背地里再告太子一状?
但是心念一转,悚然而惊!
这哪里是告太子的状?分明是点出太子的一处死穴。
为了怕魏王、晋王被关陇胁迫立为储君,对太子的合法地位造成威胁,所以太子撤出玄武门时将魏王、晋王一同带到右屯卫大营,既确保二王不为叛军残害,又能防止可以从身份上对储位造成威胁的两人受到叛军胁迫,这的确是稳妥的做法。
但假若二王其中一起或者其中之一暴卒于右屯卫大营之内,不仅太子难逃“屠戮手足”之死罪,房俊更是要背负“残害皇子”之大罪,凌迟处死亦不为过。
而李二陛下相信,以王瘦石多年之经营,右屯卫之中必有其眼线耳目,若是对二王予以投毒甚至暗杀,成事之几率甚大,困扰自己多时的难题,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