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劍仙在此-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天才太多的煩惱展示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百倍共鸣?
那是百倍共鸣才有的可怕现象。
能够形成如此共鸣,不仅仅意味着在始祖讲经过程中有所悟,更意味着听经的过程中直接得道,契合了始祖之道,产生了突破。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异变给吸引了。
就连独孤阙也不例外。
如果是之前独孤天凰的两次共鸣,是一阵疾风的话,那此时广场上传来的景象,所谓的百倍共鸣,就是滔天飓风了。
而能够造成这种滔天飓风的人,又是何等的恐怖绝世?
独孤天凰在此人的面前,差了千万倍吧?
是谁?
是谁能够闹出如此可怕的声势?
所有人的心中,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
突然,一道大笑声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
独孤文秀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道:“是吾女,一定是吾女天凰,竟是三次共鸣,这第三次又是百倍共鸣,哈哈哈,我就知道,当初吾女诞生降世,就有天降异象,紫霞漫天,凤鸣九霄,哈哈哈。”
众人一怔,旋即都反应了过来。
没错。
天才哪有那么容易出现。
几千几万年才一个。
所以此时造成百倍共鸣的人,一定又时独孤家的天女独孤天凰。
独孤家,这是要逆天啊。
就连马晗的脸上,也露出了紧张之色。
他有点儿为自己的顶头上司担心。
得到了这样一个绝世天骄,后果真的是局长大人可以承担的起的吗?
林北辰的眉毛,也皱了起来。
他妈的。
这独孤家真的是邪门。
还真的鸡窝里飞出一个金凤凰?
他的心中,生出了一丝杀意。
荒古族若是真的出现一位可以成长为始祖的妖孽,对于北辰军团一方来说,绝对是个坏消息,毕竟天才总是秉承气运而生,算是一方的气运之子,造成的威胁,可能并不仅仅是在战力方面。
必须得想办法,除掉这个独孤天凰。
独孤文秀看到林北辰的面色,顿时又直接嘲讽了起来:“姓李的,呵呵,笑不出来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他连独孤阙这个老祖都不怕了。
很快。
消息从广场里传出来。
“百倍共鸣者,是一个叫做花如烟的女子……”
花如烟?
众人都是一呆。
不是独孤天凰?
独孤文秀脸上骄横的表情,一下子也都凝固了。
不是吾女?
这怎么可能?
花如烟……这个名字虽然恨不熟悉,但这个姓氏,难道是?
“呵呵。”
这时,林北辰突然一声轻笑:“才百倍共鸣啊,倒也勉强算是对得起我争取来的这个名额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呆。
这么说来,花如烟果然是花家的人。
但是你听听,李少非说的这是人话吗?
才百倍共鸣,才?
还说什么勉强对得起,勉强?
这样臭不要脸茶里茶气的说话,真的好吗?
独孤文秀脚步一个踉跄,面色陡然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不该在一切还未尘埃落定时就树敌。
可这能怪谁?
往年的开坛讲经,能够出现一个道音共鸣,已经是顶了天了,谁知道在自己女儿两次道音共鸣之后,竟然还能出现一个百倍共鸣呢?
而且,偏偏这个人,还是花家的。
就连新祖独孤阙也都愣住了。
百倍共鸣啊。
这在毒剂道始祖讲经的历史上,还未出现过吧?
就连他自己,当初也只是一次共鸣而已,那已经是漫长年代之前的事情了。
花家出了一个妖孽啊。
这下子,所有人看向林北辰的眼神,瞬间都变了,变得敬畏,变得讨好,变得唯唯诺诺。
尤其是之前开口为独孤文秀说话的几个权贵,一下子就好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受,嘴唇颤抖着,眼中带着太好的眼神,却又没有说出话来。
林北辰淡淡一笑。
米如烟还真的是给自己一个巨大的惊喜啊。
百倍共鸣意味着什么,他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比独孤天凰屌爆一百倍。
“呵呵,我花家一个小小下人,有始祖之姿啊。”
他淡淡地道。
独孤文秀一张脸顿时就黑了。
他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打脸,脸都快肿成猪头了。
刚才他吹嘘自己儿女有多狠,现在的脸就有多疼。
新祖独孤阙面色一沉,正要说什么……
轰隆。
讲经广场上,再度传来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巨大动静。
肉眼可见一道道雷霆轰鸣,模糊的道则在与毒剂道始祖讲经时散发出来的大道气息相撞击融合,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更有一朵朵墨绿色的天花绽放,花瓣片片洒落……
“这是……”
“百倍共鸣?”
“是谁?莫非还是之前那个花如烟?”
众人再度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新祖独孤阙本来要说的话,也咽了下去。
这次,独孤文秀也机智地没有开口,而是在等待着确凿的消息传来。
火爆天醫 神來執筆
片刻后。
一名独孤家的高手飞射而至。
“是谁?”
独孤阙直接抢着发问,道:“可还是那花如烟?”
这名高手被老祖盯着,顿觉压力巨大,颤声道:“回……回禀老祖,不是花如烟。”
“哈哈哈。”
独孤文秀顿时大笑了起来,道:“我就知道,必定是吾女天凰,哈哈。”
那高手看了一眼家主,低声道:“也不是大小姐。”
独孤文秀的笑声戛然而止。
“是谁?快说。”
他喝道。
只要不是花如烟就好。
第二个百倍共鸣天骄出现,意味着独孤家又有了转圜的余地,只需要讨好这位新的百倍共鸣者,与其联手,就可以对抗花如烟。
那高手颤颤巍巍地道:“回禀家主,是……是……是一名叫做花洛雪的女子。”
独孤文秀顿时石化。
又姓花?
不会吧?
独孤阙和其他人,下意识地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不疾不徐地喝了一杯酒,叹息道:“想不到我花家又一名下人,竟然具有始祖之姿,呵呵,真的是让人欢喜呢。”
月潮荒歌
说着,他看向独孤家众人,以及其他权贵,带着淡淡的忧愁,真是真诚地道:“天才太多,该如何平衡?又得消耗不少的脑汁……唉,这种烦恼,你们能懂吗?”
———-
先婚厚爱,残情老公太危险 君飞月
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