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星門 線上看-第402章 都很自信(求訂閱月票)鑒賞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此刻的洪一堂,心情之复杂,无人能理解。
李皓说,让出大道宇宙。
李皓说,你纵是李道恒的分身……又如何?
你曾救过我,教过我,你就是地覆剑洪一堂,你纵是分身,你也要活成自己,活成洪一堂!
什么算计,什么阴谋……在李皓这,好像不值一提。
你想打垮我?
你想用这个让我心态失衡?
你想挑拨离间?
都无所谓!
我不接!
你为的,不就是大道宇宙,不就是银月世界,不就是帝尊之位吗?
你要,我给你!
我想要的,我自己去争取,去拿。
杀我想杀之人,不惜一切。
爱我所爱之人,不惜一切。
这一刻的洪一堂,心灵上受到了冲击和震撼,这就是李皓,昔日,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其实只有一年多时间罢了。。
可是……为何感觉过了一个世纪?
当李皓取出了锦旗,他想笑,笑的又有些复杂,你是在告诉我,你还是那个李皓,从未变过吗?
往事如烟。
一幕幕,映入脑海。
回想当初,洪一堂心情复杂到了极致,轻笑一声,忽然开口:“正如你所言,连我都觉得,我真可能是对方的暗子,分身也好,还是其他……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
他自嘲一笑:“不过……也正如你所言,我是地覆剑,我是洪一堂!”
他看向李皓:“你既然决定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我便接下大道宇宙!若是真有一日,如你所言,李道恒真要收走了我……我便活成洪一堂,活成地覆剑!活成……银月武师!”
这一刻,他直起了腰杆,看着李皓:“这是我的承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可正如女王所言,这天底下,还有谁比我更合适的?袁硕死了,而今,我算是你最亲近之人,既然如此……我便告诉你,我永远都是洪一堂!”
女王为何会来?
月神真的那么大意,最后留下了一点记忆遗留,被女王获知?
也许,这就是李道恒的阴谋。
也许,一切都是假的,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可只要李皓去猜,去想,就会担心,就会产生隔阂,甚至心灵上遭受暴击。
洪一堂,目前李皓身边,最亲近之人了,从银月一路保护李皓,指导李皓的亦师亦友之人。
不怀疑,不去想……那若是真的呢?
这,便是对李皓心灵上的拷问。
可也许李道恒也没想到,李皓并未接下这一招,他轻轻松松,快乐无比地将大道宇宙,这个无数人,甚至帝尊都眼红的瑰宝之地,轻而易举地让了出去。
你不就是要这个吗?
我给你啊!
是分身也好,不是也好……我都给你。
在任何人看来,大道宇宙,目前是李皓最大的根本,最重要的根基,无法丢弃,也不可能丢弃的存在。
可在李皓自己看来……当被人知晓的底牌,其实就不是底牌了。
从一开始,他便是如此。
从未变过!
跳出去……一步又一步地跳出去,只有跳出这个棋盘,才能摆脱这一切,才能打破所有人的算计,他从未将银月世界的人,当成毕生之敌!
也许,这些人是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拦路石,很强大,很可怕。
可是,从心理上,李皓轻视这些人。
求道,为何不好好求道?
为何要如此求道?
证道帝尊……新武有路!
度过大劫,成就帝尊,区区一方小世界,新武强大了,自然可以攻下别的世界,想要大道宇宙,攻打红月世界,只要能力够强,只要自己敢拼……红月也有大道宇宙,就没你一席之地?
就算红月没有……再杀,再夺,再抢!
有这时间算计,也许,李道恒这些人早就证道成帝了!
实力上,他不如他们,可李皓一直觉得,这些人不如我银月武师洒脱!
十万年岁月,太漫长了。
如此漫长……不管外界过去多少年,此地货真价实的十万年,如此漫长的时光,只是为了等待收获一些别人不要的东西……如何超越前人?
后不如古,修炼为何?
后人修炼,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人铺路,后人该走的更远才对,后人若是只求前人遗泽,这不就是一种倒退吗?
他又想起了当初在战天城,七团长和他说的话,只要不死,那就使劲折腾!
人王他们便是如此!
所以,人王他们走的很远,走的很高,这才是真正的新武。
不折腾,墨守成规,如何超脱?
生命,不就在与折腾吗?
李皓,一直对标的都是这些人,是人王,是至尊,是剑尊,是血帝尊……这些人,想要什么,自己去拿,去抢,去夺……而不是算计十万年,等待别人抛弃的东西,这是天帝他们做的,是新武的失败者!
他不懂,为何,明知道新武天帝失败了,这些人还要学天帝他们?
前车之鉴,一点不吸取教训吗?
……
此刻,听到洪一堂坚定的话语,李皓露出笑容,稍显顽皮,仿佛在找回昔日的自己,仿佛在安抚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师叔,有何好承诺的,人活成自己就行!只要你不作恶……你想怎么活怎么活,责任、担当、负担都不需要,只要你不为非作歹,那就是好人。”
他看向远方,看向北方,露出笑容:“你就说北方那位,若是按照我的了解,也许很多人会讨厌他,甚至觉得此人空有帝尊之名……可在我看来,他活成自己就行了,他又没作恶,只要不惹他,他也不惹你,能为了一些东西,付出时间去做,这就够了!”
北方那位,也许很多人看不起,可在李皓看来……人家活的舒服就行,我不乐意参与,你非要我参与作甚?
若非此人实力太强,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李皓也不太愿意去骚扰那位。
可现实在这……他也只好算计一些,李皓却是明白,这样的行为,其实很讨厌,若是自己隐居,总有人骚扰自己,希望自己庇护他,自己也会很烦恼吧?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又看向洪一堂:“不说这些了,这一次,我和师叔暗中交接就行!唯有你知,我知……不要让任何人知晓!”
“为了以防万一……为了防止师叔真是对方分身,对方甚至有可能监视到师叔……”
李皓看向洪一堂:“师叔接下来的时间,将自我意识,全部封存于混沌长河!以混沌长河包裹自身,隔绝天地,隔绝一切!”
李皓轻声道:“对外,我会宣布,师叔闭关不出……无论他们觉得,是我杀了师叔也好,还是囚禁了师叔也罢……随他们猜去!而今,天下不少一位合道,一年时间,教育也开始走到了正轨,刚好,师叔也花点时间,好好琢磨一下剑道!”
李皓继续道:“剑道,师叔比我更懂!我其实不懂剑道……”
一位顶级剑客,说他不懂剑道。
洪一堂微微一怔。
李皓却是很认真:“我不懂剑道,我懂的,其实是道的运用……在我看来,剑也好,刀也罢,任何大道,只求两点,第一,长生!第二,强大!”
长生,强大!
洪一堂微微一怔,看向李皓。
李皓好像在阐述自己的大道本质,很是认真:“修道,修心!而道的本质,就是为了强大自己,而强大自己,求什么?求长生不死!而长生不死……又需要强大,这就是一个循环!这个过程,是修心的过程,做好人也好,做坏人也罢……只要坚定一个信念,这就是心!”
“长生强大,是结果。修心,是一个过程。而剑、刀、枪都是一个呈现……这其实不重要。”
“前路漫漫,上下求索,知道目标,坚定信念……而非漫无目的,如此一来,必有成功一日!”
洪一堂心中震动,看向李皓,轻声道:“那你的信念目标,又是什么?”
李皓笑了:“求索啊!”
洪一堂愣了一下。
李皓笑道:“师叔不觉得,大道很有趣吗?修道,是一种乐趣!比如一开始的势,然后神文,然后道脉,然后大道宇宙,然后精神海世界,然后实道、虚道、领域、战技……一步步去探索,一步步去试错,一步步推翻重来……每一次,都是一种享受,一种乐趣,这就是求索的乐趣!”
軍事宅轉生到異世界
李皓感慨道:“用修炼,去印证自己一些想法,去尝试,真的很有趣!比如说接下来的开天,这其实也是一种模仿,但是,一定不是终点!”
“大道宇宙本身就有,我现在只是尝试模仿大道宇宙……开我之天!就算成功了,一定也不是终点,一定还有更高层次的,更完美的道法!”
李皓笑道:“前人的未必一定就是对的,天地诞生的未必一定就是最完美的……但是,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自己去了解,去感悟,去做,再做开创……也许,后来者,又能在我这前人身上,学到一点什么。”
“就如我师父……”
李皓提起了袁硕,感慨无比:“我师父,就在前人的基础上,创下了五禽秘术,而五禽秘术,其实是我走到今日的一个根本……五禽秘术就融合了许多东西,融会贯通!师父能如此去创造,徒弟为何不可以?何况,我比我师父更强大了,我见识的更多了,我感悟的更多了……我不说超越其他人,也该青出于蓝,比我师父更强!”
“……”
洪一堂失笑:“袁硕大概不乐意!”
李皓也笑:“也许吧,我老师这人,嘴上说,青出于蓝好,实际上自负无比,觉得他天赋天下第一,不该有人能超越他……可惜,他见识太少了,眼界太浅薄!”
“……”
李皓哈哈笑了起来:“他见过天王之力吗?他见过半帝之力吗?他打过帝尊吗?这一切……我都经历过!所以,天赋不是唯一,关键在于见识、经历、运气、机缘、努力,之后,加上天赋,才能走的更远。”
两人不再谈及大道宇宙之事,也不再提及分身不分身的事。
仿佛,这一切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闲聊了一阵,到了最后,李皓忽然又道:“我现在还有一点准备不够充足……需要一点时间去准备,这个期间,师叔可以去看看红袖师叔,女王的话未必就一定是假的!”
虽然他知道,女王很不靠谱,可这一次带来的消息,未必就是假的。
洪一堂微微有些凝重,李皓却是笑道:“无需担心什么!分身也好,本尊也好……真分开了,就不是你了!之前,我用混沌河为本尊,凝聚分身,其实发现了弊端……分身,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思想……那就是活生生的人!不要去搞什么分身……三世之法一出,我就明白一个道理,万世唯我!”
“未来的我,不是我!”
他轻声说着:“也许,在别人眼中,未来的我是我,过去的我是我,现在的我是我,分身也是我……可实际上不是,我就只有一个!”
“李道恒他们热衷于分身……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当然,现在还没出大问题……可一直分身下去,迟早会出问题,只要你分身了,你就有一些弊端出现,也许你自己也不清楚。”
洪一堂微微皱眉:“你是说……新武的分身之法,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
李皓点头:“我纵观古书,新武帝尊,有几人会经常分身的?也就张家至尊,早年为了多出几分力,多分了几次身,人王这些人,都坚定唯我!他们不能分身吗?当然能!可为何不呢?剑尊不能分身吗?当然可以,北方那边都行,剑尊不行?为何剑尊不留个分身坐镇此地……只要留下分身,结合八卦阵法,来一位帝尊,都有希望斩杀!”
而且,对自身影响也不算太大。
为何剑尊不留分身?
妖孽鬼相公 彦茜
因为剑尊之道,就是万界唯我,万道唯我。
这是李皓最近的感悟,他稍微提了一下,也没深说,又道:“所以红袖师叔,纵然真如女王所言,是月神分身……也无妨!杀死月神,一切自破!”
杀死月神?
洪一堂心中微动,“她可不好杀,之前几次,你都没能杀死她!她是银月的核心……天地不让她死……甚至她算是真正的一代天意。”
月神,不好杀。
好杀,早就杀死了。
李皓却是摇头:“不,我只是不想杀罢了,也不想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时间罢了,真要杀她,其实不难!她若是一代天意,那如今的便是二代天意,她也想捕捉天意……天意其实也不算什么!师叔,想杀月神和天意,其实也简单……”
洪一堂看向李皓,如何简单了?
到现在,都没找到天意呢!
月神也跑到了虚道宇宙中,现在也无迹可寻,如何杀死?
李皓见他有些期待,大概知道他的心思,担心自己那位爱徒兼爱妻有事,顿时笑了起来,有些暧昧,洪一堂无言,“你也有妻子……虽然是未婚的!”
李皓笑了起来:“我又不尴尬,师叔尴尬什么?”
“……”
李皓又道:“这样吧,我给师叔制造一次机会!我若肉身开天,动静可能不小,刚好也需要师叔帮我遮掩一二!”
“我开天那一日,师叔做一件事就行……开大道宇宙,吞皓星大陆!”
洪一堂心中一震!
李皓继续道:“釜底抽薪,直接将亿万银月人,全部纳入大道宇宙之中!无人之地,还叫天地?天意自溃,月神也好,天意也好,必然不允许此事真的发生,甚至会趁机进入大道宇宙!”
“若是红袖师叔真是月神分身,这一次,必会再聚信仰,再聚真身!”
“这俩是关键人物,第三位便是女王,女王夺走了太多银月之力……也许只是月神寄居女王,妄图和李道恒一样,有样学样,分身合一!”
“天意也好,月神也好……都受到了李道恒这些人的影响,喜欢分身多个……天意未必是唯一,月神也未必是唯一……”
李皓思索一番又道:“那一日,我肉身开天,也许能引出时光星辰!这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师叔若是能抓住他们的一部分,我想办法,借时光星辰,回溯过去未来……斩杀天意和月神全部!只留下红袖师叔,万道唯我,我便是真身了!”
“天意一崩,天地动荡……大道刚好可以趁机入侵天地,再聚天意……我为天意!这个我……是说师叔自己。以道为天……”
洪一堂呆呆地看着他,“你……这是你原本想走的路吗?”
李皓,好像早就有盘算了。
这条路……好像很不错,他也许自己之前就是这么打算的。
李皓微微点头:“对,不过我后来有了更多的选择,我就没太过操心了!这也有弊端,银月和自己绑定的太深了,责任太过重大了,我需要承担百亿银月人的一切……这样的重担,我不想为恶!”
但是,我也不想彻底被银月所束缚!
后面的话,他没说,洪一堂却是听懂了。
洪一堂深吸一口气:“那如此一来,半帝是否能走出天地?”
“有可能!”
李皓点头,“但是真到了那一日……我开天成功,我不惧他们!半帝出来便出来好了……何况,现在他们处于一个很麻烦的时间点,未必有时间找我们麻烦!”
见他这么说,洪一堂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问道:“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要抽走我的360星辰,不管有没有开辟的,我都要抽走……混沌长河,也许会稍弱一些,师叔自己填补亏空!”
“这是其一……第二,时光星辰若是出现了,我可能……会直接困住它,困在我自己的宇宙……前提是,它愿意,不愿意,我也难做到。”
“第三……”
李皓顿了顿,许久才道:“第三以后再说吧,我不想过多的羁绊,可若是……那林红玉,愿意走,我可能会带走她的本命星辰,这一切,看以后吧!”
洪一堂失笑,点头,再也没有其他话说了。
“今日起,师叔开始尝试用剑道之文,执掌长河!而我,会慢慢抽取我的本命星辰离开……师叔按部就班就行,无需多管其他!”
洪一堂再次点头,感慨一声:“我这是……捡了你的天大便宜了!你若是真愿意让出实道宇宙给李道恒或者郑宇……这两人,恐怕真不会再对付你,对你感激涕零……”
李皓真要这么做,那两人虽然都是坏人,可真未必会再针对李皓。
修炼到了他们那个地步……李皓能做出这样的举动,这俩也许也只能钦佩……当然,前提是不怕李皓报复他们,否则,还是有可能杀人斩草除根的。
李皓忽然笑了,笑的有些狂傲:“我给的,才能拿!我不给的……他们算什么东西?”
这一刻的李皓,又和之前截然不同。
仿佛精神分裂一般!
可是,又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愿意给,我乐意。
我不愿意给,你们想抢,那问过我的剑!
李皓不再多说,下一刻,撕裂苍穹,大道宇宙呈现。
一条长河波动,李皓一步跨入,洪一堂也瞬间跟了进去,李皓声音在外界响起:“我要再次闭关,感悟剑意!洪师叔随我一起闭关……教育之事,红玉自行安排!”
这话一出,有人心中微动,有人有些不安。
而远去的女王……好像也听到了,忽然回头,哼了一声,“还不是信了本王,也是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为了自己,不还是该杀就杀?”
什么闭关!
洪一堂,完了!
她笃定,这一次,洪一堂走不出大道宇宙了,撇撇嘴,又觉得好像理所当然,换成自己……这威胁太大了,自己也会解决这个麻烦。
只是……心中还是有些失望的感觉,我还以为,你李皓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虽然杀洪一堂,在她看来好像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可这是庸人的选择……李皓,那种神奇的家伙,将天下苍生,天下诸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家伙,也只能如此吗?
这下子,倒是显得李道恒更厉害了。
“可惜!”
女王越飞越远,李皓选择带走洪一堂,她觉得,对李皓的惧怕,都少了一点,忽然又觉得,该离他更远一点,之前有那么一点点想法,要不投靠李皓?
可这时候,又觉得不要这样的好,那人好冷血无情的。
……
虚道宇宙。
三大强者,还在不断追逐,此刻,红月帝尊分身忽然道:“那东西,是不是故意逗弄我们?”
他微微蹙眉。
好歹也是帝尊,眼力并不差。
远处,那颗星辰,几次其实都失去了踪迹,结果……当他们觉得找不到了,对方忽然又闪烁了一下,再次出现,有些……贱贱的感觉!
好像小朋友一般,和你躲猫猫,捉迷藏,你要抓住它了,它瞬间逃走了,你不去抓了,它又跑出来勾搭你。
这种感觉,不好受。
让这位帝尊,觉得自己被一颗星辰给调戏了,戏耍了。
他感受到了,李道恒和郑宇自然也有这样的感受。
此刻,远处那颗星辰见他们不追了,也停了下来,好像一点也不慌张,有些好奇,追啊,为何不追了?
郑宇也看了一眼,轻笑一声:“真有趣!这家伙,好像真的一直勾着我们,陪它玩耍一般,大道之心,果然没那么容易捕捉!双道宇宙合一,大概就能锁定它了!或者如李皓一般,用一些特殊手段,吸引它前来,现在,恐怕很难抓住它了!”
红月帝尊一脸淡漠:“本帝本尊前来,它逃不了!不如解开封印,我本尊去抓它,抓住了它,我们三分了它如何?”
“郑宇,李道恒,我们未必要厮杀到底,你们不就是为了证道成帝吗?”
他看向两人,露出一些笑容:“吞并银月世界,有希望成帝!银月世界,让给郑宇!双道宇宙合一,也能成帝,李道恒,你既然如此打算……这大道宇宙归你如何?而我……只需要这颗时光星辰……哪怕一半也可以,另外,溯源新武阴阳世界,你我三人,都有收获!”
“否则,如此下去,你我三人,都可能一无所获,那李皓,虽然目前还不算太强,可进步之快,无法想象……一旦被他夺了星辰,融合了双道宇宙,也许我们都要被他所杀!”
三分天下!
郑宇笑了:“我没意见啊,李道恒,你说呢?”
背剑男子看向郑宇,漠然无比:“郑宇,何必装腔作势?这么多年来,别人不了解你,我很了解你!若非你一直捣乱,也许早些年,我就成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拖我后腿!”
郑宇笑了:“我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还是李皓说了,我才知道,你这也要我背黑锅?”
背剑男子轻蔑一笑:“郑家的少爷拖后腿……我早些年就看出来了!这俚曲,可不是本座传出去的,谁传的,你心中没数吗?”
郑宇失笑:“跟我有何关系?这些年,我寸步难离飓风城……”
“你想装,那便继续装下去便是!”
背剑男子也不理会,只是朝前方看去。
前面,一块大肉。
大家都想吃,都很眼馋,能看得着,却是摸不着,这种感觉,让你放弃不了,又不得不放弃……总是吊着你,三人如同驴子一般,被这颗吊在眼前的胡萝卜牵着走。
三位半帝之力的强者,居然被一颗星辰戏耍了!
“想引诱它来,唯有做一些大动作才行……我之前尝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引诱它来,李皓应该不是第一次引出了它……按照我的判断,想让它再次靠近,要不双道宇宙合一……要不……”
顿了顿,背剑男子开口道:“要不,我杀了你们,吞噬了你们,证道帝尊!”
郑宇退后了一些,笑道:“别打我主意,我和帝尊联手……你可不行!不如想想别的办法,李皓都能引出几次,你不行吗?不如……想办法吞了月神和天意,也许天地合一,能够引出它,你觉得如何?”
他看向背剑男子,又道:“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李道恒,你算计到了今日……分身无数,不如尝试一些分身合一,再解决了月神,也许……你有很大希望,夺取这颗星辰呢?”
背剑男子不语,只是沉默,忽然道:“李皓是个很大的威胁!你我几人,都该明白,李皓迟早会成为巨大的威胁,纵然之前大家有所准备,可李皓接引过去未来,已经打破了我们的一些计划……需要解决他!”
“不好解决!”
郑宇摇头:“天地再次被压制,你我可是难出去了!”
背剑男子侧头看向两人:“我有一个想法,不要再等李皓去复苏天地了,你我三人,如今在这,真要分胜负很难!不如先解决了李皓……”
郑宇幽幽一笑:“怎么解决?”
“李皓可以降临实道宇宙,我自然也有办法降临虚道宇宙,笼罩天地片刻!”
背剑男子轻声道:“只是时间会很短暂……这个期间,我们三人联手,攻入实道宇宙!短暂尝试双道合一,将这星辰引诱而来……那时候,你我三人,再分胜负!”
此话一出,郑宇也好,红月帝尊也好,都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两人看向李道恒,陷入了沉思。
此人敢此刻提出这样的建议……是不是代表,他有十足把握?
“北方的那家伙,是天极分身吧?”
红月帝尊忽然道:“他手持血帝尊的刀,身具半帝之力,也是很大的威胁,你我三人,真要按照你所言,一起联手攻伐实道宇宙,那家伙若是参战,又如何?”
那位,可不弱。
真要说起来,自己这分身,也未必能匹敌对方,对方若是天极,也是老牌帝尊了,还有血帝尊的刀在手……并不好惹。
郑宇轻笑:“李道恒的意思,帝尊还不明白吗?我和他,不方便出手……不如帝尊费心,去解决那位!”
红月帝尊冷笑。
想的挺美啊!
我去对付那位,你们去攻伐李皓,李道恒希望双道合一,而郑宇,也在打时光星辰的主意,关键时刻,李道恒也许会放弃时光星辰,而郑宇也会不再去打双道宇宙的主意。
到头来,只有自己一无所获!
背剑男子忽然道:“只要能击溃那位,破了血刀,八城封印自溃!红月帝尊,这是你的机会,你愿意赌,便试试!不愿意,便作罢!”
红月帝尊心中微动,看向两人。
郑宇轻笑:“帝尊平时要破封,我和李道恒自然会阻拦!可这一次,我和他若是被大道宇宙所引,那时候……帝尊的对手,就不是三位半帝,只有一位了……不得不说,李道友还是很有想法的……各取所需!”
原本红月帝尊不可能答应的,让他去对付天极分身……他岂会答应?
可现在,忽然心中有些意动了。
大道宇宙,时光星辰,的确都是好东西,这两人必然会夺取,可自己,去对付天极分身,也不是真的一无所获,真能击溃对方,破了血刀,打破了八城阵法……自己就能走出来!
看谁更快!
自己若是提前击溃天极,本尊走出,这两位半帝还没成功,自己就能杀半帝,夺一切!
当然,若是自己没能提前击溃,李道恒提前完成双道合一,证道帝尊……那就麻烦了。
而郑宇……既然敢这么说,必然也有一些把握,能夺取双道宇宙或者时光星辰……
三人各有所思,都各怀鬼胎。
远处,那颗星辰,见三人不再追逐了,好像有些失望,有些无趣,原地翻滚了几圈,忽然消失不见。
三人这一次没有再追逐!
郑宇又道:“李道恒,你锁定了实道宇宙的位置了吗?还有……你有什么把握,能够迅速击溃李皓,夺取星河,完成融合呢?”
“这融合……是否需要一些别的东西呢?”
他看向李道恒,对方却是不理会。
郑宇轻笑:“这大概是你早就有的打算,之前一直不提,今日忽然提及,难道……是因为你有了必胜必成的把握吗?”
这一刻的郑宇,一点也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样的愚蠢,那样的无能。
他好像也在盘算什么,算计什么。
仿佛,很是自信。
哪怕明知道,李道恒好像在算计什么,也无所畏惧,笑容璀璨:“算了,你不说就罢了,若是真能如此……我倒是没意见,帝尊没意见,我觉得可以去做!”
三人中,看起来他最弱,底牌最少。
起码李道恒掌握了虚道宇宙,红月帝尊本尊乃是帝尊强者,唯独他,又没掌握一方宇宙,也没帝尊之力,却是他第一个带头答应了下来。
背剑男子看了他一眼,眼神深邃,许久,点头:“那就好!只要帝尊无意见,给我一点时间,为月神恢复一些……我无万民之力牵扯,降临银月需要费一些心力……最短半个月,最长一个月,我必可以降临虚道宇宙,那时候,你我三人,都有机会!”
或证道帝尊,或本尊破封。
只是,红月帝尊忽然道:“现在的我,不行!那家伙手持血帝尊之刀,分身修炼十万年,我未必能解决他……想让我答应,我还需要一些东西!”
他并未逞强。
而是看向两人:“郑宇,这些年,你夺了我不少红月之力,还给我!本帝知道,你没有被红月入侵!还有,李道恒也是如此,这些年,你也夺取了我不少红月之力,那月神本尊,充斥了大量红月之力……也需还给我,助我分身更进一步!否则,我去对付那家伙,必败无疑!”
“可以!”
“我没意见!”
两人居然痛快地答应了,红月帝尊眼神闪烁了一下,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郑宇忽然又笑道:“传出去,笑死人!一位帝尊,两位半帝,躲在阴暗之地,算计一位天王……一位20多岁的年轻人,还是三方合议,到底是李皓的荣幸,还是我们太过无能?”
几人都没再说话。
此话,也有些让他们触动。
是啊!
不管是不是另有盘算,三大强者,此刻的确都在算计李皓,还是联手算计,为了对付李皓,甚至放弃了彼此之间的一些恩怨。
多么的让人难以置信!
对方,只是一位天王罢了。
还是红月帝尊再次开口道:“有人天纵奇才,每个时代,都有英雄,你新武人王崛起也没多大!你我几人,既然成不了这样的人……那此刻联手,提前扼杀这样的存在,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我们不如他们……”
一位帝尊说,我们不如他们。
两人好像有些不太认同,但是很快,都恢复了平静,没有说什么,也许吧!
连帝尊都如此说,哪怕再弱的帝尊,那也是帝尊……这样的评价,传出去了,哪怕混沌宇宙,万千世界之主,也会觉得这评价极高极高了!
背剑男子也不说什么,飘然离去:“二位近期不要在我这捣乱……否则,之前的计划,彻底结束!希望二位,能安静一些时日!”
话落,不再追逐星辰,瞬间消失。
而郑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忽然一笑,仿佛自言自语:“这家伙,必然做了什么,有了很大的把握,否则,不会轻易冒险的!”
红月帝尊笑了笑,意味深长道:“你不也是吗?郑宇,此人难缠,有机会……你我倒是可以合作的!”
郑宇笑了笑,点点头:“希望有这样的机会!”
说罢,看向四周,笑道:“这个宇宙,真大啊!大道宇宙,果然神奇,我四处看看,帝尊自便!对了,帝尊若是破封而出,反攻新武……也记得拉扯我一把!”
话落,人已消失。
红月帝尊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微微扬眉,这两个家伙……的确不好惹。
若是认真修炼,度新武帝尊之劫,也许都有希望证道帝尊。
只是,这两人都选择了在小世界中谋划。
野心不小,简单的帝尊,恐怕不能让他们满足!
他也笑了一声,瞬间消失,可是……半帝就是半帝,毕竟不是帝尊,不是吗?
PS:(那什么,快过年了,我没买过年新衣服,媳妇没买,孩子也没买,不知道大家懂不懂我的意思,明天去买会不会迟了?试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