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民間禁忌雜談》-第八百六十七章 流觴曲水熱推

民間禁忌雜談
小說推薦民間禁忌雜談民间禁忌杂谈
剑,符,印。
一人持剑,剑气纵横。
剑影在飘荡的血雾中重叠,若隐若现,又一寸寸的陆续炸裂。
那致命的光芒不仅照亮了苏宁峻冷阴沉的脸庞,亦让紧随其后的第二人得以顺利燃烧明黄符箓。
黄符拉扯,掀起鬼哭狼嚎的凄厉风啸。
下一刻,一尊数十丈高的仙力巨人凭空冒出,安安稳稳的坐在他身后。
同一时间,落于最后的第三人一口咬破食指,将血珠涂抹在掌心快速结印,
“九耀玄火。”
她低声厉喝,火焰缠绕指尖。
“哗哗哗。”
音落,火起。
火灭,印成。
足足九枚小巧印章汇聚成型,旋于女子周身上下起伏。
“二妹,三弟,四弟,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魁梧男子气息暴涨,修为从真仙一品一跃升至真仙六品。
那柄通体墨黑的蛇形长剑发出刺耳剑鸣,被他一拳轰在剑柄上,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冲向苏宁的胸口。
与此同时,尸山的东面,西面,南面,在魁梧男子一声令下后赫然涌出刺人眼球的璀璨明光。
三面设九阵,三杀,三防,三迷阵。
一人固守阵眼,十一人联手出击,齐齐飞向苏宁。
“嗡嗡嗡。”
阵法启动产生的嗡鸣声好似蝗虫压境,一浪接着一浪,浪潮宣泄,遍地浓烟。
“火儿,融入奇门印中帮我。”
“小鼎,你去南面,那里的杀阵波动较弱,尝试突破一下。”
“放心,他们的首要目标是我,绝对不会分散实力针对你。”
紧要关头,避无可避的苏宁当即收回堪比真仙六品的心神攻击在身前布下厚实屏障。
“化虚。”
全能 極品 學生
毫不犹豫的,他双手合拢,施展出此刻唯一能视作保命底牌的上品仙术。
“砰。”
身躯涣散,无影无踪。
蛇形长剑穿透了苏宁残留的虚影,直入下方山峦岩石。
“轰隆隆。”
地动山摇,碎石纷飞。
魁梧男子负手而立,目光阴霾道:“逃?你往哪逃?”
“整座山四面八方皆有阵法笼罩,今日你插翅难逃。”
“尸山,便是你苏宁葬身之地。”
“二弟,揪他出来。”
隔空摄取本命仙器的蛇形长剑,魁梧男子眯眼看向正在南面伺机破阵的卓小鼎。
“再生丹……”
眼露贪婪,他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心绪激动道:“服此一颗丹药胜过千年苦修,更能让人间接提升仙躯等级。”
“好东西,好宝贝呐。”
“嘿……”
呢喃自语,他笑容灿烂道:“六弟,该怎么做无需我教你吧?”
身旁,眼窝处长有黑痣的男人爽声大笑道:“理当如此。”
“嗖。”
一脚踏出,他直奔破阵的卓小鼎,真仙五品的修为展露无遗,
而后者,境界跌落的丹药少年感知到危险逼近,只能无奈放弃破阵,头也不回的向山下遁去。
“虎落平阳被犬欺,待小爷恢复巅峰修为的那天,你们……”
“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愤恨不已,骂骂咧咧。
也不知卓小鼎用了什么法子,他的身体诡异的一分为二。
就好像被人用刀硬生生的劈开,化作两摊烂泥融入地下。
气息就此断去,再无踪迹可寻。
“咦……”
顿感讶异的黑痣男人悬浮半空,放出心神仔细搜索。
百米,千米,万米。
来来回-回找了三遍,他心有不甘的睁开眼道:“难道这小东西也学会了闻人司予的化虚术?”
“呵,什么时候上品仙术变的这么不值钱了。”
看似嘲讽,实为艳羡。
他索性一头扎进茂密丛林,沿着卓小鼎逃跑的大致方向展开摸索。
另一边,个头稍矮的黑衣人操-控着仙力巨人配合高挑女子祭出的九枚印章不断封锁空间。
从左至右,所到之处烈火焚烧,烧红了半边天。
“一群废物,那小子的本体躲在山腰枯木上。”
强行拖延乔红婆的精瘦老头给出提醒,语气不善道:“半柱香,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崩。”
仙力巨人一拳砸出,使得山腰横断砂石滚滚。
“困。”
火浪连绵,九枚印章恰到好处的进行拦截。
被迫现出本体的苏宁脚踩碎石,步步腾空。
四周无路可走,那就只能从上面突破了。
“死。”
一心想速战速决的魁梧男子提剑相迎,杀机凛然。
苏宁强势道:“真要论单打独斗,我不一定会输你。”
护花状元在现代
仙力不够,心神来凑。
无形中的杀招总是胜过光明正大的交手。
果然,在察觉到冥冥中的强大心神来袭后,魁梧男子果断撤离。
“死乌龟,今日之后,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乔红婆必将你杀之而后快。”
“玄阴海,你永远别想待了。”
白发老妪衣袍鼓动,一身仙力运转到了极致。
她急啊,心急如焚,早已乱了阵脚。
眼前的局面危及苏宁,她再也做不到先前的波澜不惊。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乔晚棠的心意,她六千年来好不容易走出的囚牢。
苏宁,是日后的姜临安。
是乔晚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是她乔氏仙族的姑爷。
想至于此,神智几乎疯狂的乔红婆双目欲裂道:“死乌龟,你不敢玩命,我敢。”
“半柱香?就凭你也配拖我半柱香?”
“哇。”
一掌拍在胸口,她以鲜血精气为引召唤出本命仙器。
那是一根翠绿色的发簪,长短不到十厘米。
簪头为虎,簪身为鱼。
虎吞血,虎目扩张。
鱼食气,鱼尾扭摆。
“这簪子是我家姑爷当年亲手助我凝炼的,是毋庸置疑的上品仙器。”
“可惜了,因为材质特殊,它只能动用十次。”
“而我,我已经用了九次。”
“在姑爷陨落太虚山后,这仅剩的一次我一直舍不得用。”
“它是姑爷留下的,留给我的唯一念想。”
乔红婆目露追忆,眼泛泪光。
“六千年前的姑爷,他举世无敌,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六千年后,我家姑爷重返仙界,谁敢动他一根汗毛,当为我水韵仙界万世之仇。”
“你想死,那就一起死。”
声嘶力竭,视死如归。
乔红婆用簪子刺破眉心,顺势掌起《水韵心经》第十四层道:“流觞曲水。”
Ps:欠了两章,明天还。