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武破九荒 起點-第6150章 定域第一場讀書

武破九荒
小說推薦武破九荒武破九荒
内海四域,始域为尊。
即便始域边缘,都有傲视另外三域的优势。
在钧蒙浩海的历史上,甚少有始域强者,降临另外三域。
更别说爆发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了。
“水云山、北斗庭、寒鸦庙……”
萧叶的目光遥望,在幽域中驰骋的身影。
他和庞峰等人,在始域边缘历练了数次,对很多势力都有印象。
其中一部分,还曾招揽过他们。
“始域的强者来了!”
白鹿书院的生命,则是心头震动,通体冰冷。
因为此刻。
从函门关现身的强者,实在太多了。
粗略估计已有五十万左右,几乎都有八阶初期的水准。
“才五十万而已。”
“始域边缘能出动的高阶生命,绝对不止于此。”
洛琉璃淡漠道,让白鹿书院生命齐齐失声。
如此悬殊的差距。
他们真有希望吗?
这时,始域强者们也在打量白鹿书院一方。
当他们注意到人群中的萧叶、洛琉璃后,脸上的张狂瞬间凝固。
“是他们,曾灭掉摩诃城的五大天才!”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一尊尊八阶强者,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时隔多年。
他们对萧叶五人的印象,依旧极为深刻。
此刻得见萧叶五人,他们心中涌现惊涛骇浪,联想到了许多。
“原来他们来自白鹿书院,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之中有人身怀鸿龙祖力,难怪混元巨头,会推动定域战争了!”有人暗恨。
说起来,他们也很无辜,是迫卷入这种博弈中的,还要赌上未来,心中自然怀恨。
渊域的白鹿书院生命,他们不怕。
可萧叶等人昔日战绩,实在太过辉煌,能逆境斩杀八阶后期的摩诃城主,所以一些八阶生命,都露出忌惮之色。
“怕什么?”
“这等级别的战争,个人实力影响不到大局。”
“别忘了,我们始域边缘,亦有强者参战。”
有生命在平静开口,同时望向身后。
此刻。
函门关内还有光辉在升腾。
只见百尊头角峥嵘的生命,并肩走了出来。
他们肌体生辉,周身缭绕的混力波动,已然企及八阶后期,和摩诃城主、碧落之主同境。
“这些大人物也来了。”
“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势力联动。”
始域边缘的生命心情平复,然后纷纷奔赴位面战场。
“来自始域的八阶生命,已经破百万了。”
“而且,还有百尊八阶后期的恐怖存在!”
白鹿书院的生命,心情已经沉入谷底。
但大战在即,没有了退路。
他们亦是动身,登临位面战场。
“始域边缘的高阶生命,绝对不止这些。”
萧叶和庞峰等人,在以意志进行交流。
他们坚信。
定域战争第一场,始域边缘的势力,会有所保留。
后面两场,才是关键,搞不好还会有八阶巅峰出现。
交谈之间。
十三万书院生命,已经冲进了庞大混元位面中。
萧叶驻足,仔细打量。
这个位面,无尽混沌光如瀑流淌,可见山林陆地,高深流水,无垠荒漠。
论疆域之广,远超他所见的任何位面。
萧叶释放出混元意志,如石子落入深渊,久久不见回声。
“定域战争第一场,你们只要保住性命即可。”
这时,一阵温和的声音,传入书院生命耳中。
只见一袭银袍的白鹿院主,凭空出现在混元位面附近。
定域战争,虽然不限手段。
可白鹿院主来自始域,身份受限,和紫研皆不能亲身参战。
白鹿院主也早就表态,定域战争的关键因素不在于他。
“院主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我们听命行事即可。”
书院生命在低声议论着。
咚!
就在此刻,整个位面战场摇动了起来,一颗脸盆大的心脏浮现在高空,正在铿锵跳动。
这颗心脏,形似混沌天心,与这个位面气机共鸣,下一刻便垂落下来,消失在茫茫位面中。
“第一颗位面之心出现了!”
很純很美好
“找到位面之心,将其炼化,就能赢得第一场!”
一百多万始域边缘的生命,都是轰然暴动,开始搜寻了起来。
“这个位面,由混元巨头凝练而成,实在太浩瀚了。”
“要找到一颗位面之心,不亚于大海捞针,怕是要不少时间。”
萧叶混元意志汹涌,无法洞察位面之心的所在。
“第一颗位面之心,让给他们。”
庞峰低喝一声,示意书院生命聚集在一起。
“这些家伙,竟然不去找位面之心,是准备放弃了吗?”
始域边缘的八阶强者们,注意到书院生命的动向,都是神色各异。
不过。
他们志在取胜。
所以当下,都在积极寻找位面之心。
萧叶等人,自然乐在清闲。
他们落在一片山林间,默默调整着状态。
反倒是洛琉璃,在蠢蠢欲动,最终按捺不住冲了出去。
不久后。
有战斗波动从远方席卷而来,让无相子和宁悲虹相视苦笑。
自踏入八阶以来。
洛琉璃的实力,就越来越变态,如今在主动袭杀始域边缘的生命。
当然。
他们也不担心洛琉璃。
以对方的手段,被众多八阶强者围攻,即便不敌,也能脱身。
“即便我们不去争夺第一颗位面之心,始域边缘的那些生命,恐怕也不会罢手,早晚都会杀过来。”
萧叶默默眺望。
在他的感知中。
有好几尊八阶后期的强者,在附近徘徊,流露出杀意。
萧叶也不觉得意外。
现在他的身份已经暴露,始域边缘的强者,定然能猜到他身怀鸿龙祖力。
说不定。
就会有强者得混元巨头授意,在定域战争中对他下杀手。
“你猜的没错。”
“定域战争我们要胜,你们的命,我们也要收,不然我等参战,还有什么意义。”
霎时间,有冰冷的声音,如黄钟大吕在震动,让山林间的书院生命,一个个肌体震颤。
抬眼望去。
三道高大的身影,从远处缓步走来,磅礴的杀意似浪涛滚滚,在无情的宣泄着。
他们达到了八阶后期,豁然杀到了这里。
萧叶豁然起身,发丝乱舞:“不怕死的话,尽管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