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873章 奧斯塔拉女公爵卡洛塔與佩切涅格汗國太子卡甘相伴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一路上耽搁了很多时间,当卡甘的马队抵达罗斯的南部边境早已是十一月份。
他们走在苍茫的世界,在寒冷中负重前行。
装在木桶中的黄油、奶酪冻得如石头般坚硬,士兵的胃囊水袋里的清水也成了冰坨。准备贩运的反曲弓全部卸下弓弦,弓卷曲起来被大团羊毛包裹着,以此抵抗极寒对弓的摧残。
佩切涅格-基辅武装商团就是在偷袭斯摩棱斯克人村庄时期耽误大量时间,而今天降大雪气温低得厉害,彻骨的寒冷令这些草原之子都为之胆寒。
草原的冬季也很冷,但没有北地这般极寒。
对此卡甘固然是早有对策,他的部下特意换上皮衣,也给马匹的重点部位裹上羊毛毡子。也多亏这些突厥马长出了冬季夸张长的鬃毛,再加之中途掠夺了一批燕麦喂马,北上之路对于马队可以硬抗。
但是那些被绳捆索绑的奴隶,一百人中竟被冻死了二十人!
奪 舍
每一名奴隶少说也能卖到一磅银币,如此就被冻死了,卡甘痛心不已。还能怎么办呢?剩下八十人仍能买上不少价钱。
马队的确来得太晚了,唯一的好处便是可以利用冰封的洛瓦季河作为通途。骑兵的坐骑都在罗斯这里换上了碳钢马掌,马掌下有故意打造的凹槽,它抓地力很好,最是适合在冰雪地域活动。
马蹄塌河冰掀起大量冰屑,也带来不小的噪音。
他们是一支浩荡的部队,随着马队已经能看到新罗斯堡被风雪侵蚀后的灰白色木墙,一面罗斯旗帜突然树立起来。
卡甘以此表明自己盟友的身份,然而在他立旗之前,藏于森林中狩猎的人们,早就注意到这支马队。
当他们在河畔雪地的最后一个宿营夜晚,大量火光便暴露了位置。
奥斯塔拉人猎貂人注意到这一情况便急匆匆回禀女公爵卡洛塔了。
此时,所有的格兰人已经完成移民,冰天雪地的当前并不适合建设定居点,恰好新奥斯塔拉城里还有一批充当仓库的木棚,甚至根本就是备用马厩,格兰公爵斯瓦尔加德虽觉得住马厩实在不怎么样,迫于形势如此安顿了民众。
城市人口突然增加,由于两个部族自古依傍而居,如今再度聚首关系颇为融洽。
猎人的突然禀报严重干扰到奥斯塔拉-格兰人的冬季建设,突然出现的大量火堆令人警惕。
事情抛给了卡洛塔,回来并没有多少日子的她必须做出定夺。
猎人半跪在自己面前汇报了一番,说来说去也没说明白。
“大量的篝火堆,总不会是那些佩切涅格友人吧?过两天十二月了,他们这时候来?我很担忧。”
斯瓦尔加德对佩切涅格一窍不通,他现在的身份活脱脱的一员大将,若有战事就听卡洛塔指挥。最近突击学会了骑马(策马狂奔不颠下来而已,虽然学习时期时常掉到雪堆里),现在正是跃跃欲试。
“你拿不定主意,说不能是敌袭。你说过的,这里是罗斯南疆,南方还有敌人。”
“是有敌人,但佩切涅格和基辅都是做生意的老伙计。”卡洛塔揉着自己无毛的下巴陷入沉思。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你提前下令军队做好准备即可,是敌是友我们都有准备。咱们现在联合的,能拿得起武器的人加在一起有数百,南边的敌人来袭不必畏惧。”
“敌人真的来了我也不畏惧。”卡洛塔定了定思绪,“那就做好战备。”
罗斯的骑兵分区域驻扎,主力部队驻扎在第二大城市诺夫哥罗德,次要部队就在伊尔门湖最南的新奥斯塔拉城。主力骑兵仍在进行训练,留在南疆的人数虽只有一百骑,他们中一半属于老兵。
骑兵穿着北极熊皮衣,头盔蒙上北极熊皮,妆点大量蓝色条纹布带,顶端还插上大雁飞羽。
驻扎的骑兵皆是常备军,他们的军饷、坐骑饲料原则上都是国王提供。不过由于驻扎地的特殊性,一部分物资是奥斯塔拉人在供应。
长于畜牧的奥斯塔拉人和格兰人,摇身一变成为牧马人,一批新马驹已经成长到可以乘骑,两族距离全体骑兵化已经不远。只是这些突击骑马的维京人,并没有国家常备骑兵那般衣着华丽。
忙着养马的骑兵战士随时待命,所有可乘骑马都在临战状态。
卡洛塔发现这是一个契机,他估计来者是迟到的朋友,但若真是斯摩棱斯克人来犯,自己也不是毫无准备。她把自己的集结视作一场军事演习,人们行动之速令人暖心。
正规骑兵加之会骑马的人充数,三百余骑的大军赫然集结。
守在城墙的士兵虎视眈眈瞄着冰封河道,注视着河道上特别设立的路障——砍倒的红松。
对于卡甘,他完全想不到自己的最后道路还能遇到阻碍,前面就是奥斯塔拉城了,自己的马队却止步于路障?
“这是怎么回事?罗斯人是不是对咱们有什么误会?”萨克伊警惕地嘟囔。
戴着墨镜的卡甘咬了咬牙,“搞不好是那个女人的私人行为。”
“何以见得?”
“谁知道呢?至少我的留里克兄弟不会摆弄这种把戏。”
事情到了这一步误会完全解除,只要看看来者的脸就知道他们是佩切涅格人。把手路障的人们前去文化,随即就牵引着绳子将拦路的松树全部拉开了。
与此同时,禁闭的城门打开,一众骑兵鱼贯而出,这场面着实令风尘仆仆的马队大吃一惊。
唯有的一位矮个子的人没有戴帽,那人有着黄金般的头发和随风飘逸的马尾。
“果然是你,奥斯塔拉可汗。”卡甘自言自语。
他的言语果然被大吃一惊的贝雅希尔听到:“哥?你刚刚说可汗了吧?什么可汗。”
“是奥斯塔拉可汗。一个女人。很快你就见到了。”
一个女人当部族首领,在草原上并非罕见,尤其是可汗暴毙又没兄弟,可汗儿子年幼,这种时候可汗的正妻或是大妃就会被推举成女首领,可谓可汗。
卡甘和妹妹说得尽是突厥语,也用本民族习惯以可汗称呼卡洛塔这位女公爵。
论年龄,卡洛塔已经年满二十,作为一介标准的维京女人,她的身体正处在巅峰状态。她是一位女战士、一位女公爵,腿上虽有陈年痼疾,这番骑上马完全看不出毛病。
她带着全体骑兵以械斗之势奔向卡甘,逼得所有草原骑兵下意识握紧剑柄,乃至骑矛向前倾斜。
她又赶紧收手,令骑兵队排好阵列,那些衣着华丽的正规骑兵排成横列,几乎填满冰封洛瓦季河河道。
卡洛塔攥着缰绳在阵前踱步,她一眼看清了卡甘的脸,即便这个草原男子还带着墨镜。
她策马走去,亲自与远道而来的马队打照面,又径直定在卡甘面前。
不及卡甘开口,她先说话:“我还以为是斯摩棱斯克人愚蠢的偷袭了,想不到居然是你们。卡甘兄长,你们来得太晚了。”
有了合适的话茬,卡甘摘下墨镜,先是以犀利的眼神瞬间威慑,再笑谈:“的确,我们来得晚了,可我们还是来了。你知道我们来晚的缘由?”
“当然是路途太过于遥远,这片世界大雪皑皑,你们能平安抵达罗斯定是诸神的祝福。”
“不必客套。实话告诉你,你们罗斯担忧的斯摩棱斯克不算强力。我们中途偷袭了他们,还抓到了不少奴隶。”说着,卡甘脖子向后拧拧:“我们抓到了不少女人。如何?卡洛塔妹妹,我们可以做交易。”
“嘿嘿?你竟叫我妹妹?”
“有何不妥?我与留里克是兄弟,你是她的一位妻子,所以我们也算是亲戚。你是奥斯塔拉的可汗,我是佩切涅格可汗,我们同样高贵,应该好好做生意。”
卡甘这般套近乎撩得卡洛塔想笑,他倒也不是发自内心要高规格抬举实际还是缺人少马的卡洛塔,只是因为自己的马队驮着一群奄奄一息的俘虏,而今可算找到第一个马甲当然要赶紧脱手,省得再冻死赔钱,甚至得此机会得赶紧低价脱手把钱赚到。
当是时,一位矮个子少女牵着缰绳迎了上来。她正是贝雅希尔,经过了血的洗礼终成女战士,在看到自己的大哥和别的漂亮女人说话,心中免不了有些怪异感觉。
卡洛塔直勾勾地与这些草原少女对视,无形中两个女人像是在对话。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妹妹贝雅希尔。”
罢了,卡甘再以突厥语介绍起卡洛塔的高贵身份。
“她?是一位女可汗?”
“至少和罗斯可汗同级。也是罗斯可汗的一位妻子。”
金发女子有着双重身份,很显然自己嫁给罗斯可汗留里克后,眼前的女人也成了自己的姐姐。贝雅希尔便懵懂地试图用突厥语说明自己的身份,可惜,卡洛塔完全听不懂。
卡洛塔看向卡甘:“她是你妹妹?很不错的女孩。你们来得还是太晚了,现在非常寒冷,全都跟着我进城吧。你们……可以在我的城堡里歇歇脚。”
潇潇夜雨 小说
作为南疆城市的唯一好处,便是能最先接触来自南方的商贾。卡洛塔看清楚了今年度的佩切涅格-基辅联合商团的规模,它肉眼可见的比去年小。
虽然商团小了,其上的货物可是太诱人了。
女人!大量的女人!
校花的極品高手 護花高手
虽然卡洛塔也是女人,对待这些女俘虏,她将之视作一种扩大奥斯塔拉-格兰实力的战略资源。
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女俘们都被“拯救”,她们身上的绳索被金属镣铐取代,被统一塞进一间温暖的马厩,如马匹般扔到茅草堆里。
女俘们无论年龄,皆被赏赐热腾腾的麦粥,被折腾坏了的她们也顾不得什么,看着熬煮得颇为粘稠的燕麦粥,得此饱餐的机会纷纷给自己塞了个肚儿圆。她们还被分发了皮革毯子,虽然身上有镣铐铁环实在逃跑不能,能裹着毯子吃饱喝足睡个囫囵觉,可是这段日子难得的享受。
她们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那些终于结束漫长的远征进入罗斯城市的佩切涅格人和基辅人,他们在这座边境城市住下,得到本地主人的“好生招待”。
因为,他们也是一种资源,所谓绕开卡甘,直接与这些佩切涅格人做小交易。
卡洛塔提供给武装商团热腾腾伙食和温暖住处,以及给马匹投喂草料和燕麦。这些物资当然不是免费的,卡甘一行需要那钱币或是物资兑换。
不过对于卡甘兄妹以及老熟人马客萨克伊,针对他们就是单纯的招待贵客了。
木质阁楼被壁炉烧得非常温暖,在这里女公爵卡洛塔突击准备一场接风宴。
他们割着烤肉大快朵颐又痛饮麦酒,卡洛塔虽是女流之辈,此番表现不亚于一位豪放男英雄。
她喝得微醉随口畅谈:“有一件好消息告诉你们,留里克不再是公爵,他先是罗斯的王也是瑞典的王。”
“瑞典”这一概念卡甘听得陌生但不是毫无了解。“我知道,是你们罗斯人的故地。”
“对,也是我们奥斯塔拉人。还有……”她指了指虽是列席却是透明人般的格兰公爵斯瓦尔加德:“他是格兰公爵,现在是留里克的臣子。西边是我们的故地。”
卡甘撇过眼瞧了一下,不觉得所谓格兰公爵如何。他对卡洛塔可怜的过去很有了解,而今此女成了女首领,他不得不钦佩。这便想到了自己的妹妹贝雅希尔,显然妹妹距离卡洛塔还是太远了。
借着现在大家都是心情愉悦,卡甘终于介绍起今年前来的除却正常商贸外的大事。
他帮着卡洛塔回忆一番一年前的往事,一件罗斯贵族们都获悉的事情。
“我的妹妹将嫁给留里克,她是我的亲妹妹,也是最小的妹妹,是被我父亲宠爱的小女儿。这场婚姻被我们佩切涅格所有贵族支持,希望……”
卡洛塔笑道:“希望我为你们做些什么吗?”
“倒是有一个。”卡甘借着酒劲胆子很大,他口吐真言居然哭出了声:“我们还是要离开的,我妹妹独自在罗斯。我知道,你是留里克的妻子,也是她的姐姐。我就是希望你把我妹妹也当做妹妹。她崇拜战士,尤其是你这样的女战士。她想要做骑兵,就像你一样……”
“就这?你何必哭泣呢?”卡洛塔觉得卡甘的表演过于滑稽,只好配着尬笑:“我还以为如何,没什么问题。你应该很清楚,留里克现在是国王,他的妻妾有十七人,再加上你的妹妹就是十八人。十八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宠爱这不现实,不过,我可以做她的姐姐。就是……”卡洛塔直勾勾盯着贝雅希尔,“我要听听她的意思。”
贝雅希尔不懂诺斯语,对斯拉夫语一窍不通,不过是突击学了一点斯拉夫语词汇罢了。
她听了大哥的翻译,磕磕绊绊说出一段短语,重点强调一个词汇“瓦尔基里”。
“你就是瓦尔基里吗?”
卡洛塔自听懂了翻译后哈哈大笑,但罗斯只有老祭司维利亚的灵魂升级为新的瓦尔基里受民众崇拜,自己有什么资格僭越?她倒是明白了贝雅希尔话语的意思,合着北境的女英雄都算是瓦尔基里,这种理解滑稽又可爱。
錦醫 天然宅
再看看贝雅希尔,她的面庞让人想起了现任大祭司露米娅,也是一个扁平脸黑发的女子,就是这张脸胖更加的和谐舒服。贝雅希尔年纪已经不小了,身材相比于维京女人矮小很多,脸庞有着强烈的稚嫩感,她就像是个孩子,可分明不是个孩子。
自己亲妹妹艾尔拉不在身边,以后也是聚少离多,若是自己身边多了一个小妹妹,生活也有乐趣。另一方面,还是由于奥斯塔拉人强项是畜牧业,这和佩切涅格人的经济模式一模一样,相同的生产生活方式造就的人们彼此有着亲和力。
卡甘抬举自己,卡洛塔真的飘了,她满口答应会善待卡洛塔,更声称:“在罗斯,只有生了儿子的妻妾才能得到真正的地位。我是传统贵族不必拘泥于这个,但我还是拥有儿子,我高贵的身份无人能质疑。贝雅希尔必须早点给留里克生育一个儿子,这才能在庞大的罗斯王国说法有分量,也才可能在未来分封一片领地。”
卡洛塔虽是酒后所言,她的说法正是一种真相。
卡甘又不是酒蒙子,一听那最后一句,浑身的汗毛都树立起来。固然嫁到罗斯的妹妹就算罗斯人了,但生育的孩子有一半的佩切涅格血统。倘若北方的一位罗斯贵族是这样的血统,他理应对南方的表亲关系密切。归根到底这是一场政治婚姻,妹妹个人幸福之于佩切涅格汗国的利益不算什么,她要做的就是生育混血的孩子,巩固两国关系。
若是卡洛塔女公爵能做好姐姐的责任,自己的妹妹未来也能得到幸福吧!
卡甘这番在套近乎,萨克伊一样在套近乎,他们把卡洛塔捧得很高,所以按照原来的路基,卡洛塔亦能反向套近乎。
卡洛塔敲打着桌案引得微醉的卡甘注意:“你送来的那些女奴我很中意。留里克现在人在新罗斯堡,你知道的,你若是直接去找他,要经过诺夫哥罗德、拉多加镇(渔村),然后才是涅瓦河入海口的新罗斯堡,这一去最快时间也得是半个月。你时间不够,不如就在我这里待着。你可以放心,留里克会在光明节后归来,到时候会和你商讨一些大事件。”
当卡甘闻讯何为大事件,她反倒不说了。
“所以,你要卖掉全部女奴,这很好!不如这样,你都卖给我,我用皮革、麻布、银币和粮食给你换。你有多少人?”卡洛塔问。
“八十个。”
“我全都要了。”
她承诺未来的日子会善待自己的小妹,这份承诺值得相信,再加上奥斯塔拉城提供给远道而来的商团大量给养,吃人嘴短的卡甘不想欠人情。归根到底奴隶贸易不如卖良马赚钱,卡甘就按照去年和留里克敲定的款项,将全部是女奴做了个打包价,赚了的钱大抵可以制服部下和战马在罗斯的正常消费。
我 真 要 逆 天 啦
“你给我五十磅银币或是等价货物就行了。”
如此,卡洛塔想都不想果断成交,她就怕卡甘酒醒后把价格再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